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近年来中共的杀人产业(上)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五月五日】(明慧记者荷雨综合报道)2006年3月以来,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集中营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惊天罪恶得以曝光。这惨绝人寰的罪恶从2000年底即开始,并普遍发生于中共在各地的劳教所、监狱、集中营及相关医院。在苏家屯集中营里,包含男女老幼的数千名法轮功学员的眼角膜、内脏器官和骨髓被活体摘取,连带他们的头发、皮肤、脂肪被贩卖,尸体被扔进营内的焚尸炉焚化灭迹。多位证人指证:全国类似苏家屯的集中营至少有36个,最大的代号为672-S的集中营在吉林,关押了超过12万来自全国各地的法轮功学员和持不同意见人士;吉林九台地区的第五大集中关押地的关押人数超过1.4万……

然而,活体摘取器官只是中共灭绝性迫害法轮功的反人类罪行之冰山一角。为揭开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罪恶的全貌,发掘七年来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大面积非法关押、精神摧残、奴役、性侵犯、酷刑及虐杀罪恶的水下冰山,法轮大法学会和明慧网于2006年4月4日发起成立“赴中国大陆全面调查法轮功受迫害真相委员会”(以下简称“调查真相委员会”),旨在联合国际社会正义之力,对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行进行全面彻底的独立调查,以共同制止虐杀并终结这场人类的劫难。

本文将从四个方面,揭露发生在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各地迫害场所的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

一、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罪恶发生的背景与现状
* 中国器官移植“业绩”与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同步增长
* 各地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大屠杀正在突击进行

二、中共的“活体器官库”
* 唐山来的活体肝供体
* 赵英奇死后被301医院专家抢救?
* 陈爱忠遇害后被强行火化
* 孟金城进劳教所当天遇害 遗体只让家属看见后脑勺
* 淮安市法轮功辅导站站长张正刚的“尸体”被解剖
* 湖南省人民医院20例免费移植肝肾的背后

三、各地迫害场所是中共“活体器官库”的大本营
* 陈颖在北京看守所被强制作可疑体检的经历
* “我逃过了那一劫”
* 各地迫害场所的异常体检

四、中共的“杀人产业”
* 残害法轮功学员的“一条龙杀人产业”
* 中共用军事手段操控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罪恶

结束语

一、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罪恶发生的背景与现状

* 中国器官移植“业绩”与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同步增长

近年来,器官移植业在中国飞速发展,各地军队、公安、武警及二级以上的地方医院大都开展了移植手术。据中国官方统计,1991年到1999年,9年间全国施行肝脏移植总数不足200例。2000年和2001年分别施行了254和 486例,到2003年飙升为3千多例。中国健康报报道,中华医学会器官移植学会分会副主任委员石炳毅教授披露说,近十年来中国已实施各种器官移植9万余例,仅2005年就进行了近10,000例肾移植、近4000例肝移植。

2005 年12月30日,天津“东方器官移植中心”主任沈中阳接受记者专访时称,今年所做的肝移植手术已达650例。该院能容纳500张病床的新移植中心大楼于2006年5月投入使用后,医院的“病床年周转率”可达近万次……

医学数据显示,器官匹配率在亲属以外只有百分之几的概率。即使在器官捐献意识发达的美国,器官移植的等待时间平均是6-7年;而在缺乏器官捐献意识的中国,目前各器官中心普遍表示等待时间最长不过一个月,短的仅数天,这无疑显示有庞大活体器官库的存在。虽然中共非法摘取死刑犯器官供移植已是公开的秘密,但是,超过死刑犯人数十倍的供体从何而来?

