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思我被洗脑后所做的犯罪之事


【明慧网2006年5月28日】初次学师尊《走出死关》的经文对我触动并不大,觉的好象说的不是我。在与同修切磋时,看见别的同修谈的体会很深,可我却怎么也谈不到点子上。于是我从新学习经文向内修自己,终于找到了,原来我站在为我、证实自我的基点上,再加上显示心、嫉妒心的阻碍。

去掉这些心之后再学经文,就不一样了,使我心灵受到极大的震撼!同时使我深深体会到师尊的无量慈悲,佛恩浩荡。师尊珍惜我们,费尽心思的度化我们,为了我们的提高,洗净我们的污垢,在这场旧势力安排的迫害中师尊为我们承受了无以伦比的精神上和肉体上的巨难!为众生师尊耗尽了一切!这不是谁都能做的到的,只有我们慈悲伟大的师尊!

尽管我们在这场迫害中多次摔跟头,做的很不好,做了很多错事,师父却告诫我们:“我与大法弟子们都不会象常人一样对待修炼中走错路的学员。我当初在人类社会中传法开始时就已经知道修炼中会出现各种各样的状态了。一个人走向神的修炼过程中,因为是人在修炼,不是神在修,那么人在修炼过程中就一定会犯错,就一定有过不好的关,当然也有犯大错的。关键是认识到了能不能有决心去掉它。有决心走出来这才是修炼,这就是修炼。”

师尊的洪大慈悲,让我们没有任何理由再掩盖自己,我们就应该听师尊的话,把以前做的害怕说的错事讲出来。

一、進京护法遭迫害 恩师替我承受巨难

看了明慧回顾文章中讲师父将所有压向学员的业力与邪恶构成的巨大因素聚在一起,由师父用自己的身体承受,由于邪恶因素和业力太大给师父身体造成严重破坏,师父的头发白了。看到这些我泪如雨下,痛哭流涕。回忆当年進京护法,我亲身感受师尊为我承受巨难。

那是在2000年2月中旬,我被当地警察带到驻京办的一个房间里,十几个人审我,其中有两个恶警用皮鞋底左右开弓煽我嘴巴,也数不清打了多少,又穿上皮鞋往我前、后心猛踢,在地上把我踢的翻滚。当时我身上有一本小《转法轮》和一枚法轮章。我也没害怕,无怨无恨,嘴里念着师父的《洪吟•无存》,尽管他们打得那么狠,我却一点都不觉的疼,脸上不红不肿,脸上身上连青印都没有,好象没踢在我身上,他们直喊我“江姐”,我心里想我哪是什么“江姐”,是我师父在替我承受啊!

在以后的护法过程中,师父一直在呵护着我。在教养院遭迫害时,师尊还在为我承受。在我被迷惑要“转化”时,以及在以后每当我做错事时,师尊都在点悟我,可我那时就是不悟,就被怕心及执著心带动,完全被邪恶操控着,一而再,再而三的干错事,甚至对大法,对师父犯罪。

二、被洗脑后做出对师对法犯罪之事

2000年上旬我被非法劳教关到马三家教养院,邪恶之徒在多日的轮番做“转化”、洗脑无效的情况下,恶警施以电棍酷刑折磨,最后我被所谓的“转化”。这就使恶警及做“转化”的人造成一种误导──电棍好使,一电就“转化”,以至给后来的学员带来了更大的迫害──遭电棍酷刑折磨,而且还邪称“棍喝”。

什么叫“转化”?其形式就是要写三书:悔过书、保证书、揭批书。悔过什么?保证什么?又揭批什么呢?说的都是违背良心的假话,哪个炼法轮功者不是身心受益了才去北京去上访讲真话去了?而这里却偏偏要写什么“上当受骗了”,“要决裂”“揭批”、攻击师父,每天要强制学习攻击大法的书,看攻击大法与师父的录象,每周写周小结,还要“现身说法”。

要知道,法轮功修的是真、善、忍,真正的修炼者是能为了真理而放弃世间一切的,既然能走出来就真的能放下生死的。所以邪恶为了迷惑学员,就编一些鬼话来欺骗,说什么“圆满了不用炼了”,“放下对大法对师父的情”,“放下为私为我,要无私无我”等等,对师父讲的法断章取义,歪曲、邪悟师父的话,我当时的状态就是理智不清,邪恶说什么就信什么,对“转化”心安理得,大脑完全被控制了,把师父讲的法忘得一干二净。就是看见经文也是站在邪恶的立场上“反悟”,为自己开脱。为了能“减期”,多得几个“红旗”,好早日回家,我成了分队的“骨干”,经常去做其他学员的洗脑“转化”,助纣为虐,有时还给恶警出主意:“这队应这样转化,那队应那样转化……”。

在2000年下半年记得有一次劳教大队演出攻击大法的节目,会场中有一名男法轮功学员站起来制止:“不许污蔑我师父!”当时被男队恶警拉出去打,我被关押的分队有一名法轮功学员立刻喊:“不许打学员!”而我当时却帮着维持会场秩序!有一次上台演节目为恶警歌功颂德,有个恶警问我们敢不敢骂师父,我为了显示自己胆大,竟说出了不堪入耳的污蔑师父的话。现在回想起来真是痛心疾首!

