颂歌掩盖下的罪恶


【明慧网2006年5月21日】在中共独裁统治下的中国大陆,无时无处不弥漫着光鲜的自我颂歌,把这个横行的阴暗残暴,粉饰成了阳光灿烂、莺歌燕舞的春天。在自我颂歌的背后,却是被精心掩盖了的无数罪恶。

就在我从小就生活的古老美丽的城市,在距离市中心不远处的一条小巷里,有座不引人注目的小院,院子宁静幽深,门上挂着一个普普通通的牌子:“某地驻某市办事处”。路过门前的人,或许会向院子里张望一下,被里面秀气的楼房所吸引,或许会暗自称道,主人挑中这个闹中取静的小巷的眼力。但他们决不会想到,这个小院其实根本不是什么办事处,而是国安局审讯所谓政治犯的一个秘密据点,许多践踏法律和人权的恶行就在这里上演。几年前的一个夏季,我和几位大法弟子,因为复印和传播江氏集团非法迫害法轮功的真相材料,就曾经被关押在此遭受了残酷的迫害。

我知道,这样的“办事处”,在我居住的这个城市还有好些;而在我们这个国家大大小小的城市里,这样以及类似的“办事处”,更是多得无计其数。可是朋友,如果没有知情者告诉你,你会知道这些秘密吗?!

坐落在沈阳市的苏家屯血栓医院,每天都有看病的人在这里进进出出。在患者和普通市民的眼里,它就象所有的医院一样,不过是一个寻常的医疗场所。如果不是不久前被知情人揭出内幕,有谁会想到,就在这家医院的地下,竟隐藏着一个偌大的阴森森的秘密集中营,许多法轮功学员被活生生的摘去身体器官,高价卖给医疗单位,然后惨遭焚尸。而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他们,之所以会受到如此丧尽天良、惨绝人寰的残害,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他们始终不肯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

如果不是一个有良心的老军医揭露,又有谁会想到,在大陆,这样的集中营竟有36个以上。

苏家屯黑幕披露于世后,中共当局用了三周的时间将一切有关苏家屯的证据隐匿和消灭得毫无痕迹,于是开始发声了:苏家屯没有集中营,欢迎海外媒体去调查。这样的调查究竟能调查出什么,自然不难想知。

曾经非法关押过我的那个所谓省级“文明”劳教所,一到春天,远远望去,田野上一片青绿,大墙内的院子里,种了许多月季花,一棵棵争先恐后的都开了,有大红的,粉红的,玫瑰红的,也有菊黄的,白色的。如果你偶然路过这里,你决不会想到这里竟是阴森的劳教所,你会以为这个鲜花盛开的大院,或许是某个学校机关,或许是花园工厂的一角。如果你是被官方安排来这里的参观者,你不但会为这里的阳光和鲜花所打动,而且还会被绘声绘色的告知,这里的管理是如何的如何文明,在这里劳教的法轮功学员生活得是怎么怎么的好,狱警和政府对他们是多么多么的关心。

你不会想到,更不会知道──除非有知情者告诉你真相,就在离这里不远的农田里,有许多被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正在从事着远远超过他们体力的苦役,吃的却是猪狗食。你更不会想到和知道,在劳教所明亮的办公室里,曾经有许多不肯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被狱警们按住四肢,铐在椅子上,用几根电棍同时长时间的电击;而在位于这座大院一角的禁闭室里,还上演过更多比这更残忍的酷刑,受刑者那撕心裂肺的惨叫,让人听了象利爪抓心般的难受。

不久前,我才在明慧网上看到一篇文章,文中详细披露了北京团河劳教所邀请海外媒体到这个劳教所“参观”的真相,堪称中共此类邀请的生动注脚。

据曾被非法关押在团河劳教所里的作者披露,为了营造“春风化雨般的关爱法轮功学员”的假相,在接待参观前,狱方精心布置了三个准备程序。第一步是集中大扫除,把室内床铺被褥搞得整整齐齐,室内盆栽花草每片叶子都洗得干干净净,地面不见一点纸屑痰迹。室外处处也都擦洗、打扫得一干二净,一眼望去野兔、小鹿在草地上跑,大墙内体育设施齐全,彩灯耀眼、鲜花吐艳,给人印象不象是个劳教所,倒象是个高等学府。第二步是提前准备好回答记者的提问。具体做法是先由劳教所拟定一份书面答问标准,设想记者怎么问,答者必须怎么答。如问:这里有没有政治犯?答:没有,因为我国没有思想罪。答问标准拟好后,由狱警领着反复学、记。第三步是参观者来的那一天,把坚定的法轮功学员或他们认为不太可靠的、所谓“转化”不彻底的法轮功学员带到一个偏僻房间看电视,不许外出,而其他的学员则安排在多功能厅看书,或是上课,学电脑(平时没这样做过)。

事实恰恰与这些被精心布置的这假相相反,团河劳教所对坚定的法轮功学员比对敌人还凶狠。狱警常把他们绑在床板上,同时用几根电棍电击,最多时曾用过十二根,像谢宁峰、赵明、刘殿开、秦尉等很多人都受到过这样的电刑。有时几个狱警按着一个人,用筷子撬着牙,灌一满脸盆水;有时把人按在水龙头下浇,浇得浑身发抖也不罢手;有时叫人臀部坐在脸盆里,推到床底下(因为床很低,前胸要紧贴在腿上),一呆就是很长时间,有些人的脊椎骨因此严重受损伤;有时几个狱警毒打一个人,把肋骨打断;有时几个月内一天只让人睡一两个小时觉。

江××在台上时,中共官方曾信誓旦旦的声称,现在是“中国人权最好”的时代──多么光鲜动听的颂词!可就是在这个“中国人权最好”的时代,至今已有数十万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和劳教,数千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成千上万名被非法关押在秘密集中营中的法轮功学员,被残忍的摘去了器官。与此同时,还有许许多多被中共冠以各种罪名的善良公民──家庭教会成员、民运和维权人士,以及形形色色的持不同信仰和政见者,也在遭受着同样的非法镇压和残酷迫害。这种镇压和迫害已经延续了几十年,至今仍在延续。没有人能准确的说清,在中共用谎言伪造的阳光背后,究竟掩盖了多少这样见不得人的罪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