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外空间和人间


【明慧网2006年5月29日】我是开着修的。对另外空间的生命,我既看得见也听得着,还能沟通上。对于这一点,我很烦过。烦自己不能象看不见听不着的同修一样清清静静。地上爬过的蜈蚣,我能听到它像牛一样叫;思想不清静时,能看到另外空间对应着细菌样的东西在轰轰议论。这几年,对另外空间那些乱七八糟的邪恶生命,什么样的都见过,有时恶心的吃不下饭去,而我对肉食也早就不碰了,因为肉太脏了!每天干粮、咸菜、稀饭、青菜的吃一点就行了。当常人时很爱吃水产,后来师父讲了清理自身空间的法,我在清理自身时,发现自己以前吃的鱼虾水产都留在了身体里,其实人吃什么就在身体里留下什么,在另外空间都活着。

以前每天定点清理邪恶,从另外空间看到那些奇形怪状的妖、怪……,还有一些邪恶的狐、黄、白、柳、狼、虎……,还有张牙舞爪伸出触角抽大法弟子的植物,哪里是人间啊,根本就不是人间了。那妖、怪,它们的装束,跟现在大街上和T型台上的模特差不多,甚至有的穿得花里胡哨的可笑,脸上也是各种颜色图案,《西游记》里的妖怪形象都有,更多的里面都有。现在大街上的人很多染发,其实是人变异了,妖、怪的头发就这样,也是红头发、黄头发、绿头发……,中间再来几绺其它颜色的。另外空间有着人形却不能称为人的,男人模样的也如大街上那些染着头发,扎着小辫子的男人一样。纹身的更是纹什么就带着什么,就被什么控制。

现在的人物欲横流,那些大吃大喝、即便吃得大腹便便的,也满足不了另外空间那些乱七八糟生命的胃口,是它们在吃。那些妓女,其实是另外空间邪恶生命祸乱人间的体现。我经常看到那些怪、妖、魂附在男人、女人身上纵欲。现在的人都在追求“性”福,其实是另外空间乱七八糟生命在借助人满足自己,非常可怕。那些妓女、妓男和生活中不检点的人身上都长着脓疱,淌着脓水,非常肮脏、恶心。

而且人这儿也真脏,周围一切物体上,地上、墙上、床上、被子上,一切一切上都爬满了虫子。你看一个常人很爱干净,他把环境打扫得很干净,被褥、衣服洗得很干净,觉得自己很干净,其实还是脏,因为你洗去的只是肉眼看到的脏,而微观下的脏却无处不在。密密麻麻的微生物,细看蝎子、蜈蚣、臭虫,还有一些不知叫什么的甲壳状,长着毛烘烘触角、生命力很强,不容易杀死的微生物。

不过,大法弟子例外,因为修炼身上带了能量保护自己不受侵害,而且大法弟子摸过、用过的东西都带能量,就连大法弟子手洗过的家人的衣服都带很强的能量。

再看人身上,哎呀,浑身也是爬满微生物,密密麻麻,脸上,嘴上都有,多得到了甩甩手都能跟扬谷子一样了。常人跟常人接触,拉拉手都在互相交换身上这些东西。难怪古代的人见面时男子抱拳,女子作揖,其实那真是很高明的礼仪。

曾经一位女同修告诉我她在遭受色的侵扰,我听后“咯咯”的笑了起来。在我看来,这真很可笑——一个浑身闪闪发光的纯净生命怎么会被一个业力满身的人迷住?而且别说色,就连夫妻间的欲都没有,这些东西其实都要从一思一念中修去。

更可怜的是那些在这几年毁于名利中,在常人中追求有所成就而贻误修炼的同修。在人间这儿,根本就谈不上什么“成就”——一个在粪坑中的生命,你还谈什么成就、谈什么幸福啊?你能成就什么啊?你能得到什么幸福啊?想想南亚大海啸,人死的到了跟坑埋禽流感的鸡一样了。仔细想想,人已经走到了坏灭的地步,在神的眼里已经不能当人对待了。而人如果想自爱、想被神珍惜,也只有修炼了。在今天也只有法轮大法在给人机会了。

本来不想写这篇文章,可看到一些同修还在追求常人中的享受,名啊、利啊、吃啊、穿啊……,但是对救度众生的事却很吝啬。如果你要能看到另外空间生命的纯净、美好,如果你能看到那些衣衫褴褛、每天忙碌在正法中的同修,他们每天都在飞升,想想自己,失去的是什么,得到的又是何其可怜——不足挂齿,即便你在人中成就亿万家产,什么都不是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