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同修坦承自己的过错

【明慧网2006年5月21日】一天在集体炼静功中,突然心头返出一件事来:我在看守所里,警察提审我时,我由于怕心说了一些我们当时学员交流的大致地点,后来知道警察又借此威逼别的学员说出了具体情况,导致了一次连锁迫害。此后一想起这件事我就暗暗愧疚,但好象从未向人坦白过此事,连自己的妻子,最亲近的同修都不知道,即使在那次一同被抓的学员问及:“是不是你们谁说了?”的时候,我都没敢吱声。我埋藏着它,有意无意的回避着它,好象师父,神佛也会因此忽略了它,淡忘了它,好象即使师父与神佛知道而同修们不知道,只要自己以后做好,这个污痕也会悄悄的自己淡去,而后在隐藏中消失的象从没有过这回事一样。长时间以来我就这样在这件事上,有意无意的欺骗着自己,麻木着自己,一边还在积极做着正法中的事。

可这次在打坐中,这件事翻涌回来,不断撞击我的心,使我的心感到耻辱,感到对师父,对同修深深的愧疚,这使我的心难以平静,可是开始我仍然不自觉的习惯性的想含糊过去,然而连续几天一旦静下心来,或在打坐中,我就会清晰的感到它,在我的心口,像一团浑浊的,黑黑的毒液,浸蚀灼痛着我的心胸,一旦静静的,坦诚的正视面对它,这种痛楚就越清晰。继续麻木自己忽视下去,含糊下去吗?经过几天几次扪心自问,我觉得我不能,我开始明确:这是我必须面对的问题,必须改正的错误,必须洗刷的污点,必须割除的一块腐肉。可是我该怎么做呢?这事已经过去了,不可能再返回来从新去做了,其实这也很简单,一个常人中的好人,在这种情况下,他都会本能的去承认过错,忏悔自己,请求宽恕和原谅,甚至象廉颇那样赤膊负荆请罪,主动请求责罚。何况我们是在庄严而神圣的修炼,更何况我们修的是亘古未显的宇宙根本大法,终于等到了与师父同在的这宇宙正法的关键时刻,那么我们面对自己曾经发下的洪愿,面对同心而来的同样历经艰辛的同修们,面对师尊对于我们的无比无量的慈悲与珍惜,我们怎么能容下自己内心那自欺欺人的,苟且之心呢!

我想要把这心里窝藏的罪说出来了,我想要这样做了,可是当想象面对同修去坦白时,那种巨大的羞耻感使我惶恐的几乎窒息,我感到胸口憋闷得不行,心嗵嗵的跳,喘息都感觉吃力,我坐卧不安,不知所措。心里一直在为自己找借口。许多天我一次次的否定着这些念头,它们一次又一次的转回来“安抚”我,我在两种力量的剧烈冲突中,翻来覆去,我几次面对大家想说,可是那所谓的“面子”,“自尊心”,象山一样挡在那,一想到同修知道这一切,自己怎么在他们中间存在下去!那种恐惧是如临深渊,令人眩晕。近一周我就是在这样折腾着,就是说不出来。

可是我知道自己是真修弟子,我能感到自己生命深处对大法的赤诚的心,我知道怎么样做是最好的。我不断的鼓起自己的勇气力量,下定着决心,一定要说出来,为什么有这么多似是而非的想法来阻碍,为什么看似简单的正事却这么难做到呢?这不正说明正是应该做到的吗!我一定要说出来,我就当作上一次天安门广场,我就当作放下一回生死。

就是在决定决不退缩的情况下,阻拦我说的想法没有了,可想着怎么开口时,另一个想法又出现了:也不用太着急,太执著时间;可以顺其自然的等个适当的机会,否则太唐突了也别扭;是不是想个委婉的方式、话题、用词去说,点到为止。

我又渐渐看清这些念头都是想要有所保留,让我在说的时候不必严肃正式,让我说不到那种成度,它好留下来。人心哪,多么可怜可耻!我清楚:那些思想念头决不是我自己,那背后的东西一方面正面造成我巨大的恐惧和痛苦阻挡我,一方面又侧面狡猾的诱骗我,软化我。

于是我進一步下决心,我要毫无保留,不容一丝苟且之意存留在我心里,我合十请求师父给我力量。

大家一同吃饭的时间又到了,我们都在餐桌前坐下了,他们仍然有说有笑,而我感到一切都那么沉重,这是第几次决心说,我都记不清了。时间一秒一秒的在走,我的心跳快的难受,头部嗡嗡作响,脸肯定胀的通红,我不断跟自己说:不能拖下去,就在现在说……

最后那一瞬间的剧烈痛楚只有自己知道,我一咬牙: “我必须跟大家说:我出卖过同修!”

我好象没有了余力,但我知道我做到了,大家怎样看我,我已不必再介意了。我拿起饭碗吃饭,手在抖……大家都没说什么,甚至没有看我,我知道大家也觉得很突然,……

其实走出这关键一步,别人的反应,你会觉得并不重要了。在那剧烈的震荡之后,我的心在坦坦荡荡中祥和的平静下来,我有些惊奇的发现,大家并没有厌弃,鄙视我,反而感到再交流起来,彼此更多几分坦诚与关切,我感到自己的生命长出了一口气,心胸舒畅轻松,我想起了师父的话:“人应该光明的活着。”

我本来在当时就想把这段内心历程写下来,但是写了一半又觉得好象没有多少意义,就搁笔了。直到看完师父的经文《走出死关》,我想起了自己这段经历,我想还是应该尽量详细的描述下来,为与我相似的同修有个借鉴。

走出这一步吧!我们就是应该尽自己这颗心!这也仅仅是我们应该做到的。师父与无量众神在看着我们,我们作为一个大法修炼者堂堂正正走出这一步吧!前面就是师父慈悲的微笑!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