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正就能突破网封

记录我这几天来上网的经历


【明慧网2006年6月12日】我是用自由门上网,以前一点就上去,由于一些特殊的情况有一周没有上网,等到最近再上网,说什么也上不去,有时候明明搜到服务器了,可是打不开动态网的首页,特别着急。同修等着下载真相,一会儿就来问问我上没上去,我就更着急了。

在一天后的中午,同修又问我上没上去,我说没有,今天早上还没上去。她说:你现在上上呀。我说那就去试试吧。同修说:这句话都是错的,你是人呀?干什么都试试?一个神不是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吗?上,咱们一定能上去的。在同修的正念带动下,我心中也充满了正念。这样打开自由门,第一次没有搜到服务器,我们俩都发正念,请师父加持,第二次,很快的,就上去了。

这样有两天上网都非常顺利,心里特别高兴。就是在大前天吧,又上不去网了。想上去搜点东西也没办法,干着急,象常人一样吃不下饭,心烦意乱的。于是就不上网了,开始看《转法轮》,等好象平静了就再上,还是上不去。

昨天中午,另外一个同修来了,拿来了一个U盘,说是有东西给我,我一看,是师父的新经文《2006年加拿大讲法》。同修走后,我们就开始忙着做新经文。同修说,如果不给送来,还不知道有新经文吧?我说我努力上了,也上不去,让我怎么办?

同修送U盘来时说让通知帮某某发正念。晚上发完8点正念,想想我们得反迫害呀,除了帮着发正念,应该发到明慧上,曝光邪恶。我说着就写了稿,然后上网,上不去,我把我所有的破网软件从头试到尾,都不行,灰心的关了机子。同修说:你以前怎么上的呀?又上不去了,多么重要的消息呀,也发不上去。

我刚想说话,想起了师父不让和人争辩,就止住了,可是心里却想:你也不懂,这段时间网络封锁很紧的,你以为我不想发出去呀,我有什么办法呀。

同修接着说:我印资料时,每次都和机子交流,告诉它们我们在做非常神圣的事情,你们配合的好,将来都会到新宇宙中去。并请师父加持,不许干扰我做正事,一定让这些资料都让有缘人看到,一定让他们得救。

我一怔,意识到我这几天来的基点不对。我在证实自己,我掌握些技术,凭借它们做了些证实法的事,所以渐渐的生出了证实自己的心,把这么神圣的事当成证实自己的机会了。所以我才会有人的心灰,有人的无可奈何,在别人说自己时心里不平。在前几天能上网后,不是把自己当成一个修炼的人,师父看你有一点正念,就帮你,要更加精進,而不是表现出象人一样什么东西得到了就高兴,得不到就痛苦。在又上不去网时,表面上看法,实是为了自己解决问题而看,还是证实自己,怕别人说自己不行。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为了让同修们都能看到新经文,师父又安排一位同修给我们送来。

过了一会儿,同修说,你现在发是不是明慧的同修看不见呀?我说,现在是美国的白天呀。“那你就发呀”,她又重复了一遍。

说第一遍时,我还没在意,等她再说时,我明白这一定是师父借她的嘴对我说的。于是又一次开机,点自由门。结果自然是上去了。上去后,我习惯的滚动首页页面,有一个同修写的文章题目一下映入眼中:突破网络封锁靠的不仅仅是技术(记不特别清了,这个意思),我更加明白了。

这几天的经历,我更能体会师父的伟大慈悲,师父时刻都在我们身边,只要我们有正念,师父就会帮我们。

我把这段经历写下来,想告诉和我同样做技术时间长了,依赖技术,执著自己的同修,我们赶快放下这心,我看到《2006年加拿大讲法》中有一句话:“包括所谓的外星人,其实它们是掌握了技术的低类生物”,非常震动。我们一定要摆正好这个关系,我们只是善用人的技术。如果我们都不执著于技术,都用正念对待此事,让我们神的一面起主导作用,网封自然就不攻而破了。

个人体悟,不当之处,还请同修慈悲指正,共同提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