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宝兰被绑架到洗脑班 十几天后尸现河沟(图)



山东安丘市法轮功学员宿宝兰

【明慧网2006年5月28日】山东安丘市37岁的法轮功学员宿宝兰,2001年10月中旬被石堆镇派出所、安丘市610、安丘市公安局有关人员非法闯入家中绑架到安丘市610洗脑班,安丘市610向家人勒索洗脑费1000元人民币,十几天后尸现金塚子乡三合村(距安丘市12里路)的小河里,当作无名尸处理,后来家人才探得消息。

4年多过去了,宝兰之死至今仍是一个谜。

山东潍坊是迫害法轮功最严重的地区,到目前为止,至少有119名法轮功学员被证实遭迫害致死,居全国地级城市之首。2000年4月20日《华尔街日报》报导的59岁的陈子秀被折磨致死的案例就发生在这里。

宿宝兰,女,1964年出生,婆家住山东省安丘市石堆镇石人坡,娘家住山东省安丘市王家庄子镇兴山村。母亲周淑芬(64岁)和父亲宿孝由(65岁)勤劳能干,生活过得比较宽裕。宝兰的两个妹妹宝云、宝丽也均已出嫁,弟弟庆台2001年在济南上大学。

母亲周淑芬因为两脚骨质增生,一走路两脚像扎针刺似的痛疼难忍,同时患高血压、白内障;父亲宿孝由因腰椎间盘突出,晚上痛得睡不着觉,老俩口没少用药,都不见效。

96年儿子庆台看到爸爸、妈妈遭病痛折磨,就到舅舅那里请了一本《转法轮》,结果老俩口修炼法轮功以后,一切病痛的症状都消失了,身体奇迹般的好了起来。三个女儿亲眼看到爸爸、妈妈身体发生的巨变,相继都走入了修炼法轮功的行列,那时一家人和乐、美满,是邻居们称羡的好家庭。

宝兰遭恶警绑架,十几天后尸现河沟

宝兰心地非常善良,99年7月迫害开始后,安丘市警察、610经常上她家进行恐吓、敲诈、绑架。宝兰的丈夫在恶党的红色恐怖株连迫害下,由原来的支持妻子炼功,演变到怨恨妻子、毒打妻子。

在万般无奈下,宝兰于2001年2月离家出走,在外流离失所达半年。2001年10月中旬,宝兰回婆家看望公婆、丈夫、孩子时,被石堆镇派出所、安丘市610、安丘市公安局不法人员非法闯入家中绑架到安丘市610洗脑班,安丘市610向家人勒索洗脑费1000元人民币,十几天后尸现金塚子乡三合村(距安丘市12里路)的小河里。当时尸体沉在河底,河水很浅,被人打捞上来后,村里立即报了案。公安局来人照了像,检验了尸体就走了,尸体抛在河边三天后无人处理,三合村的人实在看不下去当作无名尸埋了。后来家人探得消息找到三合村确认尸体,挖出来后通过衣服、面部轮廓确认,尽管死者的脸、嘴角和一只鼻孔向上吊起,头上还有没拆线的伤口,家人还是认出了死者就是宝兰。

据目击者说:公安在验尸照相的时候有一警察对另一个警察小声说是炼法轮功的。

宝兰的尸体被家人找到时,宝兰的父亲和二妹宝云当时被非法关押在劳教所里,母亲和小妹宝丽为避免迫害流离失所,弟弟在济南上学,娘家人都不知道,只有婆家人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噩耗。当时安丘市610想拿出2万元给宝兰的丈夫了结此事,宝兰的丈夫不想要,要讨个说法,可是中共恶党岂能让你讨个说法?至今,宝兰的死仍是一个谜。

对于宿宝兰的死因,当地公安、“610”及其丈夫都讳莫如深,不愿提及,害怕别人提及。后来宝兰的小妹被非法绑架关押在看守所期间,安丘邪恶大队李升华曾问:去查你大姐的事了没有?去问刘浩泉了没有?安丘市610主任王子青不放心的又问一次:去查你大姐的事了么?

花甲父亲被劳教三年 遭狠命毒打

99年7月以后,宝兰年过花甲的父亲宿孝由多次遭关押,因坚持修炼法轮功,2000年11月17日被非法劳教三年,关押在昌乐劳教所。期间遭警察、劳教犯折磨几乎失去生命。

2000年12月1日,劳教所把所有法轮功学员集中关押在二大队,下设2个中队。宿孝由被分到二大队二中队二组,8个劳教犯一齐上来把他衣服剥光,摁倒在地上,脸朝地背朝上,有的摁头,有的摁腿,有的摁胳膊,其余的用自制的皮鞭(三角带用铁丝绑在木把上)和皮腰带(腰带头有顶柱的那种)轮换着用力猛抽,打手们从两腿膝盖处一点点向上抽打,一直打到脖子和两个肩膀头,皮腰带头打在肉上,顶柱攮在肉里,一打一个窝儿,每打几次就问:还炼不炼?只要说炼,打的就更加残忍,打的血肉模糊、糜烂时,再换一个地方抽打,就这样,多次反复从膝盖关节以上开始抽打,一直排到大腿、屁股、腰、肩膀、最后抽打到脖子,皮腰带打断了一条,三角带上全是血肉,整个背部一片烂肉……