在2000年夏天,有一次劳教所说国际要开什么人权会,需要每个劳教分队找十四个人,我被找去了。劳教所每人填一份需要入微机网的表格,当时我们完全是违背事实,按官方的要求填的。

大约在2000年秋季,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到马三家“采访”,每个劳教分队选三名“骨干”,当然都是“转化”最“彻底”的,当时由恶警所长苏境给开的会,最后只抽了两名“代表”,我真庆幸自己没“选上”。那时教养院经常有外地来“参观学习”的,院里要求每天我们都笔直的坐在小凳上,由“室长”等“骨干”坐在前边“接受采访”,把“不转化”的或转的“差”一些的放在最里边,并由专人看管,平时都对她们看得很严,不许她们随便走动,不许互相说话,连吃饭、上厕所、睡觉都用人看着。

我曾亲眼看见恶警及“转化”的学员对已迫害致死邹桂荣、苏菊珍的迫害,每天强行给苏菊珍灌一种白色的药片。我也曾参与迫害过,经常做她们“转化”洗脑。有时还经常参加所里召开的“骨干”会,在四楼会议室。

当时刘京曾多次来马三家,指示怎么洗脑“转化”大法弟子、攻击大法及我们的师父。当时我们这些可气、可恨又可怜、可笑的昔日的“法轮功学员”被洗脑后,完全被邪恶利用和操纵,参与迫害大法及大法弟子。

由于那时头脑不清醒,为了显示自己、表现自己,我曾给当地的派出所、公安局、原单位及外地教养院的同修写过“转化”信,使人家对我们很不理解:这帮人是咋的了?在家那么坚定,到马三家变成这样了,是不是“吃错药了”?真的是“吃错药了”,全被洗脑了,理智不清醒。

由于在劳教所不修炼了,我身体很差,以前的病全返上来了,身体非常虚弱。2001年初我被减期数月后提前放回家。回家后“药劲”还没有过去,拖着有病的身体,到处去做洗脑“转化”,又去锦州教养院、鞍山等地教养院去做洗脑“转化”,害人、害己,造成很坏的影响,我们当地有的同修由于我的影响而放弃了修炼,造成了不可挽回的影响和损失。

这还不算,当地的政法委又找到我,让我填一张上国际互联网的表,又让我写一份污蔑大法的材料,我又胡乱的写一通,对大法又一次造成伤害,使迫害加重。

我在教养院期间还被中央电视台拍录过留下了可耻的镜头。最令人痛心的是回家把大法书、手抄本、师尊法像、讲法录音带等全找出来,装一大提包全送回马三家,真是追悔莫及!

为什么这样做?家里的亲朋好友看我这样,非常担忧,都说我不正常,精神上是不是在教养院里弄出毛病来了?把我关在家不许我再出去做“转化”。呆在家里,我病魔缠身,痛苦不堪,静下心来,头脑开始清醒,觉的自己不对劲,又通过学习师尊近期经文,才知道自己真的错了。

但在归正后,由于自己没来得及静心学法,没能从法理上真正明白,又赶上形势紧张,当地公安到我家不断骚扰,我证实自己的心很强,在没有和任何人商量,也没有告诉家人的情况下又一次去了北京,在北京被抓后又被关到马三家迫害。

这次我决心无论多大压力我也不“转化”。但是由于法理不清,就是消极承受,心想我原先咋迫害人家来着,这是报应吧。长时间在里边不学法,放松自己执著心及各种人心全上来了。有时由于怕心听从邪恶的安排,配合邪恶,这样就使不配合邪恶的同修加重迫害,造成了内部的不稳定因素。由于长期执著心不去,结果在遭到大规模强制“转化”的严重迫害中,没能识破恶党的欺骗,没能守住心性,在高压和精神、肉体的严重折磨下承受不住,再一次违心向邪恶妥协,又一次对大法犯罪!

三、拨迷雾 明法理 认清错误根源

这次从教养院回家后,我开始静心学法,不断向内找自己,认真学习师尊的近期经文,分清修炼与正法的关系,做好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该做的三件事。

由于我按照大法的要求做,所以表面改观很大,不但身体很好,而且很年轻,我家里的亲朋好友通过我的变化都改变对大法的看法,都很支持大法。我也尽力做好,来弥补我造成的损失。

我虽然表面改观很大,但是我走过来是很难的,心里沉甸甸的,总象有好大一块石头压着,我经常自责及自卑,好象在人中抬不起头来,有时真想大哭一场,闷在心里很难受;而且家庭麻烦事很多,魔难很大;对以前发生的问题还是没有真正弄明白,特别是对于“转化”问题一直没有重视起来。

今天通过学习师尊的《走出死关》这篇经文,才使我猛然惊醒,才使我从心底真正认识到自己以前犯了多大错误,对大法、对师尊犯了多大的罪!给大法给众生带来多么大的损失和危害。同样深切的感到师尊的无量慈悲和伟大!使我的心受到强烈的震撼,剜心透骨,我哭了三天。但是修炼不是倒脏水,决不是象常人一样自责一通检讨检讨就完事了,是要从法理上真正明白,找出根源,吸取教训,从而去掉它。我开始学习师尊经文认真向内找自己,从新审视自己过去的所作所为。

