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怕心


【明慧网2006年5月27日】很长一段时间里,怕心就象横在我面前的一座无法逾越的山。

虽然有长辈对我的呵护,可从记事起,我几乎就是在怕的阴影笼罩中长大的。从读小学开始,最怕的人就是老师,最怕的事情就是上课被老师提问。再简单的问题,我也会因为害怕而不敢主动举手回答。甚至于怕和小朋友们一起做游戏,怕做不好而被别人笑话……读书生涯的每一天,我似乎都是在与生俱来的恐惧中度过的,连邻居都说:这孩子怎么总是心事重重的?

成年之后,我的怕心有增无减。骑自行车怕摔倒,老大远看见人多就要跳下来,怕撞人,怕被别人撞;怕从高处往下看(还给自己找借口说有“恐高症”);虽然在城市中长大,但竟然怕在闹市区过马路;外出坐车,速度快一点儿我的心就悬到了嗓子眼儿……不知为什么,我的脑海中会不时的浮现出自己的亲人遭遇不幸的镜头,那种莫名的恐惧经常缠绕着我。“怕”,对于我来说,似乎已经成了我生命中根深蒂固的一部份。如若不是幸遇恩师,我知道,终我一生,我都无法从中解脱的。

在我1999年喜得大法之前,甚至在得法初期,由于自己悟性差、不精进、学法不扎实,我都还没有认识到自己的这颗怕心。于是,有意无意之中,“怕”这种物质,被我在自己的身体和思想中时时滋养着,直到有一天我因它而酿下滔天大祸。

那是在2000年邪恶极其猖獗的时候,滔天恶浪之中我终于无法再沉默下去。隐约意识到了自己的怕心,但我想,我一定要听师父的话,一定要走出来。

就当我在战战兢兢中刚刚迈出救度众生的第一步时,丈夫(也是同修)就因为讲真相被邪恶绑架了。我们的家也在孩子撕心裂肺的哭声中被翻了个底朝天,但大法资料还是被我们巧妙的保护了下来。那晚,我到看守所去给丈夫送被褥和衣服,一个“好心”的狱警知道了我们的事情后,在接待室中象着了魔一样的上蹿下跳,无数遍的说我们傻,无数遍的重复着“一定要转化,转化了就没事了,不然肯定要被劳教或判刑”之类的话。在那时,“劳教”“判刑”,对于我这样一个从小连骂人都不会的在温室中长大的人来说,是多么恐怖的一件事情啊!

从看守所的大门走出来,我的耳边不断回响着狱警的话,内心中,除了悲伤,就是恐惧,无边的、似海的恐惧。那个被我一直滋养着的“怕”,无论如何都挥之不去,肆无忌惮的折磨着我、吞噬着我,似乎它几十年的存在就是为了在那一刻发挥作用。师父的讲法,似乎渐渐离我远去了。不久,我就主动转化了。此后两年多的时间里,我背叛了师父,背叛了大法,过着地狱般的生活,在无休止的自责和绝望中苟且偷生。我的身体出现了各种各样的毛病,三天两头跑医院;我帮助邪恶做丈夫的转化工作,自己也在邪恶的淫威下一遍又一遍的写三书……最让我难以启齿的是,我把我们好不容易保存下来的所有的大法书和师父讲法录像带都付之一炬,因为我怕邪恶再来抄家。

然而,我根本没有想到的是,在这两年的时间中,师父并没有放弃我,始终都还在看护着我,还在用各种方式点化着我,还在给我们协调着工作和生活上的事情,以便我们有条件证实大法。2002年,走路一向很小心的我曾经狠狠的摔过两跤,一次把裤子摔了个大洞;第二次摔的趴在地上根本起不来,胸骨痛的一个星期不敢大口出气,我甚至跑到医院去检查骨头有没有摔断。这分明是师父在点化我,我有大漏(怕心),在修炼的路上摔了一大跤!可是,我还不悟,还趴着,直到2003年初师父点化我才清醒过来。

转眼间,三年多的时间又过去了,自己能否守住正念,完全靠的是学法和明慧网给我们提供的修炼环境。而那颗怕心,又时不时的要跳出来,于是,讲真相对于我来说,真的是非同寻常的艰难。每一次出门之前,都要鼓好大的劲,都要和那个“怕”进行一场惊天动地的殊死搏斗,而后再背着师父的《怕啥》等经文出发,但即便这样,有时竟还会怕的手直哆嗦。虽然每次都平安而归,还有几次有惊无险的经历,但我实在是为自己的怕心感到苦恼和羞愧,这哪里象是去救人呀?这不是大法弟子应有的状态啊!我好象只能抑制着这颗心,尽量的让它不要干扰我,却没有能力从根子上根除它。

几天前在汽车上,不知怎么我的脑海中又浮现出了家被抄、自己被抓等等镜头,自己正想着如何在邪恶的迫害中坚定的维护大法,冷不丁一下清醒了:不对呀,师父说过,我们不是在旧势力制造的魔难中修炼,我们是完全否定邪恶的这场迫害的,我们是连旧势力本身都不承认的,我脑子里怎么还会有这些念头?这些念头、这些场景,是从哪里来的?我明明白白的感觉到,这些不是真正的我的思想,因为当我正念强时,我是不可能有这些念头的。我想到了师父讲过的“思想业”的法,想到了那个“怕”。

原来,自从记事以来,我一直以为自己生性胆小,我以为这是很正常的人的性格问题,所以我也就理所当然的认为怕心是我性格中的一部份,是我生命的一部份。几十年来我滋养着它,它左右着我,我从来都没有想到过把真正的自己和它分离开来。而正是因为自己的这种混淆不清,才造成了在生命的抉择面前我竟然任它摆布。现在回头看看,其实,在那两年多远离大法的日子里,操纵我这个肉体的,那哪是明明白白的我自己啊,那分明是那个“怕”,是它在操纵着我做着那些大法弟子不该做的事情,在修炼这条路上给我留下了莫大的耻辱!那是因为我默认了它,允许它在我的体内存在,我愿意要它,它才能够如此强烈的干扰我甚至于左右我。

我不知道那个“怕”从何而来,或许,那正是旧势力强加给我的,用以在这历史的关键时刻干扰我助师正法、毁我千万年的等待。但是,如今我已经清楚的知道,它决不是我生命中或性格中的一部份,我是我,它是它。我有我金刚不动的要做的事情,我决不会允许它再以任何方式来干扰我,而且,正念中我要将它从最本源物质微粒上彻底清除。或许,今天我还没有能力将其一下子解体,但是,法理上我已经清楚了,我会将它清理的越来越弱,直至有一天将其完完全全清理干净。

写到这里,我读到了师父的新经文《走出死关》。师父告诉我们,“修炼就是修炼,修炼就是去掉执著、去掉人不好的行为与各种怕心,包括怕这怕那的人心。”“怕心会使人干错事,怕心也会使人失掉机缘,怕心是人走向神的死关。”读着师父的谆谆教诲,我仿佛又看到了师父那慈悲而又期待的眼神。我曾经是师父跟前一个不争气的弟子,但我知道,从今以后,我不应再令师父失望,也不应再令那期待着我去救度他们的众生失望,我要凭借正念和正信走出这个干扰了我多年的死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