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市国安对大法弟子王茵的绑架迫害纪实


【明慧网2006年6月12日】2005年5月,吉林市安全局曾派人去王茵单位吉林市辐射化学工业公司调查她的情况,企图迫害。2005年7月15日,市安全局有四个人去王茵单位妄图绑架她,逼迫单位领导骗她去单位未果,后又到她家里来绑架、抄家,通过她在阳台公开讲真相,揭露国安恶人们的邪恶,国安和一同前来的分局、派出所警察都暂时撤了,王茵被迫离开家流离失所。

2005年7月17日,市安全局以查水表为名骗开王茵母亲家的门,非法抄家,抄走大法书、资料和一些个人物品(手机、存折、身份证等)后家人多次去国安索要,安全局不肯归还,又说没她的事?

2005年8月31日,单位在安全局施加的压力下要求王茵限期上班。9月23日,王茵所在单位召开“职代会”(职工代表大会)以严重违反劳动纪律为由(莫须有)将王茵除名。

2005年12月初,王茵父母去国安要被非法查抄的物品,处长张某(国安四处专门迫害法轮功)忽然出面接待,并给了他的电话要王茵打电话给他。为了给他讲法轮功真相,王茵打电话给他,张某没说什么,大约十天后,即2005年12月13日,王茵与三位同修被非法绑架(详情附后)。

2005年12月13日,大法弟子王茵被国安绑架后,当晚被劫持到长春――吉林省国安厅内部看守所。王茵被非法关押(监视居住一个月)一个月余,每天戴手铐、脚镣、白天有时被强迫坐在椅子上,晚上睡椅子(两把椅子对上,需蜷缩躺下),一个月中睡四天床垫,被强迫坐在椅上睡两夜。最后十天看守王茵的吉林国安(共四人,两男两女,经常调换,善良的调走的快),几乎二十四小时的强制看电视使她更加休息不好,记忆力下降,身体日渐消瘦。与那个处长张某说,未予解决。

在被非法关押期间,王茵一直绝食抗议,七天后被送长春二二八厂医院灌食,此后每两三天灌一次,共灌大约十一次或更多。从被绑架那天后,王茵一直承受极大的精神压力。第一晚未离开安全局时,一个自称姓左的国安扬言:“我要强奸你,我就是流氓!”。去长春后,负责非法提审王茵的扬奇和陈(自称姓陈)给王茵施加压力,期间有三位局长到王茵这里,其中两位是开始绝食后要求见的,他们害怕自己的不法行为被曝光,所以不报姓名,应该是李、潘两位,当时王茵要求合法权利,他们不讲法律,态度不好。

2006年1月13日安全局以“取保候审”的名义放王茵回家,因王茵拒绝签字,一度吉林国安以转送公安威胁王茵,后王茵的家人(不修炼)不堪忍受,签了字,并交了二千元现金和三千元欠条。回家后,因迫害造成王茵走路有些困难,半个月后才好,精神上的压力至今没有完全恢复正常。

2005年12月被国安绑架迫害经过

2005年12月13日,王茵正在同修临时租住的房子里看书,四点多,李强对白鹤、王茵说:潘下楼打电话都二十多分钟了,到现在还没回来。白要下楼看看,他刚出门,门还没关好,就传来了搏斗声,王茵赶紧关门,因对方力量大,要强行进来,王茵都趴地下了才关上门。因为黑和紧张没看到外边的情况,李出来看发生了什么事,王茵告诉他:国安抓我们来了。二三分钟后,门被国安踹开,几个人闯了进来。后来有人说:有人跳楼了。王茵看到对面窗户是开的,后来又进来几个人,其中一人看到王茵时,赶紧打电话说:还有个女的,再派一个女的来。过一会儿就来了一个女警察,当时进来了共十多个人。

这些人到处乱翻,还来了一个摄像的。王茵的钱包被他们放到墙边,和打印机一起被国安摄像。那人还过来摄她,王茵说:你别摄我,就转过身去。后进来的人中有一个手执木棒,上面有钉子,凶狠的样子,在室内搜寻目标。王茵提出要求,让他们出示证件,你们是干什么的?为什么这么干?因为看到来人中有人曾到王茵家楼下企图抓她,王茵当时确认他们是国安,问他们你们看《九评》了吗?劝他们不要迫害好人,恶人们不理睬她,有人很不耐烦,告诉王茵:会有人给你解释原因的,会有人给你出示证件。他们不让王茵动,王茵还是走到门口,看到白被迫坐在靠墙的纸箱上。

