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眼金睛” 识别正邪


【明慧网2006年5月31日】《西游记》师徒四人在十万八千里的降妖除怪中,孙悟空在“除恶”问题上的辨别力和见恶即除的意识,在文学作品中表现的非常精彩。其实,我们今天证实法的大法弟子应该做的更好。

假如,孙悟空不能认清西天路上的一个个白骨精,恐怕师徒四人战胜妖魔的可能就是空话。而在我们今天的正法修炼中,白骨精不是在表面空间了,而是隐藏在人的头脑里,利用人的思想破坏大法、破坏人的正念。到目前为止,我接触的很多学法不深的同修不能分清自我,也不区分周围常人或同修的某些表现是“真我”还是“人的观念”,甚至是“另外空间的邪恶”,造成很多人长期处于魔难当中。

举几个例子:我时常早晨(5点)起床很吃力,当时感觉大脑特别的困,觉的很难与之抗衡,硬撑着但又总想睡一会儿。后来我意识到困不是我,我此时绝对不应该、也不会困的,困是邪恶在往我身上和脑子里加一种物质和“思想”,是邪恶硬给我的一种“感受”。当我分清邪恶与我的一刹那,我突然就感觉不困了。其实,师父在讲法中已经非常明确讲了如何对付它们。

一次走在街上,那天我头脑很清醒,突然看漂亮异性(以前经常这样,却总是忽视此问题),又是“死死”的看人家,但我这次明显感觉到是那个观念在指使我的大脑去看,根本就不是我想看。认识到此,本来很强的念头立刻消下去很多。一会又出现异性时,我明显感到这个“念”就显的很怕暴露,不敢出来,而且很没有“气力”,因为我认清了它,等于“照”出了原形。

当初,我的怕心非常之大,也是通过几乎每天的每一刻都分清:怕的念和状态都是外来强加的(同时找自己的问题),都视为邪恶(也确实就是邪恶)。就是在一次次、一年年的不断分清,最后才走出了怕的痛苦折磨,现在想来更加清楚当初邪恶给你强加的一些“念”和“状态”。你如果认为“自己脑子里想出来当然就是自己”,说明你就还远远没有理解好法,当然也就谈不到破除了。正因为如此,很多同修不愿意听别人意见和提醒,固守“自己”的认识、就是不放,还以为是自己这样想的,对自己的脑子里的东西一概承认,不用法去衡量衡量。

在一次次的分清自我中,你的辨别力会越来越强,你会发现真的拥有了一双“火眼金睛”,看到了邪恶露头马上就知道了。

对于中国人来说,经过了半个世纪的共产邪灵的魔教“魔化”,人人几乎都不同成度的成了魔教徒,都带有邪灵附体,所以在讲清真相中,我们经常看到一些人的“思维混乱”和可笑逻辑,尤其是恶人表现出敢于迫害走在神路上的大法弟子,此时就一定要意识到是邪恶在操控常人干坏事和干扰世人被救度,而不只是人在听信谎言和参与迫害。

我的一位亲人在2001年看完恶党的自焚造假新闻后,说:“我看到法轮功非得……”。可是明白真相后,对她说起此事,她没有一点记忆。我一直很奇怪,后来明白,那个说话的不是它,而是另外空间的邪恶操控着她说的。

再如,我的家人多次念“法轮大法好”,身体的非常不适都变好了,而且一次孩子高烧39摄氏度多,念后不久体温下降,家人说:“真管事,真管事啊!”可是最近,她不承认以前说过的话,好象没有了以前的记忆,外表看来有点不讲道理、耍混的样子。我当时觉的她不可理喻,有点动气,可是一想:不对,我正在写此稿,不能上当,肯定是魔利用她来干扰,正念铲除,她去干别的了。

一位同修每当过年前(农历二十八九),他的妻子就故意找茬,跟他打架,魔性非常大。他当时感到非常恼火,强制着自己,后来,同修明白了:正月初二是全家亲戚聚会,邪恶知道我要给总也没有见面的亲戚们讲真相,邪恶捣乱,让我们俩口子打的不可开交,讲真相效果就会差。明白了邪恶的伎俩,心性更好把持了,没有上当,那个邪恶也就老实了、甚至不攻自灭。

对于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人和讲真相根本不听的,也是一个道理,不能把有能力做恶事的看作是人,那是邪恶的表现。如果看作是人所为,就会带来三个大问题,一是容易造成你表面观念的不平衡,对人不满,走入人的思维,二是会把这个邪恶真的强加给这个人,三是分不清邪恶,会让邪恶存留。

我和身边同修都有感受,有时我们认清邪恶了,可是除恶的意识不强,致使邪恶有容留的可能,给证实法造成干扰和损失。

师父的评注文章《去除魔性》一文的作者同修曾说:“能够认识到我们是正的,把我们和邪恶分开是不够的。我们必须意识到邪恶不应存在,我们必须尽自己所有的力量去消灭邪恶”,“消极的允许它存在是我魔性的表现”。确实,孙悟空如果漠视白骨精的多次变化来吃人,那能行吗?!因为他就是除恶的正神,对于我们证实大法的大法徒来说,不更是如此吗?

个人认识,抛砖引玉。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