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警察的哥哥对我的保护


【明慧网2006年5月4日】我自幼体弱多病,参加工作后,虽工作环境比较舒适,但身体仍难以支撑。98年我喜得大法,修炼3个月后,大小病全无,活了近20年,第一次尝到了无病的滋味,全家为我高兴,特别是当警察的哥哥,更是高兴万分,他再也不用时常陪我去医院看病了。

99年7月后,接连不断的迫害接踵而至。有一次派出所非法抄家并把我绑架。当时,正好我哥哥休班在家,哥哥看到恶警把我的双臂拧到背后并推搡我至门口,他突的从沙发上站起,喊了一声“住手”,恶警们站住了,一位领头的马上装着沉静了一下,说“干什么,你想影响我们执行公务吗?”哥哥没动,眼看着他们把我带走。我们走后,哥哥马上给在公安局任职的同学打了电话,当天晚上我被放回。

从那以后,哥哥一边嘱咐我以后要小心,一边又像我没修炼前随时都可能得病一样牵挂着我。晚上我外出证实法讲真相,他都问去谁家,几点回来;如去较远的亲戚家,或老乡家,他都陪我去,还在一旁帮着我说:确实,我妹妹以前身体怎么不好,修炼后身体、精神又如何好。

更使我感动的是,如遇我晚上外出发真相资料,哥哥不放心,还经常陪我去。他穿着警服在附近看着人,我去发,发完后,我们一起回家。这时我总是很高兴,并对哥哥很感激。我对哥哥说:“你像是我的护法神。”哥哥笑着说:“不敢当,等法轮功哪天平反了,哥哥一定为你们放鞭炮。”

看过“九评”后,哥哥也很快退了党,我为哥哥得救而高兴。

我希望同修抓紧对在公检法部门工作的亲朋好友讲真相,劝他们不要对大法、对大法弟子犯罪,要对自己的未来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