这些人忙了半天,要带王茵走,他们就拿来她的鞋和大衣强行给王茵穿上,因她一直不,就强行把王茵从七楼抬到一楼,这过程中王茵一直喊:“法轮大法好”、吉林国安迫害好人、非法抄家等等。当时楼下有很多车和人,包括一些围观群众,王茵被塞到一辆车里,在车上王茵给他们讲真相,途中她的眼镜被拿走。车到江边安全局大楼(松江东路59号),王茵被抬进一楼一个房间的地上,她躺着继续喊大法好,结果他们又把她抬到沙发上,坐了起来。

这时2005年7月15日去王茵家敲门的那个自称姓左的国安特务进来了,大约三十岁,说了没几句话,就凶相毕露的对王茵叫嚣:我要强奸你,我就是流氓!王茵马上想起河北恶警何雪健连续强奸两个和他母亲年龄相仿的女大法学员的事,脱口而出:“你强奸你妈不?” 国安特务有些害怕了,赶紧说:我嫌你长得难看,很快灰溜溜的走了。当时在场的是一个40多岁的工作人员姓孙,个子不高脸白,他什么也没说。王茵当时感到他们很悲哀,在国家安全局大楼里,一个国安特务居然如此公开叫嚣:“我要强奸你,我就是流氓”,竟然没人制止,和河北的迫害事件何等相似啊,真是恶党制造出的流氓。

不一会儿,当王茵喊“法轮大法好”时,一个40多岁的戴眼镜的人走了进来,来势汹汹,用手揪住她的头发,用拳头打她的额头两下。王茵说:打人犯法,他又把她拽到窗边说:那个人(指李强)跳楼,头上有那么长的口子,出了不少血。都弄到他身上了,你要跳就跳,王茵伸头看了一下在安全局院里,后来王茵才明白他是找借口要打她。他凶狠的样子说:你再喊我还打你,后来就是这个人自称“负责她的生活”,灌食时都是他煮的粥,他还强行给她戴过手铐和脚镣)他的名字叫王鹤。

在王茵喊的过程中,门外有一个人喊!“再喊扒了你的皮”,一会儿安全局四处的处长张某来了,不到50岁,做了自我介绍。王茵说:“我来了,你把我的东西还给我吧!”(他曾说要王茵到安全局就还她东西)他说你这么来的可不行(意思不是自己来的,是被抓来的),王茵说别管怎么来的,来了你就应该还。王茵当时就给他揭露刚才姓左的打她的人所作所为,要求他处理,很快张某走了。

后来王茵去厕所往回来,在走廊里碰到一个50多岁的人,有些秃顶,就猜出他应该是杨奇。果然不错,他一再说自己不了解情况,还说一会儿送她去招待所,张某一会儿也来了。还有一帮人要王茵出去上车,她不配合,坐沙发上不走,那个打她的人过来强行给她戴手铐,她不干,撕扯中她的裤子被扯开一个大口子。王茵被戴上手铐,蒙上头,抬到外面车上,她高喊:“所有对我犯过法的,犯过罪的都不会逃之夭夭,法网恢恢,疏而不漏,法轮大法好。”在车行驶时,王茵被铐上手铐、蒙上脸,因没戴眼镜,看不清路标,不知开往何处。车行驶了大约两个小时,途中王茵有时给他们讲真相,讲法轮大法洪传世界的盛况,修炼大法后身心受益的巨变,在99年7.20后遭受的种种迫害。江魔头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迫害,在任时就被世界各国法轮功学员起诉,现在下台了,追随他进行邪恶迫害的人下场如何?车上还有四个人一言不发都在听着,即不问话也不接话。

