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媒体聚焦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暴行(图)


【明慧网2006年5月28日】2006年5月26日下午,日本静冈县法轮功学员在县厅记者俱乐部,召开记者招待会,呼吁关注并帮助制止仍在中国继续进行的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以及预定在日本各地举办的人体标本展览。当天,NHK、静冈放送、读卖新闻、每日新闻、及共同通信社等10多家报社和电视台的记者到场采访。


各大媒体记者了解事情真相

记者与日本大纪元佐藤编辑(右)交谈

日文大纪元时报编辑长佐藤先生首先介绍了苏家屯事件被曝光的过程,并播放了披露此事件证人彼特的部份采访录音,及部份志愿者以患者身份向大陆几家大医院打电话询问有关肾、肝脏移植时的录音证词。

这些证词都证实了中国大陆的大医院里正在使用被活体摘取的法轮功学员的器官进行移植。从录音中,听到曝光苏家屯事件的第一个证人彼特谈到,他2003年就亲眼在苏家屯的医院确认了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情,他还指出当时的警备很严。

静冈县法轮功学员刘女士介绍了,她到静冈县骨髓库及静冈县肾友会等相关机关询问的情况,听到的回答也是很令人吃惊的。关于中国落后的脏器移植技术,术后跟踪服务的问题,经过黑道的脏器买卖的事情,以及中国使用死刑犯或者被迫害人员脏器的事情,有的相关工作人员明确表示对此都有了解;而且指出去中国脏器移植而导致死亡的日本人应该比报道的7名更多。

医学博士雷书红女士介绍了近年中国的脏器移植件数和设施都以异常的高速度发展,并且存在许多医院没有许可仍然实施脏器移植的混乱状况。她指出,这正说明各个医院得到供体的容易程度,也正是中国普遍存在活体摘取的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旁证。通过比较中国与各国近年脏器移植的数据,以及网页上关于马上可以找到供体的露骨的宣传,说明大量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随时可能象死刑犯一样,因为一个能给医院带来经济效益的患者的需要而被虐杀。

雷书红质疑去年国内的4000名肝脏移植和1万名肾脏移植的供体的来源。因为政府宣布的死刑犯数目,只有1770人,就是全部都用来移植,数据也相差太远。何况肝脏这样只有活体或者脑死移植才能可用,而且从摘出到移植保存不能超出8小时的脏器,连年来供体却成倍增长。91年到98年一共才有78例;不过,自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到2005年却增至4000例。雷书红说;“这除了对“打死白打死”的法轮功学员的活体残杀,还能有什么解释。”

雷书红还指出,国内的肝脏移植中心大多建立于2000年底,2001年初,正说明大量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开始于2001年。这与曝光苏家屯事件的第二个证人谈到的2001年开始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也是一致的;在2001年就有东莞虎门镇太平医院4月20日一天肾移植14例的报道。而根据2006年3月14日来源于广州日报的网上新闻,中山医院附属一院竟然有一天十几例肾移植(最多19例)的记录,肝脏移植的纪录是一天6例和1台多器官移植。表明2001年到现在这种虐杀一直在持续。而当天为患者找到肝脏供体的媒体报道(2006年2月23日, 大连医科大学附属二院的病人,肝供体来源于东北三省器官移植协作组)。这更证实了第3个曝光苏家屯事件的证人所说,中国最大的法轮功秘密关押基地位于东北三省的吉林。


榑林手持弟弟照片呼吁帮助关注弟弟的下落

静冈法轮功学员解运华陈述了自己一家六口人修炼法轮功,国内的5位亲人都遭受迫害,尤其是31岁的四弟解运欢,本是在日留学生,只因回中国请愿后被监禁。随后又以“制作了90张传单,印刷了1400枚传单”的罪名被判了10年徒刑的悲惨遭遇。他表示弟弟现在仍然在监狱,狱方不让家人探望,已经好久联系不上弟弟。当法轮功学员遭活体摘取器官的事件被曝光之后,弟弟的安危更令他和家人担心。母亲也因修炼法轮功,在中国有家不能归,目前在外面流浪。

最后,日本NPO法人法轮大法学会代表鹤园先生呼吁媒体为早日制止这样的虐杀尽力;并制止在静冈也有可能举办的人体标本展览。他说,大多数日本人可能会认为肾移植与日本没有太大的关系,其实不然,很多日本人花钱去中国做肾移植手术,其实是在帮助中共杀人。

记者会结束后,记者们还向各位发言者询问了许多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