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尔本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成功召开(图)


【明慧网2006年5月27日】澳洲墨尔本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于2006年5月21日在博士山老人会成功召开,新老法轮功学员聚集一堂,他们就在日常生活、工作、学习和向世人讲述迫害真相中的修炼经历谈了自己体悟和心得。

法会现场庄严神圣

法会前一天(20日),墨尔本法轮功学员在市中心城市广场举行反酷刑展,揭露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暴行,呼吁澳洲政府和人民谴责中共犯下的反人类罪行。过往民众纷纷签名支持反迫害。不少善良的澳洲人看过反酷刑展和展板后,流着眼泪表示同情。很多人排着队要在反迫害请愿书上签名。

学员交流修炼心得

学员交流修炼心得

法会上,首先发言的西人学员Trevor,他是一位得法才两年的新学员。他谈到,2年前,当他偶然接到一位华人学员递给的小册子后,就这样有幸走入大法。在修炼过程中,他悟到很多看似偶然发生的一点一滴的小事都是讲清真相和修炼提高的机会。有时,只是穿一件写有大法字样的T恤衫或金黄色炼功服就可以创造机会向人们讲真相,证实法,因此不能把讲真相的努力局限在集体活动的那点时间里,而是无论何时何地都要展现出一个大法弟子的风貌。在他动身回英国卖家具和用品时,他都会抓住时机向前来买东西的人发《九评共产党》。

一位在2004年因为收看新唐人电视而幸运得法的学员阿凤说,在得法前,浑身都是病,胃炎、头痛,心跳过速,肾功能虚弱,失眠,脑子里总是晕沉沉的,好象一百种痛苦都降临到了她身上。修炼后,师父很快就清理了她的身体,她感觉病痛一下子都没有了,全身充满了能量。以前她读书看报从来没有超过5分钟,可是第一次读《转法轮》就看了1个小时,越读越多,越读越爱读,她觉的读的越多,声音越大,她的每个细胞中就都充满了大法的威力。修炼后,她心态纯净的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所有的困难和阻碍都能在正念正行中得到化解。有一次她出去发(帮助讲真相的)报纸,出门后还不到5分钟,突然背部一阵剧痛袭来,使她不能移动。她坚定正念,心里请求师父说,“我一定要去发报纸,不能不去,一定要去。”当她坐上火车的时候,还不能动,可是下车后,疼痛就完全消失了。她体会到,正念正行的大法弟子什么困难都挡不住。

同样一位2004年才得法的新学员田淑华讲述了她如何打电话讲真相的经历。刚开始打电话的时候,她充满了怕心,她害怕对陌生人讲不好,怕他们会嘲笑她或骂她等等,怕这怕那。可是现在已经能非常理智、平和、自如的讲真相了,也不再会像从前一样,容易激动,或跟对方吵起来。有时,她会直接打电话找到610迫害的直接责任人讲真相,有效的抑制了邪恶。在这过程中,她时刻能体会到师父的慈悲和指导。

波兰学员芭芭拉讲述了她劫后余生,法轮功为她带来新生的经历。她是一名建筑壁画装饰和维护师,2003年的11月11日,在独自一人为一座教堂做装饰绘画时,突然间失去了平衡,从7米高的楼架上栽了下来,头和手最先着地。她清清楚楚的听到头骨破碎的声音,然后就失去了知觉。在医生们的奋力抢救下,她活了下来,但情势不容乐观。当时她的头骨多处破裂,鼻子和鼻窦上颚骨被压扁,上颚碎成三片,手腕和膝盖都是粉碎性骨折。手术后的她,体内装進了许多的螺丝和钢板,脑袋叮咚作响,两个眼睛朝不同方向看,满口牙齿松动,由金属线固定,头上缝了一百多针,脊椎骨还往出淌液体。

两个月后,一个朋友把大法介绍给她,之前她曾以没时间为借口回绝过。就在学法后的第三个晚上,读书读到半夜两点半,她突然双手感到一股强烈的电流,奇特的事情发生了,从那以后,她身体的伤痛全部消失了!炼功时,她感到毒素从她破裂的脑中被清除,断裂的神经在接合……一套功法下来,她浑身被久违的温暖、健康的感觉所包容。今天的她,拥有了比原来更健康的身体,更加清晰的头脑和以前不曾有的祥和的心态。芭芭拉由衷的说,对自己的选择,她无怨无悔,法轮功比生命更神圣,更珍贵。

学员栾爽交流了她利用各种机会讲真相的体会。无论在英语学习班上,在同学的休闲聚会中还是在日常生活中,她都会主动讲真相和创造讲真相的机会。过程中,只要心态纯正,时刻会有超常的事情出现。

一位从中国大陆来的学员April讲述了她如何从“等师正法”到“助师正法”,在过程中她走过了彷徨和疑惑的时期,成为正念坚定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被邪恶抓走的时候,给警察讲真相正念闯出,并在亲人被抓被劳教的时候,给单位领导讲真相,积极营救。随着正念的加强和学法的深入,她开始利用自己的工作机会讲真相。她将真善忍法理溶入讲课中和为人处事中,获得学生、同事和校长的信任。在生活中,无论是去浴池洗澡、书店买书、市场买鞋、乘坐出租车,都不忘随手放一张光盘、真相小册子或自己录制的真相磁带。每次坐出租车,都不忘跟司机在聊天中讲清法轮功真相。

转眼间,夜幕降临了,一天的交流似乎远远不够表达学员们修炼大法殊胜的体会和提高的经验。与会学员表示,只有将自己溶于大法中,在今后的修炼和救度众生中更加精進的做好三件事,才能不负师父与大法的救度之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