令人恐怖的是,中国器官移植飞速增长的“业绩”恰与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升级同步。

1999年7月,中共前独裁者江氏出于对权力的偏执和妒忌,以谎言开道,驱使整部国家机器发动了对亿万修心向善的法轮功学员的迫害。1999年下半年、2000年和2001年,全国各地的法轮功学员纷纷进京上访,告诉政府和民众法轮功是好的,希望能停止迫害,还民众自由修炼的权利。在法轮功学员进京上访的高潮阶段,仅北京郊区每月都维持约70万来自各地上访的学员。然而,信访局和天安门广场成了抓捕法轮功学员的场所,上访学员被非法绑架、关押、毒打甚至被折磨致死,大量法轮功学员失踪。

据国内网站显示的资料,中共的公开监狱有670所,劳教所有300所,关押总人数约180万。当年各地监禁场所因大量关押法轮功学员而大幅超员。中共又在全国范围兴建了数十个秘密集中营,对坚持信仰的法轮功学员进行更隐蔽、残酷的迫害。2000年10月1日,法新社报导,中共在东北和西北新建了两个可关押五万人的关押法轮功学员的集中营,法轮功学员被用火车运往那里,迄今为止无人生还。

在中共江氏集团对法轮功“名誉搞臭、经济截断、肉体消灭”的灭绝政策下,法轮功被中共媒体铺天盖地的谎言抹黑、妖魔化,按“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轮功学员被当作“敌人”而遭肆意非法绑架、关押和残害。江氏集团的“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密令,把迫害推向了歇斯底里化,给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提供了犯罪授权。

2000年12月22日,明慧网以醒目标题“惊世的恶毒:大陆警察密谋出售大法弟子人体器官!”发出了来自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的警报:大陆的恶警正与黑医密谋出售大法弟子人体器官,医院已有器官指标分配,仅石家庄某中医院已分得六个指标。在各地部份遇害的学员身上有不明来历的血洞、刀口,以及未经家属同意,遗体被秘密火化等案例不断出现。

2006年3月,直接参与苏家屯集中营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主刀医生的妻子指证:位于辽宁省沈阳苏家屯地区集中营内的法轮功学员,主要来自中国各大劳教所。被挑选作为活体器官供体的学员多来自农村,他们没有工作、学历和家庭背景。不法之徒对其作抽血检查,建立档案,进行组织配型,在医院做器官移植手术时活摘学员的器官。中共以巨大的经济利益为诱饵,将军队、武警、公安、司法、各级政府官员、卫生系统的官员、医护人员和贩卖器官的中介机构都拉入其中,参与这场最血腥残忍的虐杀,这是一场泯灭人性的国家犯罪。

* 各地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大屠杀正在突击进行

在集中营罪恶曝光后,中共并未停止作恶。它一面依旧以欺骗抵赖面对国际社会的谴责,一面加紧杀人灭口销毁证据。在沉默了三个星期,一切准备就绪之后,中共外交部发言人否认了苏家屯集中营的存在,并出台了《人体器官移植技术临床应用管理暂行规定》,将施行日期延至7月1日,给继续杀人灭口留下长达3个多月的“冲刺”时间。

经部份地区紧急调查及知情人密报证实,包括黑龙江、辽宁、吉林、北京、天津、广东、河南、河北、湖北省暨武汉市、湖南、上海、浙江、云南、安徽、陕西、新疆等省市自治区的医院和移植中心正加班加点成批施行器官移植手术。院方表示要做器官移植就快来,到四月底以前会有大量供体,快的几天就能找到合适器官,甚至明确承认有取自法轮功学员的器官。

以下是部份“调查真相委员会”调查员与医生对话的片段及来自各地的举报:

调查员:有没有炼那个法轮功的没有一点病的那种肾?…
山东千佛山肝脏移植中心医生:嗯…反正四月份肯定会有比较多的这样的供体…
调查员:四月份为什么会多起来?
医生:这个我没法跟你说,因为这牵扯到…这些没必要跟您解释,这个问题没法解释…

调查员:“是不是都加班在移植呀?”
上海长征医院医生:“对,有30个在排队等着。24小时呀,有好几拨人,我们有四组人可以做。”

天津第一中心医院移植外科学部在短暂停顿后,三月末又开始大批接待外国人做肝、肾移植。移植手术都在晚上进行。手术室设在中心大楼的11-12楼;病房设在四-七楼,因床位不足,借用了天津经济开发区的国际心血管医院的8层,作为韩国患者的住院区;来做移植的患者在以下几个宾馆等待:华夏宾馆的3-6楼,天财宾馆的24-25楼。但即便如此,床位仍然紧张。

从三月开始,天津武警医院换肾手术特别多,每天都有,一晚上就做六个换肾手术。病人稍好一些就被催着出院,因为最近换肾的人特多,供体也特多,病人被告知供肾的是“犯罪青年”。一般换肾手术费及住院药费等约花十万左右。

2006年4月12日,吉林市各大医院召开紧急会议后,医院有警察把守(类似戒严),救护车在晚间频繁出入医院。吉林省心脏病医院近期更减免大部份心脏移植手术费用以“促销”,前5例心脏移植者只需花费5万元!

