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贯满盈的“广州市法制教育学校”


【明慧网2006年6月11日】在广州市白云区西洲北路,有一个四周高墙围绕、终日铁门紧闭的大院,其铁门和高墙都密不透风,严严实实;偶尔有人出入,都是匆匆的开门、关门,显的极其隐秘,生怕泄漏出了什么。这里,就是在国际上恶名昭著的“广州市法制教育学校”。

(一)

一个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洗脑中心,一个彻头彻尾的非法机构,一个恶贯满盈的法西斯式集中营,中共邪党却欺世盗名,美其名曰:“法制教育学校”,这无异于“此地无银三百两”的自作聪明;而且,听说,不知什么时候,“广州市法制教育学校”还悄然升级了,升为“广州市法制教育所”,自欺欺人罢了。虽然给自己披上了一件漂亮的外衣,毕竟做贼心虚,没有底气,所以,“洗脑中心”鼓足邪气,也没把“广州市法制教育所”的招牌挂在大门外,而只是藏在深深的院内。为名副其实,这里,我们还是称其为“洗脑中心”。

“洗脑中心”所在地,原是广州市公安局的一个处,因此,内面还有一个空空的大院。在这里,被中共邪党利用、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员,是从广州市政法系统各部门抽调来的警察,也就是说,广州市政法系统各部门都有代表在这个“洗脑中心”。当然,它们是用尽心机,想以此来虚张声势,想以此证明“洗脑中心”的合法性;而被警察指挥、日夜在“法轮功”学员身边监控的“保安人员”,是从社会上雇来的闲散人员。

(二)

在“洗脑中心”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情况不同:有的是先被非法劳教,劳教期满,仍不让回家,又被关在这里遭受新的迫害;有的是先被非法拘禁,拘禁期满,也不给自由,又被非法带来这里强制洗脑;有的法轮功学员是在家中,或者正在工作单位,突然被绑架進来;还有的是被以“谈话”为名诱骗来的••••••许多学员都竭力抵制“洗脑中心”的邪恶迫害,它们就用四、五个大汉一齐把学员架上车运来。最多时,在这里同时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达二百多人,许多法轮功学员的家庭因此妻离子散,家不成家。

无论哪一种来源,法轮功学员被关進“洗脑中心”时,都没办任何手续,没经过任何法定程序,没出示任何公文,也没有经过任何合理的解释,形式上与土匪或黑社会绑架没什么区别;而被关進“洗脑中心”后,被关押的时间没任何限制。中共邪党的骄横行恶在此可见一斑。

(三)

法轮功学员一旦被关進“洗脑中心”,就完全没有了自由:他们常常被单独的关進一个个小小的房间,吃饭、睡觉、洗衣服、洗澡、大小便,全部在这个小小的房间進行,不许出门;小小的房间是经过改建的,把原来的窗户封闭或半封闭,从里面看不到外面;房顶装上摄像镜头,晚上睡觉也开着灯。

法轮功学员的一举一动日夜都被监视着。不许随便坐,甚至不许随便张嘴(防止背经文);尽管外面就是空空的大院,但法轮功学员从不许外出活动,终年不见天日;更有甚者,有的房间,整个房间到处都贴上法轮功创始人的照片,强迫法轮功学员踩在上面,或坐在上面,使学员在精神上遭受极大的伤害•••••

“洗脑中心”的一位警察曾坦言:我对你们真不理解,如果我要是这样被关在这里,别说几个月,只一个星期,我即使不疯,也会变成傻瓜。

(四)

“洗脑中心”不仅无限期的非法拘禁法轮功学员,而且还采用各种手段,对法轮功学员進行强制“洗脑”,强制“转化”。使用的强制手段,可谓集邪恶之大全:

手段之一,欺骗:强制法轮功学员观看一系列诽谤、攻击法轮功创始人和法轮功的影碟和书籍。这些资料,千篇一律,全是一些无中生有、断章取义的东西,然而,不顾法轮功学员的反对、抵制,“洗脑中心”仍然反反复复的强制法轮功学员观看。

手段之二,迷惑:安排一帮人同时去说服一个法轮功学员。“洗脑中心”常常抓住人的弱点,采用“疲劳战”,不分白天、黑夜,几个人轮番的围着学员没完没了的讲他们那套荒唐可笑的陈词滥调,目的是使法轮功学员疲劳,使法轮功学员处于神志不清的状态,進而被迷惑。可笑的是,它们竟厚颜无耻的称这种手段为“帮教”。

手段之三,“劝说”:热心的邀请法轮功学员的家属或朋友来“洗脑中心”,帮助劝说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法轮功”。为了欺骗世人,它们往往对法轮功学员的家属或朋友都极尽殷勤,挥霍人民的血汗钱,给他们包吃,包住,包车票,以此掩盖它们的邪恶行径。

