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坚定的走好每一步


【明慧网2006年5月27日】我是97年8月得法的。得法前是一个气功爱好者,学过多种气功,由于都是祛病健身那一层次的气功,有的甚至是假气功,所以也没修炼上去。当遇到法轮大法,才知道这正是我多年来苦苦寻找的、真正的修炼大法。从此,我走上了一条返本归真的光明大道。

99年7.20邪恶的迫害开始,大陆各地辅导站站长、副站长首当其冲,均被无理拘押,我也是其中之一。从那时起,开始了证实法、反迫害、救众生的历程。

一、初步走上正法路

我面对99年7.20全面开始的迫害,开始时不理解,认为党(那时还没认清共产恶党的本质)和政府怎么会镇压信仰真善忍的好人呢?一定是搞错了,但随着恶党的舆论宣传和迫害的逐步升级,又不像搞错了,而且有一股欲置法轮功于死地的气势。我内心很痛苦,但始终抱有一念,不论外界怎么说、怎么做,什么人、什么力量也改变不了我坚修大法的心。

由于几十年受邪党文化和变异观念的影响,以及学法不深,没有认识到修炼的严肃性,自己用常人的一套圆滑言行应付电视台、公安局、机关党委、人事局和本系统的有关人员,绝不说对大法和师父不好的话,顺便也讲一些大法的真相,但即使这样,当时的负面影响也是显而易见的。

后来,通过学习师父的经文,和一些同修切磋,认识到作为大法弟子,要证实法,讲清真相、救渡世人,这是大法弟子的使命。于是就开始向周围的熟人、同事讲真相,向以前应付过的部门写信,并向社会散发传单。

这一下震动了邪恶,它们组织有关人员做我的所谓“转化工作”,我就向他们讲真相,结果多数来做我的工作的人,都正面认识了大法,认为江××镇压法轮功是无理智的。一带队的书记却强词夺理的说:“我们来做你的‘转化’工作,你却做我们的‘反转化’工作,怪不得媒体宣传说法轮功与共产党争夺群众。”我说:“人心不是谁争夺的,那是人人在真理面前的选择。”最后他说:“我们说不过你,你走吧。”就这样,所谓“转化”工作就结束了。

不久,2000年10底,邪恶动用警察到我家中,将我绑架,非法判我劳教一年半。

二、劳教所的一段经历

進劳教所前,在当地看守所已被非法关押近四个月,不能学法,正念渐弱,每天接触的都是些各类刑事嫌疑犯,他们所关心的主要是如何躲避或减少刑罚,再者是监狱和劳教所的酷刑、超强劳役等,自己的人心不知不觉的上来了。

到了劳教所,在邪悟者和政府媒体、警察的欺骗、威逼、高压下,我违心作了妥协。当时内心是痛苦的,本质上知道师父讲的是宇宙的法理,信师信法,表面上又作所谓的“转化”。那时劳教所是以邪悟理论为主要手段来转化学员的,以邪悟者的邪悟理论为主。能“转化”的留在专门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大队,“转化”不了的转到其它大队强制奴役劳动、强制“转化”。(其邪悟理论在真正的修炼者面前是破绽百出的,这里就不叙说了)

当时有一侯大队长,在我的印象里他还是一个比较正派的警察,他由于受宣传媒体毒害较深,开始对法轮功持敌视态度,常常为“转化”不了法轮功学员发愁。我和一些学员告诉他:“你要真想‘转化’我们,就要了解我们,就要了解法轮功,就要了解我们师父的讲法。”他认为我们讲得有道理,他就开始看我们师父的讲法,他不仅自己看,而且命令大队的警察都看,结果多数警察看了大法书,转变了对学员的态度,认为法轮功学员是好人,甚至一名警察悄悄的对我们说:“原来你们老师讲得都是真的,我也看到五颜六色的法轮了,怪不得你们信得那么坚定,我再学,我也和你们一样了。”