……

极其明显的迹象表明:中共在3个月内全面销毁法轮功受害者(人证)的大屠杀正在进行,每时每刻都发生着惨绝人寰的悲剧!

二、中共的“活体器官库”

* 唐山来的活体肝供体

2003年7月23日大连晚报发表了题为“台湾患者在大连换肝”的报道:“2003年7月12日晚,50岁的台湾人刘东权入住大连医科大附二院器官移植中心。第二天刘东权出现了肝昏迷,须立即实施肝脏移植手术,移植中心即向全国医疗机构紧急求援。两天后,在唐山找到与刘东权相匹配的肝脏供体。7月18日16时50分,肝脏供体被安全运到大连,17时30分,刘东权被推进手术室,5个小时后,肝脏被成功移植到刘东权体内。”

医学专家分析说,肝脏在体外存活时间不超过48小时,热缺血时间越短,器官移植越易成活。该新闻称16日在唐山找到供体,18日供体被运到大连,这说明找到的供体必然是活体:要么是一个活人的器官于18日在唐山被摘取后运到大连,要么是把活人运到大连后再活摘器官。

以此为线索在明慧网检索,果然发现多起惨死于唐山劳教所(亦称荷花坑劳教所)的法轮功学员的器官疑被盗取的案例……

* 赵英奇死后被301医院专家抢救?

59岁的赵英奇是唐山市古冶区南范各庄矿管科工人,1987年因矿难受重伤住院九年之久,左腿短缺五公分,被定为完全丧失劳动能力的四级伤残。他有幸修炼法轮功后,20多年的鼻窦炎、痔疮完全消失,扔掉了双拐、轮椅,能自己骑自行车、三轮车,他虽近六旬,身体却好似年轻小伙。当他要求出院时,医院院长说:“你这功真没白炼。”赵英奇是公认的孝敬老人的好儿子、疼爱孩子的好父亲和体贴妻子的好丈夫。


唐山伤残人赵英奇因修炼法轮功,被唐山市荷花坑劳教所于2002年12月30日折磨致死

虽然法律规定伤残人不应被劳教,赵英奇却因坚持修炼法轮功,从2002年11月20日被非法关进唐山市荷花坑劳教所,这个生龙活虎的人不到40天就遇害。劳教所警察谎称其“正常死亡”。可他遗体头部塌陷,死不瞑目,右嘴角至耳朵有血迹,臀部两边各一块呈黑紫,手和指甲青紫色一直延伸到后背、脖子,右肋缺块肉,瘪塌的腹腔内被打满了水。


赵英奇遗体头部塌陷,右肋缺块肉,臀部两边各一块黑紫色

其妻赵燕如在给法院的申诉书中写到:

11月20日,丈夫赵英奇被抓进荷花坑劳教所。12月30日下午4点,劳教所通知说赵英奇突发脑干出血,正在人民医院抢救。我赶到有很多警察把守的病房后,见丈夫骨瘦如柴,睁着双眼不动,嘴里插着约三毫米粗的塑料管,还没等细看,我就被赶出病房。 12月30日晚7点许,医护说丈夫死了,几次要求把他送入太平间,且不许我们在那多停留,甚至不准我给他擦洗整理穿衣服。而蹊跷的是,死亡通知书上的死亡时间却是“03年1月2日晚8点零2分”,病历首页写着03年1月2日“抢救一次成功”,临时医嘱写着:2003年1月1日专家(北京301医院)会诊费一千元。


病历首页写着03年1月2日“抢救一次成功”

赵英奇02年12月30日被放进天平间,而死亡通知书上的死亡时间却是03年1月2日晚

医院临时医嘱表明北京301医院专家来抢救过

医护说我丈夫入院当天三小时人就死了,可医院要我支付人死后两天花的一万多元的药费。04年3月19日,我去人民医院开明细表,要北京301医院专家的会诊结论和一千元的收据,石文建主任说:“不光这一项,还有老干部处治费3090元。”我问我丈夫只是普通工人、“劳教人员”,谁是“老干部”。石文建说:“反正这钱劳教所说它们花,市委书记陈满亲自下令,不惜一切代价抢救。”

赵英奇在2003年12月30日就被放到了太平间,当时赵英奇是真的死亡了,还是深度昏迷了?两天后北京301医院的专家对他和由市委书记陈满亲自下令不惜一切代价抢救的“老干部”究竟进行了什么“治疗”?

