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三位同修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五月三十日】近半年来,在明慧网有关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的大量报道中,没想到,我竟先后看到了三位我认识但已许久不知音讯的同修的名字。

从小到大,在我认识的人中,已经离世的可以说寥寥可数,不曾想,这一次竟一下走了三位!

这三位已被迫害致死的同修中,我最先认识的是南京的蒋秀云女士。

蒋秀云是南京早期大法弟子之一,在我的印象中,她为人特别热情,迫害没发生前的那些年,是南京学法洪法很积极的学员,介绍了不少有缘人得法。迫害发生后,许多年没听到她的消息,没想到如今她竟已不在人世了。

据明慧网报道,因不放弃修炼,2000年底蒋秀云被恶党人员绑架,强行送入句东女子劳教所关押迫害一年,遭到强迫劳动、强行洗脑,受尽各种迫害,导致身体极度虚弱,并出现肝腹水。2001年6月,她被保外就医,回家后又遭挹江门派出所及610恶徒不断上门骚扰,派人监控,身心受到极大伤害,身体越来越弱,终于2005年10月含冤去世。

青年教师吴殿辉是我认识的被迫害致死的同修中的另一位。

小吴出生在北方农村,为人谦逊朴实。他是华东师范大学毕业的硕士研究生,生前任职于常州师范专科学校(已经并入常州工学院),其学识、为人受到该校师生的一致好评。2000年4月初,吴殿辉和妻子为反映法轮功真相进京上访,被常州市公安局和校方先后拘留、关入当地精神病医院、结核病医院进行迫害摧残。2001年5月,吴殿辉又被当地公安非法劳教2年,关押在江苏省大丰方强劳教所。在那里,吴殿辉受到多种方式的折磨,包括上电刑,连续一星期甚至更长时间不让睡觉,被恶警唆使的劳教人员打,关小号、野蛮灌食等等。2003年元旦解教后,吴殿辉虽然回到了家,但由于在劳教所期间身体、心灵受到严重摧残,身体一直不好,而且越来越消瘦,终于2006年2月11日含冤离世,年仅34岁,身后留下了一个不满6岁的孩子和年近60的双亲。让人更没想到的是,常州市公安局对吴殿辉的死心怀鬼胎,为了封锁消息,竟和上海市恶警联手,非法阻止吴殿辉生前的同学好友到常州去看望安慰其极度伤心的妻儿老小。

我认识的第三位被迫害致死的同修是南通的陈汉昌。

我与老陈并不熟悉,仅有一面之交,看了明慧网的报道我才知道,他97年开始修炼法轮功。99年法轮功遭受迫害后,因去北京为法轮功上访多次被非法关押在启东看守所,后又因在家召开法会而被非法劳教,长期关押在方强劳教所。在劳教所期间,陈汉昌饱受摧残,被强制超时间超体力的从事搬运石头等苦力,从一个身材魁梧的壮汉被折磨成了骨瘦如柴的人。关押到期后,因为他坚信大法、坚决不接受所谓 “转化”,又被非法延长关押期限。待延长期满放出后,陈汉昌在家没待上几天,即被启东“610”转押至启东芋角洗脑班,又遭受暴力摧残,在经济上被勒索、敲诈。不法人员见如此仍动摇不了陈汉昌坚修大法的信念,就把他转往外地继续迫害。2003年11月底,陈汉昌被放回家时已被折磨得不省人事、不会讲话,约三天后不幸去世。

以上被迫害致死的三位同修,有的踏上工作岗位还没多久,正当为社会施展英才的大好年华;有的已到壮年,上有老,下有小,肩负着家庭社会的双重重任;有的刚进入老年,按常规,本该安度晚年,是享受天伦之乐的时候了,但他们毫无例外的都被无端的夺去了可贵的生命,不但给亲朋好友留下了难以磨灭的悲痛,而且也给社会造成了无法弥补的损失。

他们三人,不论是为人热情的蒋秀云,谦逊朴实的吴殿辉,还是坚贞不屈的陈汉昌,可以说个个都是时下这个社会中难得一见的好人,好人中的好人,因为他们修的是同一部宇宙大法,信仰的都是真善忍,但这部大法和他们纯洁的信仰竟然却不能见容于中共恶党的统治,这个恶党竟然必欲将他们除之而后快。

这三位同修,可以说跟我都不熟悉,有的我只见过几次,有的甚至连话都不曾与他们说过,但他们每个人都是我修炼路上的“亲人”,每一个人的冤死也都扯痛了我的心。逢到夜深人静,或是一人独处时,他们的音容笑貌,有时便会情不自禁的在我眼前浮现出来。

象数千名已经失去生命的同修一样,他们三位同样也是被迫害致死的,
他们的死,是江氏流氓集团与中共恶党共同迫害法轮功的活生生的见证;
他们的死,是对中国政府自称保护信仰自由的弥天大谎的无情揭露;
他们的死,更是对江氏流氓集团与中共恶党肆意践踏人权与法律的血泪控诉;
他们的死,还是对至今还在被官方谎言蒙蔽的人的无声警醒。
不仅如此,他们的死,也将激励着成千上万的同修,更加努力的向广大民众讲清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证实大法,救度众生。

等到雨过天晴、万象更新的那一天,我坚信,所有迫害大法的邪恶都将得到应有的报应,所有被迫害致死的修炼者都将被后人祭奠和怀念,所有为真善忍付出生命的人都将在一个无比美好的世界里重新相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