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中有多少“第一次”


【明慧网2006年6月11日】1996年,我的身体越来越差,每天要吃五种药,不说药的疗效,就单单药物对身体的副作用就使我非常难受,我曾掐手指计算着,如果天天这样吃下去,再过二十年,恐怕病没治好,这些药的副作用就会使我丧命,而二十年后我才五十多岁。每当想到这里,我对生活、前途感觉绝望。

1996年4月18日是我绝处逢生的日子,也是人生的转折点。丈夫从朋友那里借来了《中国法轮功》(修订本),我不知是怎样的欣喜,他如一股春风,打开我心灵的大门,开启封存已久的心智,真有“寻师几多年,一朝亲得见”(《缘归圣果》)的感觉。当晚看完全书,我知道:这就是我要找的。

我在看书的过程中,师父就在给我清理身体。第二天我按书中后面的示意图开始炼抱轮。可是我的胳膊酸痛,举不起来,好象灌铅一样沉,连一秒钟都很难坚持。我给自己规定今天一定要坚持一分钟,明天要坚持两分钟,后天3分钟。就这样一周后,我身体一身轻,真正体会到什么是无病一身轻。在以后的修炼道路上,我始终坚信大法,坚信师父,从未动摇过。下面就讲一下证实法中的几件事。

第一次讲真相

99年7.20邪恶开始全面迫害大法,天像塌了一样,我感觉自己像要崩溃了,吃不下,睡不着,为什么这么好的功法要遭到禁止、迫害?虽然当时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但心存一念,不管别人怎么说,自己就是修定了,谁也动摇不了。

我去省里上访的第二天,被召回单位开会,口头传达恶党文件,对大法的污蔑令我非常气愤,就同单位同事讲不是那么回事,修炼法轮大法的人都是好人,祛病健身与国家、人民有百利而无一害,怎么可能有政治目地?那人马上说:“要是现在抓反革命,你就是第一个。”那时人都被邪恶抑制着,很难听你去讲。

99年12月,由于工作原因,有机会接触到一位政府高官,当时就是想告诉他新闻媒体宣传是不实的,于是我同丈夫商量,一定要把真实的情况讲给他。一路上我的心七上八下,第一次见面说这些还真是有些怕,怕他能不能告发我们?怕他能不能接受呀?他是高官,我得怎么开始讲?各种心都在往出冒。那时不知道要抑制这些不好的东西,不能顺着它想。丈夫看出了我的心态,说:“心要稳。”我立刻从想象中回过神来,长舒一口气,心升一念,师父在《大曝光》中讲过:“怕什么,头掉了,身子还在打坐的。”我们就是要把真实情况讲给他。怕什么!正念一出,紧张的心轻松了。

我们来到高官住处,相互介绍问候后,便直接谈到法轮功。他说:“现在法轮功去天安门,聚众闹事,有国际背景。”言外之意与外国有勾结,还说:“公安一眼就能看出炼法轮功的,脚穿平底鞋,手拎方便兜,两眼直勾勾。”我知道这是邪恶的宣传对大法弟子的污蔑所造成不好的印象。于是我反问道:“你看我们像他们说的那样吗?我们就是修炼法轮大法的。”他惊讶的说:“你们也是炼法轮功的,不象呀”。我说:“我们都是单位的业务骨干,我们老师教我们怎么样做一个好人,与人为善,工作兢兢业业,不和人家争、斗,怎么会聚众闹事呢?就是去北京上访也是为了反映真实情况,这是公民的权利呀!”我说:“我们是最有发言权的,因为法轮大法在这里传出,现在许多干部、知识份子、教授、研究生都在学,他们都是傻子吗?他们有过信仰,经历过文化大革命,要让他们轻易相信一个东西可能吗?”

此时我想起了《转法轮》中讲的:“我还告诉你,我这本书的内容是把几个班讲的法合在一起的。都是我讲的,句句都是我讲的,都是从录音带上一个字一个字扒下来的,一个字一个字抄写下来的,都是我的弟子、学员帮助我从录音中抄录下来的,然后我再一遍一遍的修改。都是我的法,我讲的就是这一个法”。

于是我就举了一位同修的例子讲给他听:她是参加过师父办班的老学员,而且亲自参加过从录音中一字一字听写下来的工作,由于抄录中有丢字的现象,因此被换去做其它整理工作。当宣传媒体造谣说《转法轮》不是李老师写的时候,她决定去北京信访办,说明真实情况,那么能说她是去闹事吗!可是信访办都是公安人员,结果被抓回关起来,强迫承认去北京是错误的。

高官静静的听,看得出来他的心在变,我问他:“您是领导,您认为她错了吗?如果您的单位有这种情况你将如何做?”当人善良的一面出来的时候,其言也善,于是他说:“我会换位思考,就是我要想到用这样处理方法能不能使人接受。”显然他是逐渐明白了。我们又谈了很多,在非常祥和的气氛中结束了谈话。