* 陈爱忠遇害后被强行火化

河北张家口怀来县北辛堡镇蚕房营村有一户原本其乐融融的法轮功修炼人家:父陈运川,母王连荣,大姐陈淑兰,大哥陈爱忠,二弟陈爱立,小妹陈洪平和大姐的女儿李影全都修炼法轮大法。不幸的是,2000年12月29日,全家七人到北京为法轮功上访,结果四人被害死,两人仍被关押。

原本幸福和美的老陈家(前排:父陈运川,母王连荣均被关押)
后排左起:大哥陈爱忠(遇害)、小妹陈洪平(遇害)、大姐陈淑兰(被关押)、二弟陈爱立(遇害)

33岁的大哥陈爱忠2001年元旦在北京被捕,先被关在东北旺看守所。恶警剥光他的衣服,将他铐在树上在冰天雪地里冷冻,用30万伏的高压电棍来回电击其头部、脸部、身体敏感部位及阴部,整整七天四夜的酷刑将其双腿致残。四天后,伤痕累累的陈爱忠被转到海淀区看守所,一直绝食、极度虚弱的陈爱忠,被剥光衣服后埋在雪里三个小时,又被用酷刑“开锁”将手指绞得骨断肉绽。

9月12日双手双脚已残的陈爱忠被非法判劳教三年,秘密送进唐山荷花坑劳教所。恶徒用尽各种酷刑企图逼迫其放弃修炼,陈爱忠绝食抗议迫害。第九天,在恶警王玉林与犯人对其野蛮灌食过程中,陈爱忠心脏骤然停止跳动,被送往唐山市人民医院进行“抢救”后遇害。2001年9月21日,怀来县 “610”、北辛堡镇镇长及派出所一行人去陈家,一反常态地接大姐陈淑兰去探视“病”得很厉害的弟弟。到劳教所以后,所方开会研究后声称:“陈爱忠因绝食于19日下午被送唐山人民医院,20日上午身体恢复正常,可下午就不行了……。”

在太平间陈淑兰看见陈爱忠明显被整理过的遗体嘴唇有血,双耳肿大黑紫,右耳孔全是血。陈淑兰趁人不备突然拉开他的上衣,见其左胸部有条长10多公分的伤口,双肩至后背大面积淤血青紫。恶徒们都慌了,急忙把陈淑兰推出太平间。陈淑兰要求拍照、法医鉴定,并出具死亡详细经过材料。610的杨××居然说给尸体拍照违法,并威胁说:“如法医鉴定是因病死亡,你要支付鉴定费用,还要付为抢救陈爱忠花的一万多元。”劳教所副所长骗说,只要陈淑兰在承认陈爱忠是因肾衰竭正常死亡的协议书上签字,就什么条件都答应。然而在陈淑兰坚持三项要求,拒绝签字的情况下,陈爱忠的遗体于23日被秘密火化,其亲人连骨灰盒也没拿到。

* 孟金城进劳教所当天遇害 遗体只让家属看见后脑勺

孟金城,50岁,河北唐山遵化市堡子店镇旧寨村大法弟子,被乡亲称为“大善人”。修炼前他全身是病,家里很穷,无钱治病,他只能整天躺在炕上。1996年开始由人背着去炼功点修炼法轮功,不久,他全身疾病就不翼而飞。

可江氏集团不顾百姓福祉迫害法轮功,孟金城以亲身经历告诉人们真相,2002年11月被遵化市610绑架关进遵化市看守所。2003年7月7日,身体健康的孟金城被送进唐山市荷花坑劳教所。7月7日上午十时许,因不肯骂法轮功,孟金城遭劳教所副大队长王玉林指使的八九个犯人毒打。下午4点多,孟金城昏迷,被劳教所送入唐山市工人医院“抢救”,不幸当天遇害。

第二天劳教所让犯人写了假证明,说孟金城得了“心脏病、糖尿病、肾虚综合症”,怎么被“及时抢救”的。劳教所拒绝孟的家人查看遗体,家人只在室外隔着门上的玻璃看见死者的后脑勺,孟金城的遗体就被劳教所匆匆强行火化。随后,劳教所还向其家人索要两万元的医药费。人们不禁要问,他们对孟金城干了什么?