三年劳教恍如隔世,60多岁的宿孝由从劳教所出来时,背上被打手用三角带和皮腰带的丁柱抽打的痕迹仍清晰可见,至今仍不堪回首。

全家遭反复关押

近七年来,宿孝由全家反复遭无理关押、抄家、罚款、劳教,大女儿含冤去世,老父亲、二女儿宝云、小女儿宝丽3人遭冤狱,周淑芬被迫流离失所,一家人惨遭摧残,受尽了人间地狱之苦。

99年7月20日及22日,迫害刚开始,兴山村原村书记宿兆升和王家庄子镇派出所原所长韩福本就将周淑芬、宿孝由老俩口绑架到了王家庄子镇派出所,关押了8天;99年8月29日,韩福本又无故把宿孝由和三女儿宝丽绑架到镇派出所关押了10天,当时宝丽还有一个吃奶的孩子。

99年10月11日,宿孝由和宝丽再次遭无辜关押回家的第三天,老俩口和三个女儿、外孙(二女儿带着她5岁的孩子)祖孙3代6口人决定去北京讨公道。在北京,全家相继被抓,送回安丘关押了50天。安丘市公安局警察,趁机向宿庆台(宿孝由的儿子,当时在济南上大学)敲诈勒索了2400元钱。

老俩口回到家,门上贴了封条,锁也换了。据目击者说:宿孝由一家进京的第二天,兴山村原村书记宿兆升,就领着六、七人,把门锁撬了,抄走:一台黑白电视机、粉碎机、小推车、摩托车、现金几百元、已到期的定期存单2100多元。

99年年底,宿兆升还断了宿孝由家的电,儿子庆台从山东大学上学回家过年时,看到家里连电都断了,就去找宿兆升要求送电,宿兆升趁机又向庆台敲诈勒索了1000元钱,才给送电。2000年6月因为宿孝由再次进京上访,宿兆升又把电给断了,至今还未送电。

2000年3月,韩福本、李景波又把老俩口绑架到王家庄子镇派出所关押了25天。反复的关押、抄家并没有使宿孝由一家放弃坚持“真善忍”信仰。

2000年6月,宿孝由和宝丽再次进京。到达天津查车时,被警察强制送回安丘市看守所。当时为了防止法轮功学员进京,凡是开往北京的客车,在各个交通路口都有警察盘查,让乘客一律骂法轮功创始人、骂法轮功,凡是不骂者立即被抓,直至地方单位领导来认领。在安丘市看守所,父女俩绝食5天被释放。回到王家庄子镇,宿孝由和宝丽又被韩福本关押了28天。

2000年8月,周淑芬、宿孝由正在地里收玉米秸,刚到家,准备吃午饭,王家庄子镇兴山村宿兆升,镇派出所警察李景波、小张叫他们到派出所去。老俩口不去,几分钟王家庄子镇周文和带着几名打手赶来,当着众人的面,烧了3本《转法轮》,把老俩口铐上背铐,强行抬上警车,关押在王家庄子镇派出所。之后,又把女儿宿宝丽绑架到镇派出所,三人被关押了30天后,警察把宿孝由转移到安丘市610洗脑班一个月,由于宿孝由拒绝“转化”,被劳教3年,劫持到昌乐劳教所。

2005年3月15日早上,宿孝由被安丘公安从家里非法绑架到看守所关押迫害一个月,释放时安丘公安人员向家人勒索3400元人民币。

宝丽被警察勒索4万多元后再遭劳教

周淑芬和女儿宝丽在镇派出所绝食抗议,关押了61天,生命垂危时才释放。宝丽回家因经常受到骚扰,被迫流离失所。2002年10月28日,被安丘市警察李升华、贾在军等6、7人绑架,在安丘市看守所又关押了60多天。

警察向宝丽的家人勒索钱财,开口就要3万多元钱。宝丽的丈夫不修炼,为了凑足这3万多元钱,所有的亲朋好友都借了,还不够,又把家里仅有的小麦卖掉,这3万多元钱,全部被警察勒索去。这还没完,2003年春天,宝丽又2次遭绑架关押。

2005年3月15日早上,宝丽被安丘公安从家里非法绑架到看守所关押迫害一个月,安丘公安人员向家人勒索10000元钱,将宝丽劳教,劫持到山东王村劳教所。

原本一个好好的家庭,几年的抄家、绑架、罚款、劳教、迫害,宿孝由和老伴周淑芬已经一无所有,家破人亡。我们向所有善良人士呼吁:请大家齐心协力帮助查清宿宝兰的死亡之谜,将凶手绳之以法,还宿宝兰公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