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市船营区欢喜乡派出所恐吓骚扰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2006年6月12日】自从1999年7-20中共邪恶流氓集团非法迫害法轮功以来,法轮功学员们遭到了不同程度的残酷迫害和骚扰。李海春、房淑贤、姜丽、宫云胜、昝秀兰、王瑞芬均是吉林市船营区欢喜乡下洼村的普通村民,就因为坚持自己的信仰而被吉林市船营区欢喜乡派出所多次恐吓、骚扰,以下是她们遭受迫害的经历。

99年7-20后的一天晚上九点钟左右,欢喜乡派出所王某和其他几个警察到李海春的家中,强行将李海春带到派出所,非法审讯到后半夜两点多钟,一个姓孙的警察还踢李海春一脚。从这天起他们几乎天天骚扰李海春,有好几次要送李海春去拘留,因没有理由未得逞。后来安排村人担保,并24小时监视,派出所老王还经常带人到李海春家非法搜查,严重干扰了李海春的正常生活,家里的亲人也受到巨大的精神压力。

2004年7-20的当天,欢喜乡派出所所长(姓王,男,40岁左右)和另一个警察来到房淑贤家到处乱翻,强行抄走了一些私人物品(法轮功师父的两个小法像、大法书还有炼功带),并且还要非法抓捕房淑贤,房淑贤跟他们理论,并要求归还被抄走的私人物品。房淑贤的儿子也从西屋出来帮助索要,并对那些警察说母亲自从修炼后身体的变化。恶警急了,说房淑贤的儿子妨碍公务,还骗房淑贤说到派出所后,就把东西还给她。房淑贤的儿子为了保护母亲,被派出所的警察带走。派出所姓王的警察又打电话来以儿子回不来和儿子的工作来威胁房淑贤。直到房淑贤的女儿、女婿回来了,几经周折,最后由房淑贤的老伴借了三千五佰元钱拿去了,才把儿子赎了回来。

姜丽和几个功友进京上访。回来后,欢喜乡派出所王带领几个警察到姜丽家骚扰,逼迫姜丽写书面保证,即“不进京、不炼功”,姜丽觉得炼功没有错,就没写。之后姜丽再次进京为法轮功讨公道,结果到东车站就被抓,回来的路上正念走脱。从那之后欢喜乡派出所多次到姜丽家骚扰,让姜丽写三书、照像、按手印,姜丽都没有配合它们。还有一次欢喜乡派出所老王带领船营区派出所等人,拿着所谓的搜查令,到姜丽家强行抄家,所有的东西全都翻一遍,什么也没有翻到,它们就对姜丽使用欺骗伎俩,目地是想要非法抓捕姜丽,但被姜丽识破,没有得逞。

2006年2月15日晚上8点30分左右,欢喜乡派出所所长领一帮人来到宫云胜家到处乱翻,把法轮功书籍、炼功带还有录音机都给抢去了,然后把宫云胜及其妻子非法绑架,带到船营区分局非法关押14个小时,家人被逼拿了2000元钱,又勒索宫云胜600元饭钱,事情导致宫云胜家庭破裂,宫云胜的妻子和宫云胜离了婚。

昝秀兰也被欢喜乡派出所多次骚扰,不让她炼功,更强制不让她去北京上访。有一天,欢喜乡派出所老王和另外二个人拿着所谓的调查令到昝秀兰家,把昝秀兰家的柜子翻了个底朝天,抢走九本大法书籍,致使昝秀兰夫妻两人心疼的好几天没睡好觉,精神遭到严重打击。

1999年秋季的一天,王瑞芬正在自家地里割稻子,欢喜乡派出所的几个人来到王瑞芬家地里对王瑞芬进行骚扰,强制不让王瑞芬炼功。自此以后船营区派出所的警察多次对王瑞芬进行骚扰、恐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