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恶有报的故事

【明慧网2006年6月1日】我从小生活在农村,后来考上了大学分到了城里工作。去年我妈妈来我家住,给我讲了一件真事:

小时候,我和同龄伙伴小华的家住得很近,我们整天在一起玩,小华的妈妈人长得很清秀,我妈妈称呼她“华婶”。华婶有个人人皆知的坏毛病:爱骂人。我经常看见她跟哪家人打架时,坐在地上一骂就是半天,骂累了就在地上打滚,众乡邻都不敢惹她。但是她要看谁不顺眼,就比鸡骂狗的骂人家。华叔人很老实,对华婶的这一习性竟也放任自流,毕竟,经华婶这一折腾,也没人敢给他亏吃了。

与华婶作邻居的我叫她二姑,二姑人虽然长着歪嘴,但是人品很好,我和二姑的儿子同龄,我也经常到她家去玩。也不知为什么,华婶整天坐在大门口向过往的人学二姑歪嘴的样子,我至今清晰地记着华婶向我学二姑歪着嘴说话的口气。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大家都习惯了,也就见怪不怪了。

可是妈妈这次来我家却告诉我,华婶因为脑血栓住院了,在她出院回家后,我的妈妈去看她。妈妈说:“我看到你华婶的样子时,我的头都蒙了,头发都要站起来了,你的华婶躺在床上,你华叔用被子象挤小孩子样把她挤在墙角,她回过头来跟我说话,我看到她的嘴成竖的了……”。

妈妈从华婶家回到家后,把里里外外所有的衣服都换了下来,并且洗了澡、刷了牙。“真是报应啊,”妈妈继续对我说,“人哪有白挨骂的呀,前段时间,你华婶把同村的你叫爷爷的蒋老头骂了一通,老蒋头气病了,一病不起竟然去世了……”。

我明白了,我明白了为什么我的同伴小华婚后生了残疾孩子,为什么华叔到了今天不到50岁的人,要遭受每天象拉扯小孩子样对华婶把屎把尿,一人造业不但会累及家人和子孙,家人对此的放任自流态度也会遭报啊。

那位曾经清秀的华婶在今后的岁月中,也只有躺在床上竖着嘴说话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6/1/12909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