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州劳教所二大队迫害大法弟子的更多事实

【明慧网2006年5月7日】锦州劳教所二大队是专门迫害大法弟子的严管队,几年来,这里的恶警疯狂迫害坚定的大法弟子,恶警们的罪恶已经被部份曝光。今天披露的是4位大法弟子遭受迫害的更多事实。

苗建国 大法弟子苗建国2005年底为了抵制迫害,绝食抗议。绝食10天后身体虚弱,被送到医院。12月1日在生命垂危之时被保外就医,送回家中。可锦州劳教所李松涛等恶警出尔反尔,第二天它们又闯入苗建国家中,将他绑架,送回二大队继续迫害。回来后二大队队长白金龙等恶警每天逼他坐1尺见方的小木凳,从早4:00一直坐到晚10:00,1周后,苗建国再次绝食抗议,恶警开始给他灌食,将他固定到椅子上,几个四防犯人摁着他,硬往鼻子里插管灌奶液,苗的鼻子被插出了血,鼻腔里全是奶液。半个月后,副所长李风林欺骗苗建国说:如果你停止绝食,就给你减期3个月。2006年2月20日左右,苗建国第三次绝食,又遭到野蛮灌食折磨。恶警白金龙、李松涛等人每次灌食都打电话找苗的家人,让其交奶粉钱100元。负责野蛮灌食的恶警是杨庭伦。

戚明力 大法弟子戚明力目前仍满身疥疮,双腿不能伸直,双眼视力模糊,只能看见 2米以内的东西。2005年12月10日左右,戚明力和刘全旺开始绝食,恶警白金龙找其它大队的恶警配合,将这两名大法弟子带入一密室中,用高压电棍长时间电击二人,逼迫他们停止绝食,二人被电得浑身是伤。戚明力浑身的疥疮是由于终年不见阳光加上遭受迫害所致,如果他能在户外经常活动,晒晒阳光,病情就会缓解。可原副所长李风林却对戚明力说:你要是转化,就给你减期1年。要是不转化,就是不让你见阳光,就是不让你出室外,也不让你洗澡,烂了也不让你出来。一个名叫陈常斌的四防犯人非常邪恶,戚明力刚進劳教所时它强制让戚坐了3天铁椅子,从此戚明力开始得疥疮。

邵明刚 2004年春大法弟子绍明刚被锦州市国安局恶警抓捕后,它们用打火机烧他的下颌,而后邵明刚又被市610恶警李协江毒打的面部变形。送到教养院后邵就开始绝食。二大队恶警逼他坐凳,又给他强行灌食。灌食时原副院长李风林亲自坐阵,他指示用大剂量盐水给邵明刚硬灌。参与迫害邵的还有管理科和教育科的部份恶警。后来恶警和四防犯人还昼夜值班对邵明刚進行强制转化,导致邵血压240,不得不住進病号房。

现在病号房里共有五名大法弟子,他们是:邵明刚、刘成、李勇、焦林、胡绍伟。他们的身体全都呈现病态。

刘成 大法弟子刘成是义县人。2004年10月二大队恶警对大法弟子進行强制转化时,它们将刘成的双腿用绳子捆上,而后又用电棍电击,数小时后刘成被松开绑时人已不能动弹,导致他一年多不能走路,大小便不能自理,上厕所得用四防犯人背着。四防犯人中有四大恶人,他们是:冯英、潘雪海、张铁军、还有一个外号叫黄毛子的(家住新制里)。

二大队目前被严管的大法弟子有:李连军(凌海)、胡绍伟(葫芦岛)、翁红俊(辽阳)、刘全旺(葫芦岛)、刘成(义县)、李勇(义县)、焦林(丹东)及市内的戚明力、邵明刚、苗建国。

二大队最邪恶的恶警依次是白金龙、李松涛、张春风、杨庭伦。他们不让大法弟子下楼、终年不让他们见阳光(目前二大队已经5个月没让这里坚定的大法弟子下楼到户外了)、不让洗澡、(偶尔让洗一次澡,也不给热水,大法弟子不得不用冷水洗。而四防犯人经常用温水洗澡)不让说话、长时间不让家属接见、并拒收家属送来的一切食品。一次,锦州医学院讲师、大法弟子刘学元的老母亲从大连农村来锦州看儿子,老人家坐长客、挤火车,给儿子带来一些花生米,恶警们硬是不让留下,刘母只好流着眼泪,将花生米拎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5/7/12709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