侯大队长看了几遍大法书后,有一天,他突然很兴奋的对我们说:“我找到《转法轮》的谜底了。”我问他是什么,他说是“为人民服务”,我告诉他,《转法轮》的内涵很深,我们许多人看了几十上百遍的都有,我们还没有一个人敢说看透谜底了,你只是看到一点表面道理而已。他说他是共产党员,是无神论者,不信什么内涵不内涵的,只要是教人做好人、为人民服务的,就是好的。

他非常兴奋、激动不已,并打电话给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省政法委、省司法局、劳教所等,并把他理解的写在大队的黑板上,而且开会宣布法轮功都可以学、都可以炼。

我们知道这是他本性的流露,但是共产恶党是不会容忍的,我善意的告诉他:“你此时的心情,我们法轮功学员能理解,但共产党和其他政府官员不一定能理解,我们不想让你这样的大队长也受到像我们这样的迫害,你要理智一些,不然的话,他们轻者说你是法轮功痴迷者,重者象对待我们这样对待你。”他说:“不会的,我又不炼法轮功,又抽烟,又喝酒。你不要担心。”我说:“如果政府官员都像你一样讲点道理,我们法轮功学员也不会呆在这里了。”他说:“你多虑了,不过还是要谢谢你。”

从那时起,环境就比较宽松了,师父的讲法和经文都能够看到了,明确的知道“转化”是错的,也知道了发正念。但由于怕心重,以及不能正确理解个人修炼和正法的关系,我带着污点离开了劳教所。离开劳教所前,我也和许多学员约定:要信师信法,一旦认识到自己的做法与师父讲法不符时,一定是自己错了。

我被“解教”后不久,听说侯大队长因法轮功问题被处分,提前退职了。

三、正念解体洗脑班

回到家后,我静下心来系统的学法,看《明慧周刊》弟子切磋文章,真正的向内找,真心的体会到“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排除干扰》)找到这次被迫害最大的原因,一是执著结束的时间,怕圆满不了,表面上是在证实法,本质上掺杂自己的很大私心,不符合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标准。二是承认了旧势力的安排,当时认为走出来证实法,讲清真相,散发传单等,就会被抓、被迫害,虽然即使被迫害我也不怕、也得做,但却认为被迫害是修炼的必然过程。三是没有跳出人对人迫害的思想框框以及没有认识到修炼的严肃性。以至于被邪恶钻了空子,找到了迫害的借口,而后在劳教所犯下大错,给自己的修炼留下了很大污点,这是一个严重的教训。

所幸的是我们修炼的是宇宙大法,师父慈悲,给每个弟子充分改过的机会,摔倒了爬起来。

当时我是本地第一个“解教”回来的,常人的不理解、同修的误解、单位的工作、人事工资关系等一系列事情,都需要理顺,我抱着一念:走师父安排的路,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和迫害,以修炼人的心态做好、做正这些事情,为还在受迫害的同修趟出一条路来。因为法理上明确,心态纯净,我基本没遇什么曲折就解决这些常人认为难以解决的事情,工作很快就恢复了,原职务不动,工资关系恢复正常。

2002年3月份,我到公安局政保大队找关于劳教的法律条文,告诉他们对我们劳教的非法性。恰好正、副大队长、政委他们三人正在研究本地办洗脑班的事,我当时正念很强,悟到这事让我碰到,绝不是偶然的,我当即对他们说:“你们办什么洗脑班,你们想想、看看,炼法轮功的都是些什么人,他们以前多是些体弱多病的人,通过修炼,身体健康了,按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他们的亲属、子女,有政府工作人员、也有干公安工作的,难道他们修炼是为了夺亲属、子女的权吗?媒体说法轮功有政治目地,不是很可笑的谎言吗?你们‘转化’这些人又能得到什么好处呢?最终只能是劳民伤财、落挨骂名。我被你们送劳教所一年多,不也没起什么作用吗?谁能改变我们的心呢?我劝你们不要办什么洗脑班,干一些对人民有益的事吧!”