到了地方,王茵被抬到楼上,在她喊“法轮大法好”的过程中,有人踢她的腿,她就高喊:“是谁在踢我?”马上就停止了,邪恶是怕曝光的。

王茵被抬到楼上的一个房间里(她推测是五楼,他们告诉她是四楼)放到一个木制的椅子上,蒙头的东西拿下来,椅子前有一个横板被放下来用螺钉固定住,她被卡在椅子中。是一个相当于一个一室一厅一卫的客厅,有大班台和沙发,落地窗帘开始时总是挡着,后来拉开后看到窗子外安的铁艺栏杆(后来看她的人说漏嘴,她得知是劫到长春来了)。这时已是凌晨一点了,门外不断有人来人往的脚步声,不一会儿,有一个五十七八岁的小个儿老警察给她看一张票子让她签字,并告诉她是监视居住一个月,她说不签。那人说你不签我替你签,王茵严词道:“那你就承担一切后果,我没犯法”,他赶快走了(这个人后来就是和杨奇一起非法审王茵的,自称姓陈)。很快国安恶警王鹤拿来手铐和脚镣给王茵戴上,中间有一根铁链连着,其实监视居住是有行动自由的,这些国安恶警却以监视居住的幌子非法监禁王茵,还非法使用刑具。可在当时,王茵只是不配合,因为不懂法律没说什么,从这以后的一个月,王茵就被非法关押在这里,手铐、脚镣,基本上天天戴着,在他们想施舍点小恩小惠的时候就给她摘下来一个或同时摘下。因她一直绝食,在她绝食几天后他们给她拿来一个床垫子让她躺着睡了几天( 此之前和之后她就睡在椅子上)又以她态度不好为由把床垫子拿走,以致她的腿有些浮肿,有几天手和脚特别疼,手腕被勒得出了印,回家后几天才消失,一个月除了几天都睡在椅子上。

在被非法关押期间,始终有两男两女四个人日日夜夜看着她,这四个人经常换人。除了两个人一男一女表现很邪恶外,其他人表面上还和善,不有意找茬,但都在责权范围内配合迫害,一旦超出他们的“职权范围”,都会不留情面的予以制止。因王茵一直绝食,他们每天几乎每次吃饭都要问她吃不吃,都要给她往回打饭,甚至有两次要强行喂她喝米汤,以避免被灌食。他们负责监视王茵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再加上监视器的作用,她被他们“严管”着,最后十天左右,她们把电视挪到她呆的房间,每天几乎二十四小时轮流看她,她根本休息不好(加上每晚点灯),跟他们(看守)谈应该有个度,总得睡觉吧,不能总看电视,那伙人一起商量商量怎么定个时间停止看电视,结果他们没表态,不了了之。后来王茵跟张处谈起此事,要求解决,他说:他们多不容易啊!每天提心吊胆的怕出事,压力很大,言下之意解决不了,致使王茵休息不好,记忆力下降,很疲惫,其实这一切都是他们有意的迫害手段,表面上不易察觉。

被抓之后,王茵一直绝食抗议,并向所有到她这里来的人提出要求,她要求马上放她,并给她解释抓她的原因,请执行所谓“公务”的人出示证件,你们说是安全局的,她确认不了。绝食三天必有冤情上报检察院,要求给她纸和笔,她要写控告信(杨奇问她请律师不,经过思考)她要求请律师,后来因绝食造成身体不适,她要求体检,他们一再拖延,最后又敷衍了事。她还提出要求他们向她的家人和单位领导道歉,他们没有答应她的合理要求,而是一再说你交待完再说!就是在执法犯法。

12月14日(第二天),杨奇和陈来非法提审王茵,杨奇仍和在安全局楼内一样,一再表示不了解情况,让她说一下7月15日后都去过哪里,这次是在哪被抓的,当时和谁在一起,都干了什么等等。见王茵不配合,一再解释,你不了解安全部门,我们不管你炼不炼,我也认为法轮功很好,你在家炼没人管,我们就管大事。又说国安和公安不一样,素质不同,公安使用暴力,你看你现在要是在公安那里他们怎么对待你等等。王茵从讲真相的角度跟他们讲大法洪传及个人遭受迫害的经历,告诉他们追随江××迫害善良群众将面临的悲惨下场,讲一些启发人善念的故事,讲《九评》…… 杨说她挺好,爱说话,尽管她看到他们的伪善,有些话根本听不进去,还是把真相讲给他们。

临走时,陈把一直在写的笔录递给王茵,让她看后签字,她把一叠纸接过看也不看,撕成条,团成团给陈扔回去,告诉他,还给你,杨气得说:你这么干够拘留了。

王茵所在的房间斜对过是办公室,第二天夜里她被对讲机的嘈杂人声吵醒,听到对方说:“我们两点抓人”。随后几天晚上,八点多钟,她都听到窗外隐约有男人被打后的惨叫声,当时看她的女国安去窗口细听,王茵问她是否是打人呢,她说不是,后来出来后得知被抓的是马长才,打的也应该是他。

从那以后,杨奇和陈经常过来,问一些情况,有些紧要的问题,如:“你认识×××吗?”就随口回答了,而对一些涉及到别人或她自己的经历等问题一概不回答,而是讲真相,她讲过她不会供出别人的,不会让别人遭她遭的罪。他们就恐吓、威胁她:“不是供别人是澄清自己,你愿意在这呆就呆吧,我们有的是时间,杨奇总是翻来覆去的问同样的问题或表白自己够意思,不让王茵睡觉简直太魔人了,王茵有时对他们问的问题象没听见一样,都不看他们一眼,杨奇气得说她:“你这是死猪不怕开水烫啊!”

