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师恩

写在5.13大法洪传14周年之前


【明慧网2006年5月8日】曾几何时生命开始堕落,已不曾记得。依稀记得儿时偷偷将哥哥的两毛钱放到了自己的钱夹里,心怦怦的跳。同桌的蜡笔很好看,不知何时跑進了自己的书包。大学毕业考试时为追求好的成绩,曾私下与同学对了一个答案。后来留校当了教师,掌管了手下学生的生杀大权,与此同时还抱怨学校领导,怎么不让我去当医生,那权力更大。

随着改革开放,自学成才考试给大学教师开辟了一条生财之道。讲课费自然不必说了,那算劳动所得,拿着心里也算踏实。可是,这点收入实在微不足道,有人愿意送大笔的钱,只需要你举手之劳——改改考试卷,不及格的变成及格!这并不是我一人之举,几乎是很自然的事情,你不这样做,倒成了异类。而我也只是在最初时做过那么一次,被动的收了200元钱:婆婆的朋友为孩子,几经周折找到我,装答题记号的信封里放了200元钱,我发现时已经找不到她了,也就顺理成章的收下了,为这些成绩不够及格,而又想当医生的人开了绿灯。听说以后的价码更高,一次集中批卷,一个星期左右能收入上万元,这还是十几年前的事,现在的事情想必更不可想象。

与我同时批卷的医学临床课的教师,手放的更开,因为长期与患者接触,早已锻炼“成熟”,红包已经成了正常的收入。

我还不够“成熟”,收了别人的钱,心里总是有些不踏实,还在想着那些不及格的学生以后怎样当医生?也许我再多锻炼几次就“成熟”了,因为周围有着肥沃的土壤。

我不敢想象再发展下去,我会变成什么样?可能有许多人会说:我是被动的,或者是被迫的,不这样做,周围领导、同事看你都不顺眼。

谁之过?是学生惯坏了教师,患者惯坏了大夫,还是周围领导和同事的逼良为娼?不是啊,人人都有过错,是因为人人都有私心,这是使生命败坏的根本原因。

因为私,人们勾心斗角、互相残杀;因为私,人们寝食难安,作茧自缚;因为私,人们苦苦相斗,造业一生。

值得庆幸的是,在我还没有“锻炼成熟”,还没有完全堕落下去的时候,我找到了生命的希望——法轮大法

那是1995年7月的一个夜晚,我一口气读完了法轮大法的书籍,真善忍的理念一下注入到我渴望已久的心田,我真切的感到这就是我此生在寻找的东西,其实人们并不甘堕落,只是苦于没有发现使生命回升的办法。

一个星期后我参加了当地举办的法轮大法学习班,播放师父的讲法录像,九天下来,如同从塑生命,感到自己纯净如洗,每个细胞中都容着真善忍,那种喜乐、兴奋无以言表。

就在看完第四讲录像后,我去银行取到期的高息债券,八千元的存款付给我八万元,我心如止水的退回。我连想都没有想,因为真善忍的理念已经溶進我的心中,这不是靠人的记忆,而是佛法的威力。

自然,改卷收人钱财的事就此打住,虽然成了异类,也要恪守真善忍的原则,因为我选择了修炼。渐渐的同事、领导也理解了,到后来,在1999年7月,中共迫害法轮功初期,学校党委书记让炼法轮功的教师揭批法轮功,我讲了修炼后在学校如何按真善忍做的实例,我所在系的主任告诉党委书记,这些教师炼法轮功后,各方面表现非常好,工作积极,办事踏实,我看没受到毒害。党委书记暴跳如雷:法轮功好,也不能说好。后来我因坚持修炼,被恶党除名。私下许多同事表示佩服我们对信仰的坚持。

我生性懦弱、逆来顺受,遇事没有主见,这是我第一次敢于坚持自己的观点,而且是在重压下、生命的抉择时。是伟大的佛法开启我的智慧,使我看到真理,找回了做人的尊严;是伟大的佛法使我放弃了为私为我的后天观念,给了我坚持真理的勇气。

我庆幸能得这万古不遇的佛法,我感谢师父的救度之恩。

是伟大的佛法荡涤了我心中的尘埃,渐渐的显露出生命的本性,使我找到了回归的路。

是师尊的慈悲,承受了亿万人的罪过,给了我们返回生命本性的机会。

这是只有一次的万古机缘,得了法的生命都知道他的珍贵,穷尽我的言语也无法表达对师尊的感恩,面对师父的博大胸怀、充满慈悲的诗句:“师徒不讲情 佛恩化天地”(《洪吟(二)·师徒恩》),我的语言变的那样苍白无力。我沐浴在浩荡佛恩之中。

叩谢师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