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深州市大法弟子张尽凌屡遭酷刑折磨


【明慧网2006年5月28日】2006年4月,河北省衡水地区深州市公安局八名恶警非法闯入大法弟子张尽凌家,企图绑架张尽凌。张尽凌的丈夫忍无可忍,愤怒的赶走了恶人。张尽凌这几年饱受当地公安局、劳教所、洗脑集中营的迫害,曾被恶警残忍施行“活埋”酷刑。

自99年7月以来,衡水地区深州市公安局、政法委、610办公室、看守所追随江氏中共集团疯狂迫害法轮功的政策,一直从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折磨、精神上残酷摧残法轮功学员。现将张尽凌在这几年中遭受的部份迫害事实曝光。

一、高压电棍折磨:空中都散发着肉焦味

2001年7月4日上午九点多钟,深州市公安局以政保科长贾双万、张元相为首的四名恶人非法闯入深州市西安庄完小,把正在给学生上课的张尽凌从讲台上抓走,劫持到公安局。

在三天两宿的酷刑折磨中,贾双万、张元相等恶警对张尽凌大打出手,把她铐在暖气管上,抓她的头发撞墙,将她的脸打肿、嘴出血。张尽凌不配合邪恶迫害,一直绝食。晚上。贾双万、张元相等恶警踢张尽凌双腿使其跪地,反铐双手,左右手开弓打骂,然后罚站立,贾双万还用喝剩的热水洒向张脸。张尽凌被打的头脸青肿,牙齿松动,头发一把把的落地,腿脚红肿难走路。后恶警勒索张尽凌的丈夫交2000元,才放张尽凌回家。

2001年8月1日晚12点钟后,贾双万、张元相几名恶警再次非法闯入张家大门绑架张尽凌,张尽凌9岁的孩子在恶梦中被惊醒,哭喊着要妈妈。

张尽凌被劫持到深州市公安局,贾双万、张元相等几名恶警将她踢倒在地,反铐双手在背后,恶警用腿顶她的头,用脚踩她的腿,围住她在地上实施酷刑,恶警贾双万拿高压电棍恶毒电穿着短裙的张尽凌,张尽凌被电的全身青一块,紫一块,直至血肉模糊,空中都散发着肉焦味,恶警一直把张尽凌打得恶心、呕吐、昏迷才罢手。因张尽凌拒绝写所谓的“四书”,第二天被关押到深州看守所。

当时深州看守所里非法关押着十几名坚定的大法弟子,他们在残酷环境里始终坚持学法、背法、抄大法书、炼功,坚定信念,拒绝非法额外劳动迫害。一日,恶警所长赵恩学、董天宇等突闯女监号,搜查大法书、经文,赵、董二恶警把发正念的50多岁的蔡小梅从炕上打到地下,又拉出号绑入老虎凳。孙艳恩、杨小温(已被迫害死)被逼撞墙抗议昏迷,张尽凌左眼角被恶警董天宇打起大青血包,眼睛玻璃体被打散,视物模糊,王凤改(判刑)、李素玲、金玲香每人身上带伤。大法弟子被迫害绝食抗议暴行,十几天的鼻腔野蛮灌盐水等食后,2001年10月19日其中几人被非法关押入石家庄市劳教所五大队继续迫害并被非法劳教三年。

二、洗脑“转化”迫害:24小时绝觉熬鹰、车轮战

2001年10月19日到2004年11月12日,张尽凌被非法劫持到石家庄劳教所期间,坚定信念认为自己没有罪,拒绝邪恶的所谓“转化”,拒绝参加所内一切活动、劳动,在超出普通犯人失去自由痛苦基础上,曾被恶人恶警天天跟踪、盯梢、打骂,惨无人道酷刑折磨致残,几乎住遍五大队三层楼各个房间,多次被狱警齐红红、李萍、卢红国、大队长邸曼丽(非常邪恶)、副大队长王青林等人洗脑折磨“转化”。

张尽凌刚被送所时、因拒绝“转化”被恶警关入禁闭室。禁闭室门窗被糊严、不透光,张被包夹看着24小时吃、拉在屋里、并铐床边上,双手成“大”字型。人站上、下床铺里面横架内,不能坐卧、连续多日,又不让睡觉,站得人心慌,腿脚肿大不能行走,胳膊伸张失常,落下残疾,在24小时绝觉熬鹰、车轮战中,邪悟的犹大胡言乱语,张坚决抵制,用强大的正信正念经历5、6次的强制“转化”,从没被恶人吓倒。

劳教所拒张尽凌家人探望、拒通家信。2002年春夏,张尽凌被狱警攻坚折磨3个多月,张尽凌再次绝食反“转化”迫害,被连续18天双手吊铐床沿直身站床里,头前面被电扇直吹着,人在两床中间铐着,人晕的直撞床,左腿被铁床撞红一大片。犹大在恶警指使下,不准张尽凌睡觉、闭眼、眨眼,否则就拳打脚踢,报纸扎成棍子砸头顶,拉头撞床。

尽管如此,张尽凌仍慈悲讲真相,正告恶人别造业。一次张尽凌在监室发正念,被恶警副大队长王青林发现,叫出罚站。王青林问张对中共的看法,张尽凌说,中共的统治一靠谎言、二靠暴力、三靠各级政府的腐败,不信就听听海外一些电台客观公正的报导。王青林无话可说。