* 淮安市法轮功辅导站站长张正刚的“尸体”被解剖

张正刚是淮安辅导站站长,2000年3月2日被淮安公安局非法拘留在淮安看守所,其间遭非人毒打,3月25日,被送进淮安市第一人民医院。3月30日晚6点30分医生还给处于昏迷状态的张正刚做了心电图,张正刚有心跳,有呼吸,仍处于昏迷状态。

几个610人员碰头后,突然呼来了四、五十名公安人员,戒严了医院走廊、病房,将其亲属诓骗到另外房间(说是谈话,宣布死亡),实际是隔离。干警强令医生拔掉张正刚的氧气和输液管,并给张正刚注射了一针药物。然后一拥而上,强行推开了其他亲属和在旁边观望的病人及家属,抢走了张正刚。在未经家人同意、没有家人在场的情况下,恶徒对张正刚的“尸体”进行了“解剖”,随后焚化了他的遗体。

* 湖南省人民医院20例免费移植肝肾的背后

2006年4月28日,湖南潇湘晨报发表了题为“免费进行20例器官移植”的报道,称湖南省人民医院将免费为20人换肝换肾,患者可通过热线报名。医院还通过长沙晚报,湖南经济电视台等媒体发布了消息。湖南经视台也做了后续报道:寻找了1个月的肾源后,医院已为患肾病多年的董淑芳一家四口都找到了匹配的肾源,幷决定免费为他们四人做移植手术。4月27日晚,57岁的董淑芳终于被推进了手术室,在省人民医院接受了手术,成为该院免费肾移植的第一人。同一天,长沙县跳马乡33岁的龚高明也成为该院的免费肝移植受益者。


湖南省人民医院泌尿外科

仅湖南省长沙市就有三家大医院从事器官移植,他们是中南大学湘雅三医院,中南大学湘雅二医院(原湖南医大学附属第二医院)和省人民医院。除每年数百例肾移植外,还有大量心脏和包括全肝、全肺,胰腺、小肠,脾及腹部器官在内的多器官联合移植。

提供该消息的大陆读者表示:本来医院救治病人无可厚非,但看了这则报道后心里却沉甸甸的。现在的社会,向穷人施舍一顿免费午餐都很难,而这里施舍的却是人的肝、肾。这么多的肝、肾是哪来的?而且这施舍发生在活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苏家屯集中营事件曝光,中共要加速销毁罪证的时候,这不能不让人怀疑:这是不是那罪恶行径中的一部份?

有专家分析说,湖南医院这次四处做广告以免费手术招徕病人,让人觉得他们那器官多得不用就“浪费”了,不如免费做几十例,一则建立广告效益,二则积累经验,增加资历。

据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调查,长沙附近就有长沙新开铺劳教所(男子)、长沙女子劳教所、湖南女子监狱(长沙),株洲白马垅劳教所,湖南赤山(男子)监狱等大型劳教所和监狱,关押着数千法轮功学员。这些迫害场所以极度残忍的酷刑残害法轮功学员,并且涉嫌参与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

明慧网公布的资料中,以下各地的劳教所有严重、明显的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罪行和嫌疑:黑龙江大庆劳教所,哈尔滨长林子劳教所,佳木斯市劳教所,黑龙江呼兰第二看守所;辽宁马三家劳教所,辽宁长春奋进劳教所;大连教养院 ,河北唐山市劳教所,福建省女子劳教所;山东淄博王村劳教所,济南第一劳教所;北京团河劳教所,北京公安医院,北京清河看守所,广州三水妇女劳教所,云南大板桥女子劳教所,湖北沙洋劳教所,安徽女子劳教所,四川女子监狱,广西黎塘监狱等。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