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出执著,从根本上改变常人的观念


【明慧网2006年5月7日】我看到学员写的严正声明之后,觉得自己曾经把书交出去,并默许家人烧书,所以也发表了声明,可是并没有被登出来,当时帮别人发送的却成功了。后来又试过两三次,但是都没有被登出。我一直都想不通原因,就暂时搁下了。最近在做的事情需要一项技能,而很长一段时间我认为我执著于这项技能,于是选择放弃学习它,现在需要的时候发现自己有很长一段空白,做起事来困难多了很多。由这里忽然想到,自己曾经所认为的“修”其实一直是逃避,发现什么事情能引起或是触动自己的执著,就人为的避开它,完全的是过去的修炼人的去抑制、不触动这些顽固的东西,而不是大法弟子的真正修去这个执著,完完全全的走在旧势力安排的路中。现在我才想通,我的声明无法发表是因为我不是走了弯路的弟子,而是根本就不是弟子。

师父在《法轮佛法•在长春辅导员法会上讲法》中说:“他根本都意识不到了,他那个念头隐藏得很深。现在的人变得非常的狡诈。现在的人这个心,他会掩盖,而且他会用掩盖来掩盖那个心。我一看这种人是真难度。你点化他的时候,他自己甚至都意识不到他包藏的这个掩盖、掩盖的那个东西。而且你点到他实处的时候,我的法身点到他实处的时候,他像对待常人一样,骗我法身,他来个假像:啊,我错啦,然后他又用另外一个掩盖来掩盖他的掩盖本身,用另外一个掩盖。”

我的问题就是这样,我自己很长时间都完全意识不到自己在很冠冕的借口下隐藏很深的心。面对坎坷,我告诉自己这是“过关”,我“不在乎”这些尘世利益,可事实上我真正在乎的是被伤害,大法就成为我的借口,一张保护伞,因为“不在乎”,所以结果如何都无所谓,因为没有“追求”过,所以没有得到就“无所谓”。我根本上还是在逃避而不是面对。我总是先期盼,比如看到同修的文章正念正行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时,就想自己也这样做,落空后又对自己说我不执著,有没有都无所谓。我怕自己在乎的东西没有了,所以就告诉自己什么都不在乎,这不是真修,而是自己骗自己。

常人中的时候,我就在追求“完美”。自己确实有一些常人看重的东西,我的外表是比较出众的,另外成绩也一直不错,虽然曾经逃学,但因为头脑比较聪明,所以很快也就追上很多,体育也不错,学什么东西也都比别人快。因为拥有一些这样的特质,使我更加的希望“完善”自己。以前,我总是想,我应该这样做,一个好人应该这样做,这样做才是一个好人该做的。后来,我想我是大法弟子,所以我该如何如何做,这样才能表现大法弟子的好,我要注意各方面都做好。看上去,我好象是在修,可我却是在为“做好”而做好,为心中所刻画的一个完美形像应有的而去做好,而不是无条件的同化法,修去那些人的东西。每当出现问题的时候,我去调整那心中“完美”的定义,然后再按照新的意思去“做好”,时不时的冒出的求名的心也是因为这个观念。

我长期都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问题,出现时总是去掩盖,当一个执著被暴露需要去掉的时候,头脑中就会冒出我要是没有这个执著我就不会这样这样表现,就会表现出那样那样的状态,然后我就去按照那个脑中出现的所谓的“没有执著那样的状态”去做,好象是在修,其实还是在自我欺骗,不想改变真正的自己。而也始终没有意识到那是头脑中出现的那个“思想”根本不是自己。

求别人认同,这个心也是一直在隐藏着。我总是说话做事时表现的很懂得体谅和照顾别人,看到他们的需要;有时我会尽量避开矛盾和尝试去化解别人之间的矛盾,就象做“和事佬”那类事情。我曾经很长时间内都认为自己是害怕冲突,并一直鼓励自己去面对矛盾,但效果一直不好,总觉的哪里有些不对。我的知识和技能掌握的范围很广,也确实懂得很多东西,但很多方面和真正该方面的专家比起来,就精细不足。我总是用粗心者的外衣来作出虚心的外表,或是提到对方专长的话题后,再提其它的方面我懂得的知识或是技能,像是那个赢了象棋冠军和网球冠军的笑话中的普通人一样,用“我还擅长很多其它的”这样的想法来欺骗自己,同时又赢得对方的认同,因为我懂他不懂得的东西,而他懂得的东西,我也懂得不少,真的是很狡猾。而我竟然发现,自己在说一句话,做一件小事的时候,都会斟酌怎样更“妥当”,而这个“妥当”的含义,表面上好象是怎样不伤害到对方,而本质其实是怎样婉转的不刺激的能让对方“接受”自己看法,认同自己。还是不想改变自己,只想改变别人。自己的心都是很狡猾的隐藏着,又被观念带动不断的用其它的东西来掩盖它们。当我意识到这一切的时候,真的觉得自己很差劲。

虽然我自己认为是一个修炼人,今天看来,当初的我和我的所作所为不过是一个常人,一个相信大法好的常人,而不是一个修炼人。1997年通过我的姨而结识了大法,当时自然而然的就相信了,并觉得自己是炼功人,可我其实却连一遍《转法轮》都未曾看下来过,功也只练过2、3次。由于有了一点他心通和天耳通的小功能,加上当时刚刚上初中,遇上一个自己看不惯的老师,我开始相信于听到的一些东西,逃避学校,并自认为是不执著成绩。由于自小就是被认为很聪明,面对这样的情形,对我寄予很大希望的父母十分反对。在恶党迫害法轮功以后,父母严厉的监控我的一举一动,原本也未曾真修不学法的我,又处于接触不到修炼人的环境,完全沦为了常人,唯一不同的是,我心中还知道做人的道德底线。

写出这些,把这些狡猾的人的执著和观念理清,找出来,去掉它们。我是如此的不争气,可师父却未曾放弃我。后来,我在网络浏览时得到了破网软件,终于有一天我看了揭露自焚伪案的真相录像片,心里不清的东西一下子都解开了。那一刻,我的泪很难止住,我决定要从新走進大法中。也从那时起,我才真正的成了一个炼功人。我下载了大法的资料,从新学习功法,并且真正开始学法,那种心情就好象终于知道自己该做什么,无法叙述。我开始一点点的先是向自己最好的朋友讲真相,然后自己打印资料出去发。我要走好,我会做好的,做一个真正的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