从被绑架开始,她就开始绝食,直到回家。

开始几天他们没说什么,王茵要求见他们领导(跟杨奇提出上报检察院,要写控告信、请律师、无条件释放,甚至要眼镜都办不到)后来她点名要见李局、潘局。因为她在绝食如不通报或不见我,后果自负,当天晚上,杨奇和陈都在时,来了两个领导,一个四十多岁,一说话就急火气挺大,另一个五十来岁,说话很温和,大脸盘,问贵姓都不说,问杨奇也不说,她就说自己的要求:“马上放我回家,并给我解释为什么抓我,要求出示证件,我得知道我被谁抓了,”他们很不讲理,说:“你先交待问题再说别的”。王茵告诉他们:“绝食三天必有冤情,上报检察院,她在劳教所因绝食灌食造成肺结核(开放)是不能灌食的,灌食在医学上有规定,生命垂危或腹压为0,现在她身体肺和肾都出现问题,要求检查身体,否则你们承担不起后果”。那个火气很大的领导对王茵说话很不客气,很嚣张,她正告他:“你别跟我叫嚣,能灭口不?不能灭口就留条后路,你比陈福春(原吉林市政法委副书记610主任)官大不?他当年说死也不放我,你看我还活着呢,他自己呢,先是被调到江城晚报社,后来退休了,铁打的衙门流水的官,你有没有退休的一天?江泽民厉害不,在位时就被法轮功揭得底朝天,他一手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迫害,现在他都下台了,你们还跟着他跑,你们也知道胡耀邦为什么得民心,因为他给文革平了反,将来法轮功肯定得平反,江现在都下台了,你们还在迫害法轮功,将来你们做何解释。那个火气大的人一再嚷嚷,让王茵先交待,王茵就问他:“你脾气那么大,心脏能好吗?”他说:“是不太好”,她说那得注意身体呀!你这样的态度还能升官了吗?你看人那个“领导”斯斯文文的,说话不急不恼,那才象个“领导”样呢!

其实那个斯文的“领导”也同样邪恶,很不讲理,强辞夺理,看说不了王茵,很快就走了,当时门口站满了人,都是吉林国安的工作人员,他们很震惊,看王茵对他们的头子说话毫无惧意,非常敢说话。

第六天绝食,王鹤领来一个五十多岁的男士,说是给王茵看病,她问,那人说是二二八厂的医生姓王,王茵当时自我介绍自己是吉林市的××炼法轮功被非法绑架到这里,已经六天绝食绝水抗议迫害。我曾被劳教所迫害到何种程度等等,看她的人不想让她说,她告诉他,医生应该了解我的继往病史,坚持讲完了,王医生说:他们说你吃不下饭,原来是你不吃呀,那我明白了就走。

第七天,王茵被抬到了一个医院(杨奇说是二二八医院)后门抬进灌食,她在被抬的过程中大喊:“法轮大法好,我是吉林市的王茵,绿草如茵的茵,希望有人听到上网曝光,好让家人知道我在哪儿”。在医院里她向医护人员讲真相,告诉他们医学上对灌食的规定,参与迫害的后果,可那些人为了钱还是在干,灌食时五、六个人按着她,灌完食她又被抬回车上拉回去,抬到楼上,她就喊“法轮大法好”,以后每隔两三天就有人来给她灌食,王鹤负责煮粥,灌完食很难受,里面放了很多盐,灌食的女护士戴胸卡,因她没有眼镜看不清,后来她伸手要抓过来看,吓得女护士赶紧躲开,其实她明白她是在参与迫害。杨奇说灌一次八十元钱,最后一次灌食是一月十一日,此前他们已通知王茵要放她,劝她吃饭,她坚决不吃,放我是应该的,绝食是抗议,不是一回事,每次灌食(她平时坐沙发上)她都被拖到专用椅子上,戴上手铐。

