牡丹江监狱十六监区对大法弟子的迫害

【明慧网2006年6月10日】牡丹江监狱十六监区恶警野蛮迫害大法弟子。以下是部份案例。

1、关押迫害导致大法弟子含冤离世

潘兴福是黑龙江省双鸭山市大法弟子,于2003年5月由七台河监狱转到牡丹江监狱十六监区。在非法关押迫害期间,恶警强制大家劳动出工,潘兴福身心受到了很大的摧残,于2003年末双腿浮肿不能行走,身体极度虚弱,监区不予重视,没有采取任何措施,直到2004年5月份才把潘兴福送到监狱医院,诊断潘兴福为胸腹积水、肺结核。副狱长栾景和怕潘兴福死在监狱担责任,就让监区教导员郑玉和赶快给潘兴福办保外,郑玉和怕承担责任不得不重视起来,但郑玉和还趁潘兴福重危之机不断的伪善的欺骗潘兴福写保证书,郑玉和说:只有写保证书才能办保外,几次均被潘兴福拒绝。潘兴福于2004年7月份回家后于2005年1月含冤离世。

2、张洪权是黑龙江省大庆市大法弟子,于2004年7月由哈尔滨监狱转到牡丹江监狱十六监区。张洪权由于抗议非法关押迫害,不配合邪恶的要求,拒不报数、不蹲。教导员郑玉和就把张洪权关小号17天,张洪权在被关小号期间绝食11天来抗议迫害,管小号的警察就把张洪权送到监狱医院插管加盐灌食,张洪权被插管加盐灌食折磨的痛苦的不断的呕吐,后来张洪权又被转到三监区進行迫害。

3、张玉堂是黑龙江省密山市大法弟子,于2004年7月由三监区转到十六监区。由于坚持炼功和反对迫害,常遭到包夹(专门来监管法轮功)犯人的殴打,张玉堂向教导员郑玉和揭露犯人对他的迫害和该犯人看黄碟、吸毒等事。而这些犯人又恰是和郑玉和好的关系犯,郑玉和就故意把此事告诉这些犯人,结果导致张玉堂不断的遭到犯人的迫害,不让张玉堂睡觉,白天晚上由它们轮流看管;不准随便走动;克扣饭食,说吃饱了闹事;白天犯人都出工后,几个包夹犯人就用皮带抽打张玉堂逼他写保证书。恶警郑玉和、卢晓辉也在不断的指使、怂恿这些犯人要“严管”。当有大法弟子质问郑玉和为什么指使犯人迫害张玉堂时,郑玉和无耻的说:“谁看见了?”

4、汤宪国是黑龙江省佳木斯市大法弟子,于2003年7月由哈达岗监狱转到牡丹江监狱十六监区。2003年10月因为炼功被郑玉和关押小号15天。2004年7月,汤宪国和大法弟子殷长峰共同绝食抵制恶警对大法弟子张洪权关押小号,两名大法弟子同时被戴脚镣关押小号15天。2005年7月,汤宪国和殷长峰因共同抵制参加邪恶会议又被恶警郑玉和、卢晓辉、王旭关押小号。由于汤宪国不断的抗议狱方对他的迫害,恶警郑玉和、卢晓辉、王旭指使犯人对其严管(就是毒打),结果汤宪国几次被包夹犯人毒打,并被包夹犯人黑白看管,限制活动自由。恶警郑玉和还写师父的名字逼汤宪国去踩,汤宪国坚决抵制而遭他们毒打。

5、十六监区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是由恶警教导员郑玉和、干事卢晓辉、指导员王旭操纵实施的,它们利用犯人、指使犯人、并给犯人不断施加压力,以不给犯人减刑或降低犯人百分(犯人减刑用的考核分)等恶毒手段,使犯人的仇恨转嫁到大法弟子身上,达到迫害大法弟子的目地。

牡丹江监狱十六监区迫害大法弟子的主要恶警:

教导员 郑玉和(现已调到监狱政治处)
干 事 卢晓辉
指导员 王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6/10/1300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