张尽凌一度被劫持到臭名昭著的河北省洗脑中心迫害,她绝食五天,每天背法发正念,在师父呵护下理智反迫害。邪恶“转化”不成,再次将她转回劳教所,一直严管。

三、惨遭“活埋”酷刑

2003年4月24日,张尽凌、蔡茜、李保月、贾荣娟、贺青、许艳香等坚定的大法弟子在所谓的邪恶“春雷行动”中被划为“顽固类”,转入魔窟河北省高阳劳教所迫害。

当日中午,恶警查张尽凌体温38度以上,狱医对她打点滴,注射不明药物。当天夜里,张尽凌被恶警带到野外施行“活埋”酷刑。二名女警抓住张的左右手臂,几名恶警手提高强度电筒站在面前直刺张尽凌的眼睛使其无法睁眼,张的鞋、袜子被拽走,四五个恶警拿电棍同时向张的头、身子、脚心、脚背狂电一番,然后高喊:“活埋!”

张尽凌被一群人将拽进土坑时,高喊:“请李洪志师父加持!”顿觉自己非常高大,做了一个“金猴分身”的动作,双掌推开恶警及电棍,人站在旷野没了痛感。

等张尽凌从昏迷中再被吆喝醒时,听到恶人喊:“站起来!”此时恶警大队长杨泽民走过来要与张尽凌面谈,张尽凌慈悲劝善,杨对张说:“江泽民已给我们开了秘密会议:‘打死法轮功白打,打死算自杀。’”

接下来张尽凌被带入刑具室,被按住双臂头朝向地,恶警骂、殴打,张尽凌的脚、腿血肉模糊,浑身疼痛,出现颤抖,后来躺在床上浑身颤抖,不知震醒床上值班人员多少次。

在旧伤未愈的情况下,张尽凌再次被带入一间更阴暗的、墙上布满邪恶漫画、放着蓝光发出嘈杂声音的屋子,被恶警再次实施精神与肉体双重折磨,致使张的心脏受损,身体至今发抖。

2003年9月18日,张尽凌被转回石家庄劳教所,不几天又再次被送进新成立的省攻坚小组“转化”迫害。张尽凌利用所谓的揭批会曝光高阳劳教所暴行,高阳的随行恶警赵嫒听后也无话可说了。

张尽凌几乎把所有被邪恶所谓的“转化”过程当作讲真相、学法背法、提高心性、去除人心的过程,在师父慈悲的呵护下倍感大法奇迹奥妙,更坚定信仰大法是人生真谛。

此时被高阳劳教所劫持来的大法弟子李爱生已被迫害的极瘦。李爱生原与杜红彩、李秀民、宁永茜、王秀明、张尽凌等大法弟子一起被关在石家庄五大队严管班。后来宁永茜被关押到保定劳教所,经绝食反迫害被放回家。杜红彩、李爱生2002年冬天被转到唐山开平劳教所。杜红彩2003年被劫持到高阳劳教所,在所谓春雷行动中没被“转化”,带着浑身伤疤被转回开平劳教所,后到期回家。李爱生在开平劳教所到期回家,一个月后又无端被衡水枣强县公安局警察劫持到高阳劳教所,受尽各种酷刑折磨后,2003年夏,李爱生与张尽凌被关在同一监号。李身着血迹斑斑的秋衣,被多次上绳、电棍电。在高阳没有被“转化”的还有承德的宁贵贤大姐。

四、家人忍无可忍赶走恶警

张尽凌被非法关押迫害期间,张尽凌的丈夫与幼小的孩子相依为命、度日如年。2004年元月12日,张尽凌从石家庄劳教所回家时,丈夫有病正躺在床上呻吟,孩子从门缝探出头来,看着张尽凌不作声,孩子没认出妈妈。当终于认清是自己妈妈时,孩子向妈妈哭诉了一切:奶奶某日在公路上被汽车撞骨折;爸爸又当爹又当娘,还要承受精神、社会各方面的压力,还患上类风湿顽疾,又突发眼病险些失明;好心人在寒冷的夜里为孩子送来吃的;家中除门把手外全是泥土、脏乱……多少次孩子思母盼天明,多少次孩子被警车惊醒。

迫于生计,张尽凌去深州市教育局要求恢复工作,却被推来推去,反说张是代课教师,要么送礼。张尽凌一家吃饭都吃不上,哪有钱送礼?就这样,有着十几年教龄、一无土地二无经济来源的公办教师只得去小卖部,用好心人给的小商品赶集谋生,路上渴了喝浇地的井水解渴。

张尽凌的丈夫也因为不理解而经常给张尽凌制造魔难,甚至打骂。张尽凌按照修炼人的标准宽容忍让,日夜操劳,同时,她经医生诊断为“皮炎、皮癣”的顽疾,靠着大法的神奇功效,一个月后不治而愈,全身从新长出新皮肤。张尽凌的丈夫目睹这一切,产生了强大的震动。

2006年3月3日傍晚六点多钟,河北省深州市公安局五名恶警非法闯入大法弟子张尽凌家企图迫害,因张尽凌不在家而未能得逞。4月初的一天,又有八名恶警再次窜入张家,企图绑架张尽凌。张尽凌的丈夫忍无可忍,愤怒的赶走了恶警。

善恶必报是天理,天灭中共恶党在即。大法弟子讲真相、揭露邪恶是对人最大的慈悲,避免人继续作恶,毁了自己的未来。正告那些还在迫害大法的人,立即停止作恶,给自己及家人留下一条生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