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天国乐团想到的


【明慧网2006年5月26日】加拿大也组织了天国乐团,心里很想参加,但怕五音不全的我根本不行,于是我就去看他们排练。一進排练厅,听到学员们吹出了各种各样的音,他们练的很辛苦,很多学员根本没有音乐基础所以有很大困难,有的嘴吹肿了,有的刚拿到乐器什么也不会,急的不行。让我特别感动的是打小鼓的女同修,因小鼓节奏快要非常熟练才行,所以非常辛苦。

听到那咚咚的鼓声从心底里高兴,我决心一定要打小鼓,但当负责人告诉我人已报满了时,我忍不住失声痛哭,好象失去了生命中很重要的东西。很后悔当初为什么执著于人的观念错过了机缘,看到了感受到了才相信,失去了又痛苦。

这遗憾让我认识到了自己在修炼路上的已存在很久的漏,我老是执著于眼睛所看到的,老是被人的观念所左右。

在大陆的时候有一次碰到一位干练的中年妇女,她满嘴的党文化,我一提到法轮功她就不说话了,很警觉的看着我。我当时就想:这人肯定救不了了,马上转了别的话题不再提法轮功。和同修交流了一下,那位同修说我觉得不见得,我去试试。回来后告诉我那位我认为没救了的中年妇女三退了。我问同修你怎么说的,她说了一遍,和我讲的几乎一样为什么差别这么大。同修说要向内找,我跟她讲的时候什么都不想就想救她;三退后我们热情拥抱,人明白的一面是知道的。回想一下我给她讲真相的时候在我心里已经定了位了,只是讲讲试试。我用人的观念把我自己框住了,修炼这么多年竟然还是象师父在《论语》里所说的,在自己愚见所划的框框里爬行的常人。

回想由于我的观念而失去得救机缘的常人甚至自己的亲人,将来真相得以显现的时候,那种遗憾和痛苦怎能描述,师父为我创造了机缘把无数众生得救的希望交给了我,而我却由于人的观念一再葬送,给自己修炼路上留下了一个一个的遗憾,我不禁问自己近十年的修炼都修什么了,只为自己圆满吗?那重重掩盖下的心何时能去,我只是在骗自己,拿师父的慈悲当自己的保护伞。一次在梦中一粒一粒的吃“花椒”,反之为“狡猾”呀。人中的狡猾实在是愚蠢,只干自己喜欢的,困难的危险的交给别人,只想自己安逸,每天稍微做一点正法的事也算做三件事了,真是一手抓人不放一手抓神不放,真正的走出来是走出人来,放弃人的一切观念达到神的状态,而不是常人做大法的事,这是极其危险的在和师父讨价还价。

认识到这一点禁不住打了个冷战,好危险呀,谢谢师父的慈悲点化,仿佛揭开了华丽的衣服下面看到了真正的自己。

从常人修炼成一个伟大的具有无限威德的神,师父已为我们架好了梯子,要靠自己攀登,要让自己强壮,只有学法、学法,遇到任何事情无条件的向内找,修炼路上没有任何偶然的事情,当放下自我的时候,想到的是众生就不会执著于时间,自己的心才是挡在修炼路上的一堵墙,师父说过到最后都存在着行与不行的考验,我对自己说那最后的考验来临时一定要做好呀,现在想一想极其可笑,好象一个学生很少学习却希望期末考一百分一样。

我悟到修炼是最严肃的考试,比常人的任何考试都难,他难就难在一不能作弊,因为你的路是独一无二的,没有样本。二不能突击,因为修炼是自己一秒一秒一分钟一分钟修过来的,自己的一思一念、一举一动都是积累的分数。如果平时分数不及格甚至为零,想在最后关头过关是不可能的。圆满是修过来的,不是等来的。师父安排的路是到最后一步的,各种各样的心都不去,就象一道一道的题都不会,最后的试卷怎么答?难道等师父都给炸去?这是不可能的。所以一定要做好。

个人体悟,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