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次使用正念神通的经历

【明慧网2006年5月31日】大法弟子发正念清除邪恶,是为了销毁另外空间干扰师父正法、迫害大法弟子、操控世人阻挡世人不能得度的一切不正因素,目地是能救度更多的众生。师父在《正念制止行恶》中对大法弟子使用正念有要求:“但前提是,你们在正念强、没有怕心,没有人的执著、顾虑心与仇恨心的状态下有效。念出即刻见效。正念过程中不惊不怕,恶人施暴不停正念不止。对迫害之外世上的任何人、任何事都不可用。”我要说的这两件事,都体现了师父洪大的慈悲和大法的神奇。

先说第一件事:2006年4月下旬,我和姐姐结伴回农村老家看望大哥,大哥属于掐诀念咒治病驱邪的那一类,家里供奉着不好的灵体,这些东西经常调理他们,哥哥身体不好就是这个原因。姐姐也很相信它们那神神秘秘的一套。

那天下了公交车,还有很远的乡村路,我拎着礼物走在前面,大概200多米远了,我和姐姐说话,发现她没有跟上,扭头一看,她竟然还在下车点那儿坐着呢。由于离的远说话听不清,姐姐摆手让我过去,我很不情愿的磨磨蹭蹭又走了回去。

到那儿一看,姐姐说今天真霉气,让邪气摔的够呛,说着挽起袖子裤腿让我看,果然,摔的青一块紫一块,大片的淤血。我说:“你这么大个人,下车也不小心点,真是。”姐说:“你不知道,我下车时,忽然头晕恶心,觉着啥东西把我腾空摔出来了,我当时连叫你的气力都没有了,难受死了,我现在不能动了,也不知道是不是摔折了,你先去叫个车来接我吧。”最后来了句,“都怨你炼法轮功炼的,招这个霉气。”

这简直是不相干,我马上警觉了,知道有邪灵在作怪,迅速打出功能把它封住。姐马上表现的很难受,不停的说:“哎哟,我走不了了,我走不了了。”我知道那个邪灵被困住了,它是跑不掉了。我在心里和师父说:“师父啊,人是应该自己作主的,这些东西祸乱常人,也是干扰常人社会啊,‘不同层次有不同层次的法’(《转法轮》),那这些邪灵用另外空间的手段干扰常人,如应该销毁,请师父加持弟子除恶。”

然后我对姐说,“可不能乱说啊,我们修大法的带的都是正气,护卫的都是正神,你这是被一个小妖怪撞了一下,现在我们大法让你恢复,而且恢复到没有一点伤痕,就象没有摔一样。”说着,我对着姐用右手一指,说:“好(方言,恢复的意思)。”同时打出一个光环瞬间清理了邪恶并调整了空间场。然后我说“走吧,姐。”姐说:“咋走,我爬都爬不动。”我坚定的说,“站起来!走。”姐真的站起来了,慢慢挪了两步,惊喜的说:“咦,不疼了。”又活动了两下,没事人一样,我们就走了。

到中午吃饭时,我们兄妹都到齐了,姐还是放不下,把摔的事又说了一遍,自然的又挽裤腿让别人看看摔的多么严重。然而,神奇的事让姐目瞪口呆,那曾经大片淤血的伤处连个白印都没有,哥和另外几个姐都说她说谎骗人,她只好让我作证。当然了,我不会错过这个讲真相的好机会的,在事实面前,亲人们都正面认识大法了。

第二件事是我经历的两次牙疼,却是两种状态。第一次是刚進入5月那次牙疼,开始是断断续续的疼,我就想,是自己这一段不精進吧,师父在给我往外推业力呢,那好,疼就疼吧,师父还讲“修炼人要以苦为乐”呢,那盘腿打坐时间长了还疼呢,没啥大不了的。可是几天后疼的厉害了,脸也肿了,吃饭也不行了。我就想,那些遭受迫害的同修受的罪比这大多了,这点苦都过不去,那遭受迫害时会不会背离大法呢,也许这是师父对自己忍耐程度的一个检验吧。就这么又过了几天,最后就很厉害了,我3天粒米未進了,3天没有合眼休息一会了,喝口水都疼的恶心呕吐。

当然这期间心里也是反复的想,要不要治疗,要不要拔了这个牙,一边是师父对消业的讲法,一边是常人承受不住为自己开脱的理由,最后承受能力也算到顶点了吧,我自己用缝衣服的针扎破那肿胀的牙龈,放出了那么多脓血,总算过来了。尽管过来了,损失也是很大的。因为我在我们地区负责资料点,一个人承担着80多位同修的所需,这牙疼前前后后拖了12天,我们当地的资料也停了12天。

后来小组学法时说了这个事,有同修提到明慧上说的旧势力为了干扰大法弟子往大法弟子牙上扔脏东西的文章,我马上明白了,是啊,当前时间多珍贵啊,师父也讲了“大法弟子以救人为最重要”啊,不能单纯的承受啊,那不就中了旧势力的圈套吗。师父是不会在这个时刻让弟子出这么个状态的,一定是旧势力干扰啊。

几天后,也就是前几天,还是那个牙,还是那个位置,又牙疼了。不过这一次我不会再去承受了,那牙刚一疼,我就和师父说:“师父啊,弟子当前有很多事要做啊,如果这是旧势力的干扰,请师父加持弟子正念神通清除,如果还有消业的因素,那请师父安排的不影响当前证实法救度众生的事为好。”

然后我就在牙疼的位置下了一个罩,又打出两位法轮去清理调整,同时打出一念,大法无边,要化腐朽为神奇。接下来的事就太神奇了,我的牙一点都不疼了,下罩的位置却不停的肿、肿,肿的脸象刚出炉的面包,又胖又亮,肿胀位置的那个硬块在那罩里左撞右撞就是冲不出,可是那牙疼位置的牙却正常的很,我照样做资料,照样学法炼功,照样发正念,吃饭可口,睡觉香甜,一点都没有影响。

3天后,肿胀位置已经化脓,清晰可见,我又用老办法,想用针扎破那个包,可是怎么扎都不透,而且不扎不疼,一扎疼的钻心,我想起来了,不能扎,那神通已经带着那一念了,要化腐朽为神奇嘛。我不再管它了。第四天,肿包消了,什么都没有了,平平的恢复正常,我也奇怪那脓血都哪去了呢?

师父真是无时不在看护着弟子啊,师父又替弟子承受了多少业力啊。师父的慈悲伟大总让弟子落泪。

作为一名大法弟子,师父还让我们作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给予了弟子太多太多,如果我们都能尽量做到法的标准,做到师父的要求,只要弟子心中有师、有法,什么都不用想,就象师父说的“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那大法弟子神的一面一定会越来越清晰。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