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米易县攀莲镇二名大法弟子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2006年5月28日】

一、大法弟子阙发秀遭受的迫害

2000年1月,四川省米易县攀莲镇大法弟子阙发秀到北京上访,在天安门拉横幅被抓,送回米易被非法关押一个月。2000年3月27日开法会被罚款200元,2000年4月26日因集体炼功被绑架劳教2年,送到四川楠木寺劳教所迫害,受尽非人的折磨。

2001年阙发秀被迫流离失所,2002年11月5日在会理资料点被抓后喊“法轮大法好”,被恶警抓起地上的脏塑料袋塞在嘴里,被恶警用手夹住脖子拖起走,拖得她憋气。在会理派出所,阙发秀被会理的恶警和米易的恶警杨梓华、周林、柴发祥等将她双手吊起,打头部。阙发秀被打昏过去,在送回米易上车的时候,喊“法轮大法好”,被恶警用宽胶布封嘴,她吐掉,又被恶警用宽胶布连缠三圈,憋得喘不过气来,呕吐厉害,才将胶布给她取下。上车后,不法人员将她的双手铐起,脚套上脚镣。

在米易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由于绝食抗议,阙发秀被所长朱成龙、林海狱医陈青和刑事犯小宝、小阙将她按倒在死刑床上,刑事犯捏住她的鼻子,另外两个刑事犯按她的手和脚,陈青他们用扩宫器将她的嘴扩开,然后将稀饭不停的倒在嘴里,弄得很憋气,而且她的嘴被扩宫器插破皮,直到把稀饭倒完为止。

在米易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一年多后,阙发秀于2003年11月17日被米易恶党法院(院长唐炬州,检察长亢锋)以所谓的“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非法判刑8年,至今关押在成都龙泉驿。

阙发秀的姐姐、大法弟子阙发芝,多次遭受当地恶党人员残酷迫害,2002年5月到北京上访,6月3日被北京恶警绑架后劫持到东城看守所非法关押,被蒙上眼睛转移到附近地下室的医院,双手铐在床上,脚被戴上脚镣,注射不明毒药,于2002年10月30日在极度的痛苦中离开人世,年仅49岁。

二、大法弟子王明珍遭受的迫害

攀莲镇水塘村大法弟子王明珍,女,2000年7月4日到北京上访,讲大法真相,早上刚到天安门广场,被冒充大法弟子的便衣欺骗而被绑架,非法关押在北京附近的派出所。由于当时被抓的大法弟子太多,王明珍晚上被转移到郊区的马坡派出所关押,7月9日再转到攀枝花驻京办事处,押送的警察的车费都是由本人出的,在驻京办被勒索了一百元,由家人来京接回,在米易政保科罚款200元,强行送攀莲镇洗脑班关押迫害。镇恶党党委书记严继清、镇长王争明指挥打手陈友军用手铐铐住王明珍的双手,罚站通宵不准睡眠,眼睛一闭就是一顿毒打,也不准吃饭,第二天下午勒索罚款200元后才放回家。

2001年1月3日,王明珍正在地里干活,被县公安局政保科的杨梓华、周林、李雪松等四名警察从地里绑架走,并非法抄了家,在政保科非法审问。王明珍被非法关押了16天,罚款200元。

2002年9月9日,王明珍在米易火车站岔路口,被攀枝花恶警秦刚和米易恶警饶显文绑架到政保科进行行刑逼供,搜走身上的3000元现金,逼迫她说资料来源,政保科的杨梓华、周林等轮番的拷打审问。王明珍手被他们用手铐铐住,遭到脚踢、用手打耳光,当时拷打时有检察院的小罗(女),还有一个是法院的。王明珍什么也没有说,于是被手铐铐在政保科的会议室的长椅子上,整整5天5夜,不准睡觉。9月13日下午被送米易看守所继续关押迫害。

在看守所门口,不法人员逼迫她登记,王明珍不配合邪恶,遭到恶警彭永春用手铐反铐起后强制顶墙3小时。王明珍从被抓的第三天开始绝食抵制迫害,晚上8点左右被关进看守所,在死刑床上由刑事犯小宝、老赵等把头脚手按住,狱医陈青强行输液,注射不明药物。

杨梓华、周林、李雪松、饶显文等轮番的提审逼供,王明珍不说,随之就是一顿毒打,一次李雪松和另一名警察用穿皮鞋的脚踢她的脑袋,其中一脚踢在太阳穴和右眼处,当时王明珍的右眼红肿,看不清东西,还有一脚踢在嘴上。

2003年1月,王明珍因在监号中炼功,被所长朱成龙罚站,用塑料制的狼牙棒猛打臀部和大腿,打得青一块紫一块的,疼痛难忍。王明珍还坚持炼功,被每天值班的所长朱成龙、林海、付文辉、赫万发、彭永春等把双手铐起吊在铁门上,只有脚尖沾地,从早上吊到晚上,身体吊得痛麻木,失去知觉,而且不准吃饭喝水大小便,连续5天都是如此。

2003年3月,王明珍因绝食被不法人员用扩宫器扩嘴,插管灌食,由刑事犯按住头手脚不能动弹,一人捏鼻子,陈青、朱成龙他们将稀饭不停的倒在管子里。由于吞不下,王明珍憋得喘不过气来。

王明珍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8个月,释放时从被他们抢走的三千元中强行扣走200元,在家人多次追问下才还给2800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