1、“转化”的严重性以及它的欺骗性

其实“转化”这两个字是不存在的,其实质就是人在高压迫害下(包括精神上和肉体上)承受不住,在怕心的作用下而向邪恶妥协了。“转化”的实质是背叛大法,背叛师父,是一种非常可耻的行为,这在人中都是一种不齿的行为。在旧宇宙的理中一旦发生这种背叛师门的事,就永远失去了修炼的机缘了。旧势力安排的这一切其实质就是要毁掉我们。

师尊不承认旧势力安排的这一切,不计我们的过错,鼓励我们跌了跟头再爬起来,我们可千万别辜负师尊的无量慈悲!

更可恶的是恶党不法人员为了达到其“转化”的目地,断章取义的从大法中找出一些话来任意的歪曲 “邪悟”来欺骗、迷惑学员。被“转化”的人还心安理得的为自己的背叛行为开脱,还自认为“悟到了更高的理”。其实师尊早在《定论》经文中就告诫我们:“你们从大法中悟到什么,都是无边法理在一个层次中所存在法理之一点而已,切不可为此给法或法的哪一部份,以至哪句话下定义。如当众宣说,话一出口,罪业即成,重者,深重如山,如天,如何修?如有窜改大法,另搞一套者,其罪大无边,生命在还业时,层层被灭尽的痛苦是永无终尽的。”

所以我们应该从心底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直到现在还有一部份从劳教所出来的学员没有明白过来,还自以为“悟”到“高层次”的理了,不学不炼了。昔日的同修啊!赶快清醒吧!师父慈悲,没有放弃你!你自以为现在挺好,啥事没有是因为师父还在管着你,一再给你机会。真有一天失去了这个机缘,其后果不堪设想啊!而且师尊早就在法中讲过,师尊就是要度成我们,而旧势力就是要毁掉我们,我们怎么能听任旧势力的安排呢?

2、所谓“转化”给大法及常人带来的危害

这所谓“转化”害己害人害众生。我们慈悲伟大的师尊珍惜生命,屈尊下走凡尘法正乾坤,救度众生。师尊曾在法中讲过一个人头脑中装有大法不好这一念,抵触大法的人是要淘汰的。而我们这些亲身受益的修炼者都不学不炼了,站到邪党一边来说大法不好,这会给大法带来多大的损失和负面影响?给常人社会带来多大的负面影响?我们害了多少人?我们不但害常人,同时也害了一部份不明真相的警察,我们说假话,协从配合他们对大法及大法弟子行恶,无限度的造业,试想我们这些受过益的人是不是比那么没受过大法益的常人及警察更坏?我们是不是害了他们?

3、找出挖掉错误根源

追根溯源,一切错误来源于“怕”。师尊在《走出死关》经文中讲:“有的人不重视学法,在对大法弟子邪恶的迫害中,在严酷的红色恐怖高压下,由于怕心从而被邪恶钻了空子,对大法与大法弟子干了不该干的坏事,给中共国安、总参、公安等恶党特务机构当了特务、内线;还不一部份向邪恶妥协中或多或少,或大或小干了对于修炼人来讲最可耻的事。”“怕心会使人干错事,怕心也会使人失掉机缘,怕心是人走向神的死关。”

千错万错都来源这个“怕”,那我们就要去掉这个“怕”!因为它不是先天的“我”,先天“我”的本性就是真、善、忍构成的,就是同化宇宙特性的。所有的执著包括“怕”都是后天形成的观念所产生,它不是真“我”,它是假“我”,我就不承认“它”,我要清除它,不让它再干扰我。

师尊又给了我们一次洗净自己,纯净自己的机会。我们就应该把自己过去的所作所为来一次曝光、清理。师尊在《转法轮》中讲:“在一个特定的空间中,人们做完这个事情,就是人一挥手干什么事情,都是物质存在的,做什么事情都会留下一个影象和信息。”想想我们过去做过的那么多错事,就是我们不说,它不也都存在那里吗?谁都看得见,就是师尊能原谅我们,天上的众神都要为师尊鸣不平,都不会原谅我们!如今师尊给了我们一次机会,甚至法都讲明了,我们还有什么理由不把它说出来,让它曝光于天下呢?

邪恶是最怕曝光的,我们讲出一个,曝光一个,在另外空间它就解体一个。想想现在还在监狱、劳教所中受难的同修们,想想被中共恶党活体摘除器官、被残害的同修们,想想恶党还在一方面在暗地里行恶,一方面又在表面上冠冕堂皇、在掩盖、在欺骗国际社会,我们这些亲身经历的人应该放下自我及一切人心,尽快把亲身经历及所见所闻曝光出来,让邪恶尽快解体,挽救狱中受难同修,救度众生。同时我们也应该放下这压在心里的污浊的包袱,把自己解脱出来,干干净净的做一个大法弟子该做的事。

由于自己层次有限,如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