他们三人互相看看,点点头,大队长说:“我认为也没有必要办洗脑班,这是你们×××在劳教所给我们写信要求办的。”并拿出×××的信给我看,我一看果真是×××的笔迹,我说:“它不理智,不要听它的。”从那以后再也没有提办洗脑班的事。这时我不禁想起一位同修引用孙子兵法的一句话:“不战而屈人之兵,上上策也。

四、排除各种干扰,走正师父安排的路

师父说:“我留在宇宙这边的,留在三界之内的功、能量做事时,学员做得不正,旧势力就会抵触,就会出现阻碍的状态。所以我告诉学员走正,别叫它们抓到什么理,它们一旦抓到大的把柄会毁掉你们。特别是到最后了,它们是垂死在挣扎。它们抓不到理的时候,它们就不敢迫害,因为那样它们也在犯法,它们也明白,所以不用我去消除它们,那旧宇宙的理就在消除它们,因为它们是旧的生命,以绝对维护那个原来的理为根本的。”“如果你们表面人的一面执著心不去,师父与护法神就不好办。如果正念强,师父与护法神什么都可为你们做。”(《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我正常上班以后,在单位、家庭、社会时刻以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在单位按单位上班规则正常上下班,除干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外,剩余时间主要用于学法、发正念、讲真相。单位很多同事都明白法轮功是受迫害的。在家里,尽量处理好与父母、子女、夫妻之间的关系,遇到矛盾一定要先找自己,不要只看表面上谁对谁错,矛盾遇到在自己身上,一定有自己要去的心,如果是干扰就正念铲除。

特别是夫妻同修,往往注重夫妻关系,忽视了同修关系,还容易以都是同修为名,把自己悟到的理强加于另一方,以法要求自己做到的,也要求另一方做到,忘了师父所讲的“不同层次有不同层次的法,法对不同层次的修炼者有不同的要求”的法理,容易被邪恶钻空子,干扰做证实法的事。

这是作为夫妻同修要注意的。我曾经遇到过这方面的问题,很长时间才悟到,这里就不叙述了。

2003年以前,当地610、国安部门一到所谓敏感日、中央邪党开会等日子,就布置骚扰法轮功学员,我们当地同修進行切磋,认识到这是旧势力安排的迫害,要否定它,更不能配合,一要正念铲除骚扰法轮功学员的计划,二要利用这些机会讲清真相,揭露邪恶,救度世人。这样,每个同修利用各自的条件一做,2003年就没有再发生恶徒到家、到单位骚扰的情况,当然这也与正法進程有关。

中共邪党开十六大期间,610秘密布置各单位,要求法轮功学员不准请假,恰好我有事请假在家,单位以有工作任务为由骗我回单位,我回单位后得知原来是这么回事,我马上意识到这是旧势力的迫害,是讲真相的好机会,我立即告诉单位领导,如果真有工作任务,我可以以工作为重不请假,如果因为法轮功问题不让我请假,这是我不能接受的,我必须得请假。单位领导告诉我他不能做主,必须得请示上级机关。我对领导说:“你请示谁我不干涉,但你告诉他们,我作为国家工作人员,合法公民,有事请假是我的权利,而且这个假我必须请,你如果说不通我去说。”以这事为话题,向单位领导和同事讲迫害真相,他们都认为共产党的这种做法不得人心。单位领导经过层层请示,政法委、公安局,后又派几个国安警察来调查,看我态度坚决,只得灰溜溜的走了。他们走后,单位领导悄悄对我说:你走吧,回家想过多少天就过多少天。

这几年间,还遇到一些邪悟者,打着做××产品的旗号,干扰学员修炼、破坏大法的事情,宣扬××产品里有多少卍字符;还有到庙里给佛像开光的事情;因为多数同修能在法理上认识,坚决的予以抵制,它们没有市场,也就走了。

