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迫害中认清恶党本质


【明慧网2006年5月29日】我生在山东一个贫穷的干部家庭里,哥哥、姐姐、弟弟、妹妹共九个、在父亲的教肓下,我们从小脑子里就充斥着“听党的话,跟党走,为党而献身”等观念,我的父母哥哥都是党员,在恶党的灌输下,很多年,形成了根深蒂固的观念。

九七年八月我得了大法,我的脑神经分裂症、心脏病,下身瘫痪等疾病不知不觉的全好了,原来身体过百斤,半年的时间达到一百四十多斤,换了一个人一样,家里人看在心上,就这样我们全家四口人都走上了修炼之路。

九九年恶党迫害法轮功,我们全家人就到大连市上访,结果遭到了迫害,我们全家人被多次关押,妻离子散,多少年没和儿女吃过团圆饭,五年没见儿子的面,儿子在大连两次被关押,爱人和女儿被劫持到马三家集中营,我两次在大连被非法劳教,两次被马三家非法劳教。

我在大连教养院進过小号,進过严管室,十天就有八天挨犯人打。在两个多月的时间,我就剩了一把骨头。几天后我分到四中队,他们整夜不让我睡觉,我被罚站三天三夜承受不住就妥协了。几个月后我的脚不能走路了。大连教养院女所解体时,恶人把我们都转到了马三家教养院后,我的身体出现了病状,经检查严重心脏病,血压高,胃里长东西,饭水不進一个多月。2005年4月保外就医,当地公安人员和我爱人把我抬回家,左邻右舍亲朋好友谁也没想到我能活着,感谢师父的慈悲保护,今天我死而复活,也惊醒了很多世人。

在几年的修炼中有喜悦,有艰苦,也曾经走过弯路,由于自己没有文化,学法不深,一到关键时刻有情的带动下,就不能做好,左一跤右一跤地给大法蒙上了耻辱,写三书,起了破坏法的作用。醒悟后我难受极了,我给自己今后的修炼路上留下了污点,做了一个大法弟子绝对不应该做的事。感谢师父和同修的对我的帮助,终于我回到了大法的怀抱中。回家后经过学法师父的新“经文”和“九评”,我才真正地认识到自己的错误,认清恶党的真正面目,恶党是靠打、砸、抢而起家的流氓集团,迫害的我流离失所,迫害我的身体有气无力。可怜的我,以前没用头脑来分辨正邪,善恶,从而叫邪恶钻了空子,一步一步的往下陷。至此是我深深的认识到党文化的流毒。认清恶党的邪恶,使我对大法更加坚定,我一定要从头脑中,从思想深处彻底肃清恶党的毒素,彻底与旧势力决裂,坚定正念,跟师父一修到底。

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