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情关 讲清真相度众生


【明慧网2006年5月28日】很小时候,我就发现自己能看到许多别人看不到的东西,虽然我不知道法轮功,可我能感到师父一直在我身边。家人都修佛教,父母在庙里皈依已经20多年了。得法前,我浑身都是病。99年4月份,我的婆婆、公公参加悉尼的法会,亲眼见到了师父。回来后,他们向我提起了法轮功。就在我生日(5月13日)的那天,我正式开始炼功。在做“金刚排山”这个动作时,我感到了很强的能量从体内出来。当时我有一个强烈的念头,“假如这个功法真的好的话,我也会回家的。”

由于当时没有法读,所以我只是炼功,并时常请观音菩萨来保佑我平安。几个星期后,我头痛的很厉害,去看中医,医生奇怪,全身没有病症,找不到疼痛的原因,于是他推荐我去看西医。在西医那里,我先后动了两次脑部的手术,从脑中拿出了鸡蛋大小的瘤子。第二次手术时,我的天目看到师父对医生说,要把我的头如何盖好。两天后,我就可以下地了。

随着中共在99年7.20开始对法轮功的镇压,我虽然没有在国内,可我仍能感受到邪恶对我的迫害,我看到一条粗大的蛇盘旋在我的头顶,久久不肯离去,压得我喘不过气来。当时由于没有学法,不懂得法理,只是每天炼炼动作。不久后,我看见师父手里拿着剑,发出强烈的金光,向蛇劈去。

有一天我突然听到师父说,“《转法轮》越文版已经出来了,你去买来看。”第二天,婆婆打电话给我,说,你要越文的《转法轮》吗?从那以后,我才开始学法。越读《转法轮》,就越愿意读,因为师父所讲的很多事,我都经历过,甚至都曾看到。翻开书,我就会看到法轮的转动和他所发出的金光。

放下对情的执著

由于身体不好,不能太多帮助先生的生意,丈夫渐渐的开始疏远我,直到有一天,我发现他有了外遇后,他让我离开他的公司。而且,他与公司的女员工总是当着我的面,若有若无的表现出来亲密关系。一次,我跟踪他们,想看他们到底在做什么?可是,差一点出了车祸。回到家里,我静下心来学法,发现我升起了强烈的妒嫉心,“妒嫉心这个问题很严重,因为它直接牵扯到我们能不能够修圆满的问题。妒嫉心要不去,人所修炼的一切心都变的很脆弱。”(《转法轮》)

那个时候,我心里很苦,为什么我辛苦帮他拼事业、开公司,甚至置自己的生命不顾,他到头来却这样对我?我问师父怎么办?炼功时,我看到自己的法轮已有些变形。师父一次次点化我,让我找自己的元神。这时,我在天目中看到自己被重重的情魔所包围,我已经迷失了方向。

那时,我正好在读《心自明》:

法度众生师导航
一帆升起亿帆扬
放下执著轻舟快
人心凡重难过洋
风云突变天欲坠
排山捣海翻恶浪
坚修大法紧随师
执著太重迷方向
船翻帆断逃命去
泥沙淘尽显金光
生死非是说大话
能行不行见真象
待到它日圆满时
真象大显天下茫

当时我并不懂这首诗讲的是什么?直到有一天早上,我突然明白“放下执著轻舟快”“执著太重迷方向”的法理。终于我知道,我应该把心放下。放下后,我感到很轻松,心中丝毫没有对他们的怨恨和妒嫉。

先生虽然赶我出来,可仍然不放弃,要看我到底做什么?他跟踪我到了领事馆,看到我正在发资料,他怒气冲冲,要我跟他回家。那时,我是刚开始出来做证实法的事情,还不清楚我该怎样做。前两次,我都吓跑了。但后来,我想,我做的是堂堂正正的证实法的事,我要躲到什么时候? 第三次他来领馆找我时,我坚定了,不再理他,他只好发疯似的离开。

先生离开后,远在加拿大的母亲打电话来,要我和她一样,進入庙里,皈依佛教。当时,我知道,只有师父安排的才是真正修炼的路,无论我面对多大的困难,我都会坚定的走下去。我脑中一直有师父的这首诗──《坚定》:

觉悟者出世为尊
精修者心笃圆满
巨难之中要坚定
精進之意不可转

一点一滴学中文 跟上正法進程

由于早期没有越文版的师父新经文和讲法,直到2004年,我仍只是每天炼功,学法,根本不知道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要怎样,修炼到底要怎样做。当时,我心里想,“假如我懂了中文,我该多幸福啊。”

就在那时,一个同修告诉我,“你可以到我家来,我教你读中文的《精進要旨》。”每一次和她一起读,我都非常开心,那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喜悦。不久后,她搬家了。这时,师父又安排另一位同修来到我家附近,教我学中文。我一个字一个字的查字典,一点一滴的记下每一个字的发音。在我读的过程中,师父又一次次给我展现每一个字所包涵的法理。通常,头一天读法时,我只是读,并不明白其中的涵义。可是,第二天早起时,我的脑中就突然想起前一天读的东西,悟到许多法理,更明白了我应该怎样去做。

经过了一年多的时间,我终于从一个中文字都不认识到能够读下来整本《转法轮》了!同时,由于我能够读到师父的最新讲法和《精進要旨》,我摆脱了每天只是炼功,学法的状态,明白什么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应该出去做证实大法的事情!那时,已经是2004年的下半年了。

从此,我不会放过每一个讲真相的机会。坐公共汽车上班的路上,我会随身带上一些资料,上车后发给车厢里的乘客,我还给司机面对面讲真相;2005年下半年,在营救孤儿慈善演出前几个月,我和同修们每一天都去发资料,一家家的找到媒体,告诉他们在中国受迫害法轮功儿童的情况;在英联邦运动会期间,我每天都到市区, 向来自各个国家的游客讲真相;每个星期六,我都去Richmond和Footscray的退党点,发九评。

现在,我已将对这份夫妻之情、父母之情转化为对众生的慈悲。每一次出去讲真相前,我的心里都是无名的喜悦。我为自己找到了这条最正的修炼之路感到幸运,也为自己放下了对情的执著感到轻松与快乐。就在不久前,在师父的安排下,我找到了一份非常好的工作,而且这份工作丝毫不影响我做证实大法的事情。

感谢师父的慈悲苦度!我无以言表,敬以师父的一首诗与大家共勉:

苦其心志

圆满得佛果,
吃苦当成乐。
劳身不算苦,
修心最难过。
关关都得闯,
处处都是魔。
百苦一齐降,
看其如何活。
吃得世上苦,
出世是佛陀。

以上体会,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谢谢大家!

(2006年墨尔本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