我们这里有一对夫妻同修,被非法劳教前修炼很精進,后在劳教所邪悟了,回来后放弃了修炼,不愿再提法轮功的事,有时还影响其他学员。我认为这是邪恶迫害造成的,作为同修,不能看着他们失去这万古机缘。我每次都将师父的讲法和经文送给他们看,并正念清除邪恶对他们的干扰和迫害,不论他们态度对我如何,我都要讲一些大法的事。将近十个月,他们才醒悟过来,现在很精進。

五、克服常人观念、建立资料点

随着师父正法進程的推進,明慧网提出了大陆资料点遍地开花的要求,我们地区同修也认识到建立资料点的必要性和重要性。因为2003年以前资料都是外地同修送来的,经文和明慧周刊能看到,真相资料较少,远远满足不了众生了解真相的需要。

有一天我想,自己办个资料点就好啦。仅这一念,慈悲的师父马上给安排。第二天,一外地同修来,说×××处电脑要处理,还有一个激光打印机,我告诉他,我正想办个资料点,正不知怎么下手呢,他很高兴,说:“那就都送给你吧。”这下来得全不费功夫。

同修很快送来了电脑和打印机,安上破网软件,教了一些简单的上网、下载、打印技术,不到两小时,资料就可以出来了,这样一个小型资料点就可以运行了。

我在建资料点以前有个隐藏很深的观念,认为自己在当地是出名的人物,是公安局挂了号的,当地一有法轮功的什么事,容易找到我,自己做资料不安全。很多地区的原负责人、辅导员都不同程度的存在这种观念,人为的阻碍了自己和整体的提高。其实这是一种人心,是为私为我的,还是没有跳出人对人迫害的框框,说严重点,不是真正的信师信法。

几年来的实际情况是,我们地区城市、乡村的真相资料从没有间断过,邪恶也没有随便的找过我,资料毕竟得有人做啊!只是我们学员做事的心态偏离法时才遭受迫害的。

通过几年来的经历,尤其是资料点正常运行两年来的事实,充分证明:按照法的标准、师父的教诲去做好,符合常人的安全规则,就是最安全的。我们通过几年的磨炼,应该明白旧势力的邪恶因素存在于另外空间,它们时刻虎视眈眈的盯着大法弟子,随时钻我们思想有漏的空子,進行恶毒的破坏性检验。

但我们师父时刻的保护着我们,指导着我们,并赐予我们神通法力,彻底的否定着旧势力的安全。只要我们正念足,走正路,邪恶看到我们、甚至听到我们的名字、声音都害怕。关键是我们是以修炼人的纯净心态主动地做好三件事,还是带着常人的执著被动的做三件事。

现在邪恶的确是少之又少了,众多众生正在觉醒,从我们了解到的情况看:2000年常人看到真相资料时,多数人想到是反动传单,很害怕,甚至有人主动缴到公安局。现在(2005年,尤其近几个月)常人看到真相资料,多数人感到很幸运,并主动的传看,认为共产党太邪恶了。可见,众生的确在期盼得救,千万年的等待就在这一刻,就像师父所讲的“这一瞬间,值千金,值万金。”(《芝加哥市讲法》)

明慧周刊196期一同修所写《建立小型资料点,也是在否定旧势力破除邪恶》,我很有同感,将这段摘录如下:“所以首先我们自己要做到堂堂正正,我们任何时候没有说不清楚的,我们也不需要向谁说清楚,邪恶更不配来找我们,我们就是在做自己应该做的事,救度世人,讲清真相,就那么简单。做讲真相的事旧势力也不敢迫害的,但做事的心态绝对要正,不要给它们钻空子,我们时时刻刻心正、念正、行为正、邪恶看到我们逃还来不及就被我们正的力量消灭了。”

六、信师信法坚定的走好每一步

邪恶就是毒恶坏邪,它就是要干坏事。每天看到明慧网登载的迫害真相,心里就很难过,每当听到认识的同修被迫害,就很痛心。痛心之余,静心想一想,我们自己在遭迫害之前,每天能静心学法吗?真正的信师信法吗?信到什么程度?此时,我常想到的是《明慧周刊》刊首引用的师父的两段话“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象、用慈悲去洪法与救渡世人”,“全面讲清真象,正念清除邪恶,救度众生,坚定的维护法”。我们每个同修静心的去体会这两段话了吗?