回来的路上,脑袋一胀一胀的痛,我想可能是在讲的过程中消去我不好的东西造成的、也有提高的因素在里面吧。这件事我悟到了师父讲的“人类社会中的名人、学者、各类专家,人觉得很伟大,其实都很渺小,因为他们是常人。”(《何为智》)我之所以把他看成高官,有这种想法,就是因为自己的认识就是在常人中,是常人的认识,不是在法中看。所以把他看得很高,自己变得很小了。

同时我也悟到出现不好的念头不要顺着它想,要排斥它,出现一个想法,用法去衡量,不对就去掉一个,这就是修炼。这是我修炼中第一次直接面对面讲真相,就是证实大法吧。

成功解体旧势力安排的一次经历

举世震惊的“3.05”插播有线电视自焚真相,大大震慑了邪恶,世人在震惊中觉醒。与此同时,邪恶开始了疯狂大搜捕,犹如红色恐怖一样。

一天晚上7点多钟,同修打来电话,说警察刚离开她家,走前说还要上你家和××同修家去。放下电话,我的心快跳到嗓子眼了,好象警察马上就到抓人来了,怎么办?此时气氛异常紧张,我和丈夫商量每隔十五分钟发一次正念。

虽说人坐在那里发正念,可我的心在想:他们来了怎么对付?我的耳朵在听:有没有敲门声?来没来?翻江倒海什么念头都出来了。第一次发正念就是在这种极其不稳的状态下结束了。第二次稍好一些,但也不静。

这样下去这怎么能行呢?我总想这些,这不是求它了吗?“你想多了,就是执著心,想重了就是执著追求了”(《转法轮》)那不就容易把它求来吗?师父在《什么是功能》中讲到:“心里对邪恶的害怕或运用功能时心里不稳、怀疑会不会起作用等不良心理,都会影响或干扰功能的作用。”

我想到这里,悬着的心落了下来,稳定多了,接下来又发正念,这一次正念强大,我想邪恶根本就進不了我家大门,怎么能让它抓呢!正念一次一次的发,时间一分一秒的过,第二天继续发。结果看似必然发生的事情,别人也说要发生的事情,在这种高强度、高密度正念作用下,完全破除了旧势力的安排。

通过这件事,我深刻悟到:什么是在正法中修炼、人类社会一切现象都是幻象、有多强的正念就有多大的威力、什么是全盘否定旧势力、怎么样否定旧势力以及“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等诸多法理。

有了这一次的经历,我在后来修炼中又有几次破除邪恶旧势力的安排,在人看来一定会发生的事情,但根本没有发生。深深体会到大法的威力。

一件懊悔之事

顺便也说一个教训。有一天我去商店买东西,中午吃便饭遇到一位中年妇女坐在我的对面,等餐中我们唠起来了,她说:“我得××病,又是下岗职工,生活很艰苦,看病又没钱,今天来到批发市场买药能便宜一点。”我想这是讲真相的好机会,于是我说,那你学一学法轮大法吧,祛病健身有奇效,同时又讲了一些真相。

她说:“我遇到你已经是第三位法轮功了,第一次遇到的法轮功给我讲了一些真相,第二次遇到的法轮功讲完真相后给了我一个光盘,可是拿回家去看不了,第三位就是你。”她自言自语道:“那我跟谁学呢?”我说:“你家附近有没有炼的?”她说:“有一个炼的,被抓走后就再也没看见。”我知道她是有缘人,是来得法的,我就说只要你想学一定能学成。

其实这件事让我遇到了,一定有原因的,而且是第三位大法弟子,一定是师父的苦心安排,应该在我这里让她开始学法、炼功、给她书看。可是我的怕心、观念(让她明白真相就行了)、不正确的想法使我没能自己承诺下来。

回来的路中,我反思自己,向内找出许多心,师父在《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讲法》中说:“所以在当今世界上我们不能够不为其它众生负责,我们不能不为其它众生将来得法负责,我们不能不为其它众生将来得法奠定基础,因为他们很可能是你们那一体系中的生命。”

对照法理我做到为大法、为众生负责了吗?想到的全是我,考虑自己太多了,惭愧啊。这件事对我教训很大,我后悔因为自己的执著,错过了一次让人得法的机会,写出来也是想告诉同修不要再出现这样的事情,不要再因为各种心、观念障碍自己,给自己修炼留下遗憾,过去的事情很难再找回来了。

此事不久,师父新经文《放下人心,救度世人》中讲到:“作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个人解脱不是修炼的目地,救度众生才是你们来时的大愿与正法中历史赋予你们的责任和使命,因此大量众生也就成了你们救度的对象。” “讲清真相后有要学功的人,要尽快安排学法教功,他们是下一批修炼的弟子”。法已讲明了,在今后的修炼中就要以法为师,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不能再给自己修炼中留下遗憾。

修炼中有多少“第一次”,无论经验还是教训,都能作为我们日后修炼提高的阶梯。我周围有许多大法弟子做得非常好,每当看到她们做得好时,对我都是鼓励,可以找到自己的执著所在,越到最后越要稳健的走好每一步。以上只是自己修炼中的一点体会,不当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