被非法关押期间因王茵强烈抗议要求检查身体,国安们就把她抬到楼下,送到一个医院做X光还是拍片(看肺部)结果也不给她看,说没事。王茵想反正是出去就不走,一路喊“法轮大法好”!她还要求检查肾脏,他们最后也没给检查,总说让她先交待问题。

杨奇在此期间一直在给予王茵小恩小惠,一来就给她松开手铐、脚镣,讲他迫害过的法轮功学员如何配合,恐吓她够劳教了如何,逼她出卖别人,那是不可能的。张处来看王茵两次,第一次是她被绑架后二十多天,他说抓她的原因是因为有人要插播,她与这些人有关系,找她是为了找他们。另外说用于插播的材料没有找到,怀疑在她家,并说如果插播成功,会象长春那样有多少人无辜被抓,所以他们这么做是为了你们好,并说自己家里也有炼功的,岳母和连襟都很坚定,还说劳教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张处那天把眼镜还给她了。

1月11日处长张某又过来说第二天要放你,取保候审,要王茵遵守国家法律做个守法公民,王茵说她一直遵守国家法律,张某又说她回去后不能给他们上网曝光,说国家安全机关不能泄密。王茵说,她都不知道你们是谁,张又说让交一定钱,说让她交二万,她笑了,没说话。第二天杨奇问她改变主意没,她说没有,中午时她要找张处说有的字我不能签,结果他还是把她带回吉林市,这是她唯一一次自己下楼走上车的,到达安全局她又是自己走上楼的。下午四点多回到安全局,工作人员让她签解除“监视居住”的票子,“取保候审”的票子和一个抄家时两个U盘和两个电子书没收证据,她拒不签字,他们告诉她转公安,她仍旧没签字。后来八点多,她家里不炼功的人签了字,交了两千元钱,打了一个三千元欠条,她才被放回家。

附电话:区号0432

吉林市国家安全局 地址:吉林市松江路59号 邮政编码:132011
电话:0432-3501131、2503114
副局长(主管涉外):杨奇 013804420711  4665892(宅电),这次迫害的主要责任人。
保卫科长:钱姓科长,自称参与管法轮功的事已经四年了,手机:13610754373
张连国(处长)手机:13179240987 伊铁连
王志强(科长),2005年7月17日带领手下去王茵母亲家非法抄家。
吉林市公安局:
地址:吉林市北京路51号 邮编:132084
姓名 职务 办公室 宅电
刘培柱 局长(兼) 2497117 2586707
姜继昌 副局长 2451641 2409601
韩维民 副局长 2488017 2054088
岳忠田 副局长 2497666 2036988
于伟 副局长 2449668 2576789
于泽利 副局长 2459093 2031599
任恩泽 政治部主任 2489778 2409183
李济杉 指挥部指挥长 2409207 2583833
办公室        2409445 2409448
安全局:
地址:吉林市松江路59号 邮政编码:132011
姓名 职务 办公室 宅电
杨志才 局长 2503201 4661118
李广忱 副局长 2503202 4660118
冷越 副局长 2503203 4678996
周绍明 副局长 2503204 4689396
吴云洪 副局长 2503205 2421588
刘国华 副局长 2503206 4657120
霍宇峰 副局长 2503207 2503433
办公室     2503455 2503490

市信访局
姓名 职务 办公室 宅电
傅玉民 局长 2049685 4639799
刘丕生 副局长 010-63033096 4843805
朱广礼 副局长 2058662 4859227
邹建国 副局长 2026221 4686196
佟铁石 副局长 2026220 4851377
办公室     2049647

“610”办公室
姓名 职务 办公室 宅电
杨中平 主任 2010606 2064639
何宝玺 副主任 2010611 2022509
李志敏 副主任 2010613 4682378
办公室     2010607

吉林省吉林森林公安局 地址:吉林市桃源路红星大楼 邮编:132018
姓名 职务 办公室 宅电
付建 副局长 2432927 4868599
周连池 副局长 2432925 2449616
邵玉文 副局长 2437169 2059376
办公室     2432927 2432926

吉林市中级人民法院分院 地址:吉林市松江东路5号 邮编:132002
李学明 院长 2480750 6186887
孙宝山 纪检组长 2481161 6916668
办公室      2481076

吉林省人民检察院吉林林区分院 地址:吉林市解放大路13号楼 邮编:132041
张中杰 检察长 2026372 2037992
韩克忱 副检察长 2055191 4648652
办公室      20158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