自从中共邪党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以来,法轮功学员的家属或朋友都成了直接的受害者,他们都知道共产邪党指鹿为马的邪恶本性,更害怕它们的邪恶本性,屈从于中共邪党的淫威,又出于对法轮功学员的担心,为了眼前的利益,他们中的一些人都焦急的劝说法轮功学员:“好汉不吃眼前亏。”或者“不要用鸡蛋去碰石头。”等等,这些,完全是出于对中共邪党淫威的恐惧和无可奈何。中共邪党对自己的这套伪善之举,竟自诩为“春风化雨”。

手段之四,威胁:制造恐怖气氛,施加精神压力,威胁坚定的法轮功学员,现仅举其中一、二:

——“如果你还不转化,就送你到大西北,决不会放你出去。”
——“你也知道,共产党有的是整人办法,什么损事都能做出来,你不要执迷不悟。”

当然,这也不仅仅是威胁,事实上他们也是这样干的。在中国大陆,共产邪党的恶行早已达到肆无忌惮的地步。

手段之五,诽谤:用它们的一套强盗逻辑,诽谤法轮功学员,同时蛊惑世人,煽动世人对“法轮功”的仇恨,最邪恶的有:

——“你不转化,不回家,不顾你家人的死活,还谈什么善,是真残忍。”
——“你不转化,就是反对政府,还谈什么忍。”

全是荒谬、变异思维。

手段之六,体罚:强制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长时间罚站,连续几天几夜不许坐,不许睡觉,有的身体还被用胶布绑住,以此强制学员答应不炼“法轮功”。有的学员因长期站立支持不住而倒下,就遭到一顿毒打;有的法轮功学员两腿站的严重浮肿,变色,小腿肿的比正常的大腿还粗,很可怕。

手段之七,折磨性灌食:为了抵制“洗脑中心”种种非人的迫害,许多法轮功学员采用绝食抗议,有的绝食时间长达半年,身体瘦的皮包骨头,体重只有三十多公斤,十分虚弱。然而,“洗脑中心”不仅没有任何人道主义措施,反而对“轮功学员进行折磨性灌食,有时,给法轮功学员插胃管之后,再把学员的手绑住,一周或更长时间都不拔管,以此折磨“法轮功”学员;而有时,邪恶之徒在给法轮功学员灌食之前,先把几根筷子绑在一起,或者直接用一根四方形钢棒,灌食时,野蛮的把筷子或钢棒横压在法轮功学员的嘴上,然后双手用力向下压,造成学员两嘴角经常都被压破,流血,以此增加法轮功学员的痛苦。

手段之八,上绳:这是一种酷刑。恶人先把法轮功学员的手臂放在身后,腿双盘,再用布带把手臂和双腿反复缠绕,绑紧,然后,几个人在两边同时使劲拉,有的拉紧后再吊起,以此强制法轮功学员答应放弃“法轮功”。 遭此酷刑的法轮功学员常常痛的昏死过去;而有的因此手臂和双腿都被勒伤,长时间生活不能自理;也有的脊柱、肋骨受损,很长时间都不能自然坐立。

“洗脑中心”对善良民众竟使用如此残酷的强制手段进行“洗脑”,这是中共邪党邪恶残暴本性的原形毕露。

(五)

在红色恐怖下,一部份原法轮功学员因承受不住,或神志不清时,配合中共邪党,在“洗脑中心”作了所谓的“保证”,“悔改”,“决裂”,等等;更有甚者,上报纸,上电视,表示“感谢×××和政府的教育和挽救”,这些,就是“洗脑中心”的所谓“转化”成果。

在邪恶的高压下,这些被“转化”的原法轮功学员,他们的“保证”、“悔过”、“决裂”以及所谓的“感谢”, 对世人已没有什么实际意义。但是,从那些在“洗脑中心”遭受了中共邪党迫害,还要为中共邪党大唱赞歌的原法轮功学员身上,世人能想象到被迫害者内心的痛苦;从他们内心的痛苦,世人看到了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残暴和穷凶极恶。

我们正告其中所有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邪恶之徒,将你们编入“恶人录”,不是气恨你们,而是为了警醒你们:为了你们的将来,为了你们家人的将来,立即停止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吧!否则,等待你们的,将是无休无止世代报应;清醒点吧,“多行不义必自毙”,“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不要为了你们眼前的一时利益,葬送了自己和你们家人的将来。


下面是在广州市“洗脑中心”跟随中共邪党的部份恶人录:

地址:广州市白云区槎头西洲北路56号 邮编:510435    
校 长:潘锦华 电话:020-81730648;
副校长:贺运育;
学校政委:李雪珍,女, 电话:020-81730767或81730648,家020-83485250,
手机13922159049;
管教部部长:赖鉴峰 电话:020-81730646 ,81730648;
管教部办公室: 电话:020-81730646;
管教:翟永平,电话:81730767,此人从2000年初就开始直接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活动,;
恶警:黄永荣,电话:81730767;
恶警:杨永成,邓权,杨柳,周静,邓梅青;
保安:江红,张伟平,徐兆祥,张显浩,刘振海;
医务室电话:81730817;值班室电话:817306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