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身边发生的故事

【明慧网2006年5月5日】

罗兰的姥姥

前几天,碰到罗兰的姥姥,几年没见了,她拉着我的手聊了起来。经过试探之后,她才开始讲真话。她说:“我以前跟着孙女一起炼功挺好的,可我胆小,不象你们那么坚定,国家不让炼了就不练了,我对走出来讲真相也有看法,但知道大法好,不会背叛大法。”

罗兰的姥姥讲到去年冬天,她的身体左侧动不了,孩子们把她抬到了医院治疗期间,她告诉过护工、病友:“大法是好的,4.25我去了,没有围攻中南海,电视里说的是假的,法轮功不会去自焚。我要是不听政府的,坚持炼功的话,也不会住院了。”我说:“大妈,这就是‘走出来’呀,我们在大法中受益了,当大法受迫害时,难道不应该为大法说句话吗?”

罗兰的姥姥还告诉我:“我提前出了院,我心里明白,要不是炼过法轮功,我可能真起不来了,师父还在管我,我身体右侧还能动,因为我右手抄过《转法轮》,我回家后又炼功了,现在左手能拿碗了。

罗兰的姥姥说别人给她讲过“三退“的事,她开始接受不了,认为是参与政治。我说:“大妈,咱们修炼人是不管什么党不党的,可共产党无恶不做,到了天要灭这个恶党的时候了,这个党是由党员、团员、队员组成的,人要不退出而继续‘跟党走’的话就完了,咱们修的是慈悲,又知道天象的变化,能看着不管吗?”

罗兰的姥姥说:“是啊,我最近想法也有了变化,是因为那天的事。”那天,她外孙女罗兰回家说:“姥姥,告诉你一个特大新闻:我爸入党了。”罗兰的姥姥说:“我以为你爸又换了一个女人呢,他这样的人都入党了,说明共产党真的快完了。”罗兰的爸爸是个吃喝嫖赌无所不为的人,尤其是搞女人最在行,就是因为这些,罗兰的父母早就离了婚,小罗兰是跟着姥姥长大的。罗兰的姥姥告诉我:她后来写了一份三退声明,签了名字后烧掉了,说佛会看到的,她还告诉别人是这样做的。我说:“三退还是要到大纪元网上声明一下,这样对邪恶也是一种震慑。”她说:“说的有道理,你要是能上网的话,帮我们声明一下吧。”我说“好吧,您继续好好学法炼功吧,身体会越来越好的。”她说:“连不修炼的常人都这样劝我呢,我一定好好修炼。”

小雪的爸爸妈妈

小雪的爸爸、妈妈以前和我们一起炼法轮功,99年7.20之后不敢炼了,还和小雪的丈夫一起阻止小雪炼。

小雪的妈妈退了休还一心挣钱,去年得了半身不遂,在病床上思想起了变化,小雪给她看了《九评》和真相光盘,她明白了,开始学法炼功了,身体得到了康复。小雪的爸爸是老党员干部,看了《九评》后退了党。现在小雪的爸爸妈妈都从新走入了修炼,还帮了她很多忙。

老吉的岳母

老吉因为炼法轮功,被警察抓走了,老吉的妻子怕警察再来抄家,急忙把没被搜走的大法经书拿到娘家让妈妈藏起来,可妈妈害怕,把老吉的经书都给扔了。

上个月,老吉的岳母忽然腿痛难忍,经检查,医生说是膝盖的半月板有积水,需要做手术。老吉的岳母一进手术室就心慌、喘不上来气,做不了手术,医生给她检查心脏并没有毛病,第二次上手术台还是这样,医生让她回家调整一下精神再说。

老吉的妻子不忍看妈妈难受,拿出炼功人送的大法护身符给她,她半信半疑的带上了,腿还是痛的走不了路。

我听说了这事,就去看望她们,我给老吉的岳母讲了几个身边的人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而转危为安的例子,还解开她心中对大法的疑惑,她认识到了扔大法书不好,后悔的说:“但愿书是被好心人捡走了。”我又给她讲了大法在国外洪传的一些情况,最后祝她早日恢复健康。

过了几天,遇到老吉的妻子,她说:“简直太神了,你去我家的那天夜里,我妈梦见自己在扫院子,腿好好的;第二天腿真的好多了,走路挺好的,不用去做手术了。”我真为她们高兴,也不由得生出一点感慨:人啊,在这样浊世里,该相信什么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