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谢德文等正在马三家遭残酷迫害


【明慧网2006年5月27日】辽宁省马三家劳动教养院至今仍在残酷迫害大法弟子。大法弟子谢德文、闫春娇、王慧楠、原书哲、杨立威、龙淑芬、王曼丽、周桦、邹秀菊等人被强制24小时戴手铐,并铐在床上“大”字型抻至少14小时,至今已超过半个月。请国内外正义人士关注!

2006年2月23日上午,因不配合迫害、不坐小板凳,谢德文被教养院管理处处长刘勇用力一揪、摔在地上,爬起来之后又被其打。谢德文喊“法轮大法好”,又被刘左右开弓反复打脸,一边打一边说喊,打完后强制她面壁罚站。后因不穿监服,谢德文又被恶警陈景敏用拳头捣脸四下。捣完后陈说手疼,说找拖鞋打手不疼。恶警陈景敏还暴打大法弟子杨立威脸部一阵。谢德文还被恶警王琪用拳头捣脸,又被恶警闫世光用拳头打脸、用扫帚把打手(被反铐的手)。

2月27日,绝食的大法弟子周华,被恶警李俊毒打。

4月29日,闫春娇被马三家劳教管教处干事恶警张军用拳头打脸部十多拳后,该处处长马吉山率其部下强行让闫春娇跪下。闫春娇因不跪,被马吉山踢右脚,脚踝错位,右脚踝骨处呈肿状,不能正常活动,至今走路脚跛。并且被强迫穿监服、戴胸卡、参加劳动。

4月末,恶警马吉山、张军对从不戴胸卡、四天没吃饭的大法弟子谢德文拳打脚踢,使谢两鼻孔出血,强制她面壁跪后鼻血流在墙上、衣服上。灌食大夫曹玉洁立即将上衣血迹处理掉,恶警马吉山擦鼻血,恶警于文(科长)说把衣服扔掉。当天灌食迫害时,曹玉洁用钢勺撬谢德文的牙齿,致使勺弯,牙齿损坏,流血,又用针管(塑料注射用)撬,碎裂后叫扣谢的钱;然后又去找开口器。(恶警于文曾在2005年4月7日下午5点左右对小号内的大法弟子谢德文穿皮鞋猛踹脸部。在场同时被打的还有大法弟子孙淑香、王淑萍。孙淑香鼻子被打出血。大法弟子王淑萍被马三家劳动教养院恶警政委王乃民打耳光。在场讲政治的恶警郭方杰打大法弟子谢德文鼻梁一拳。)

5月1日早八点左右,恶警处长马吉山叫谢德文两脚并拢,谢没听。马说:看我一会怎么收拾你。不一会,恶警马吉山将谢捆绑在死人床上,用开口器将谢的嘴打开后,将开口器缠绕在脖子上,双手使劲摁两腮。过了很长时间,邪恶的灌食大夫曹玉洁进来了,说准备好了,太好了。马说:不着急,慢慢用小勺喂。事后他们说用2个小时。灌完食开口器也不及时取下来。因为放假,每日两次,平时三次。

5月2日早,恶警马吉山指使恶警灌食大夫给谢德文灌药,先说消炎药,当药发作时谢指问给我灌的什么药,心脏这么难受,恶警马说:“血压药”。在场的还有恶警陈凯,说用小勺将药片放进去,一下子就进去了,恶大夫小声嘀咕着什么。下午灌食时恶警马吉山老早将谢的嘴撑开,嘴撑大裂开了,内唇两边起了泡。恶大夫陈冰用饭盆直接往里倒。恶警马吉山阻止说不着急,你有事你就忙,谁都能喂两口。陈灌一会,吃一会瓜子,说我下去溜达一会。马吉山又灌一会,扬言:过完5-1看我怎么收拾你,把你捆在床上,我让你横着出去。陈冰说:让你大小便都在床上,你等着。

5月4日,恶警马吉山又早早把谢德文的嘴撑开,用饭盒灌食。当饭盒里还剩很少的糊粥时,马说:哪有功夫管她,下管吧。大夫说:算了吧。灌完食后很长时间才将开口器取下来。谢德文刚坐起来,恶警马吉山又问:谢德文你的牌子呢(即胸卡)?随后又将谢按在死人床上,又下上开口器撑起来。并威胁说过完5-1看我怎么收拾她,捆在床上。在场的恶警李俊也说捆在床上。

5月9日早,因拒绝参加非法劳动扒大蒜,谢德文被恶警刘勇强制面壁下跪。谢不跪,遭恶警反铐后用脚踹她的左腿肚,一下摔跪在地,右腿撞在铁床沿上,脸撞在铁床柱上。恶警刘勇用椅子倚住她的后面,还想叫别人坐在上面。

5月10日,恶警马吉山将拒绝劳动的谢德文铐在桌子和暖气管上,背对桌子蹲下。放攻击大法的录音,并用脚踢她不让坐,还用手使劲拽她的一小绺头发。以后的日子都用手铐铐在床间抻。

现在谢德文、闫春娇等大法弟子因反迫害不戴胸卡、不穿监服(即所谓的校服)、不劳动,还在被强制站着,一天只让去四趟厕所,晚上睡觉也铐着,不让洗内裤。恶警还说动物都这样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