去除怕心不是坐在那里想去除就去除的,是在实际证实法中,慢慢去除的。我从2003年初开始以发放真相资料为主的方式救度众生,开始怕心很重,就晚上骑自行车到农村去发,计划到那里去,先发正念,一路上正念都很足,发放很顺利,一、两次后就不太怕了。

因为我县得法晚,得法人数少,大多数农村没有大法弟子。几年来,我利用工作之余和节假日,几乎跑遍了全县城区和大多数乡镇,发放真相小册子数千份,九评数百份,光盘数百份,传单和其他种类大法资料若干。夏天、冬天农村村里路不好走,就改为星期六、星期天白天发,方便发就发,不方便发就走,田间地头、村口桥头,家门路口,凡是人容易发现的地方,都可以投放。近处直接骑自行车去,远处带自行车坐车去。

资料先是外地同修送,2004年开始我们自己做。没有发生过任何危险事,只是偶尔被狗咬一口。有人传说,法轮功真厉害,用飞机散传单,到处都是。还有的说,法轮功的人神出鬼没,刚才什么都没有,一转眼就有了传单。还有的说,法轮功有多少多少人散传单,满村挨家挨户都是……。我从没有因每次顺利发放而欢喜,更不在同修面前因做多少事而炫耀,只是告诉准备发资料的同修某地曾发过什么,要注意什么。

无论每天再忙,我都要抽一定时间静心学法,哪怕只学一、两页,至少保证参与三个整点全球发正念(夜里十二点不能保证)。每次做事前,都要先发正念,从不敷衍了事,因为我知道我们是修炼人在证实法,不是在做常人的什么事,必须得有神圣感。

随着走出来证实法的同修增多,需要的资料也增多,我出去发资料的机会就少了,但每去发一次,也是郑重其事的做。每次电脑、打印机出现故障,自己处理不好需要修理时,既要注意安全又要堂堂正正,因为我们是做最正的事,谁也不配来考验。

2004年底,与我有联系的几个同修接连被迫害,两台打印机都出现故障,在本地修了几天也没有修好,我心里也有些沉闷烦躁,有同修告诉我,某地某同修被迫害出卖了几个同修,使当地资料点受到很大损失,根据我们现在的情况,是不是师父在点化我们什么,有同修就提出将两台打印机都处理了算了,等风头过去了再买新的。当时家庭压力也很大,说了我很多难听的话。我始终认为师父不会安排停止做真相资料,同修不会出卖我,邪恶不配迫害我,打印机也没有太大问题,只有信师信法才是最安全的。于是静下心来学法,找到自己还隐藏着怕心,没有从内心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导致内心波动。明析了法理,第二天,和同修一起带着两台打印机,堂堂正正地到外地去修理,果真两台打印机都没有大问题,很快就修好了,当天就顺利的回来了。

有的同修说你做了那么多材料,又发放了那么多材料,救了多少人,我说:我不知道能救多少人,也不知道人看了材料后能不能得救,但我尽可能的给人一次得救的机会。

随着正法進程的快速推進,已出现了神灭中共的大的天象变化,救度被中共邪党毒害的世人已成为当务之急。近期,师父又发表了多篇经文和讲法,明显的感到法正人间的时刻即将到来。同修们:我们在人间随师证实法的机会不多了,但还有众多世人没得救,甚至还没有遇到救度机缘,我们确实是世人得救的唯一希望,让我们整体协调,共同提高,勇猛精進,不枉这“万古艰辛只为这一回”的机缘吧。

最后以师尊《致欧洲斯德哥尔摩法会》与同修共勉:“世上的一切都是为正法开创的,大法弟子就是当今的风流人物,从古到今各界众生都在期盼。收救你们要度的众生吧。正念正行,解体一切障碍,广传真象,神在人中。”

层次所限,体悟之处如有不当,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