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正法修炼路


【明慧网2006年6月13日】母亲今年68岁,于1996年开始修炼大法。

法轮大法给了母亲新生命

母亲从小身体就不好,7岁得了胃病,后来胃被切除了2/3。母亲年轻时开始,精神就不能受任何刺激,一生气就全身抽成一团,人事不省。随着年龄增长,健康状况更是一年比一年差。这一生不知看了多少医生,不知吃了多少种药。但是身体却是越治越糟。旧病没治好,又添上了新病。在我的记忆当中,母亲的大部份时间都是在床上度过的。据母亲说,她好几次都想到要了结自己的生命,感到活在世上真是太受苦了。

1996年4月,在一位老朋友的介绍下,母亲来到工厂礼堂看师父的讲法录像。当晚回到家,母亲就感觉到法轮的旋转以及身体上各种强烈的反应。由于母亲原来的身体太差,所以师父为她清理身体,各种反应就非常的强烈。以前母亲因为身体不好,也学过其它的功,但这次不同,当时母亲就有一种直觉,法轮大法师父是一位了不起的师父。开始还没有大法书,只有录音带,母亲就如饥似渴的听师父的讲法录音。两个星期后得到了珍贵的《转法轮》,学法就更积极了,几乎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了。

学法不久,母亲老花镜摘掉了,青紫色的嘴唇有了血色,老年斑消失了,困扰了一辈子的各种疾病没有了,母亲真正体会到了无病一身轻的滋味。过去不能出远门,特别是夏天,走几步路就发昏,修大法后,去洪法,多热的天,多远的路,走起来都是精神抖擞、雄赳赳气昂昂的。特别是修炼几年后,曾经在30多岁时因治病吃药而造成的经常抽搐的半边脸不抽了,歪斜的嘴角正了,因抽搐而快闭合的眼睛也从新睁开了,脸部又恢复了病前的正常状态,这个病过去看过很多医生,试了几次,都说没法治。

熟悉母亲的人,都为她身体上发生的神奇的变化而惊叹。母亲每当听到别人夸她修得好,她总是回答:“这完全是师父的慈悲,是大法的力量。我得到的与我付出的完全不成比例。我是个修炼的人,身上还有许多执著没有放下,离大法的要求还差得太远。但我有信心和决心,一定要按照师父给我安排的道路坚定不移的实修下去。无论遇到什么挫折,都不会动摇我的信念。”

和平环境中积极洪法

从1996年得法开始,母亲就开始了一生中最幸福充实的美好时光。学法、炼功、教功、抄材料、传资料、交流心得体会、洪法、发正念、讲真相。虽然期间经历了一次次的身体消业、心性过关,有走的好的,也有走的不好的(过后都能悟到),但母亲认为,自己所经受的一切,包括痛苦和磨难,就是师父给自己安排的修炼道路,自己能够生在大法洪传的年代,真是太幸运了,这么好的大法,一定要让更多的人知道,要让更多的有缘人能够得法修炼。

那时修炼环境比较好,大法书籍和资料容易获得。母亲购买了一些大法书籍和炼功磁带,在向亲朋好友介绍法轮大法时,送给他们,教他们炼功。在洪法时,引用自己学法后身心的巨大变化作为生动的例子,比较有说服力,收到的效果也比较好。当然也遇到有人冷眼冷语,被无神论者认为是搞迷信。母亲不顾他人的不理解和误解,不厌其烦,反复向他们阐明道理。最后有许多一开始不太理解、持否定态度的人也走上了大法修炼之路。

迫害考验人心

1999年7月20日迫害开始后,安静的修炼环境遭到了破坏。邪恶的江氏集团疯狂的对大法進行污蔑、诽谤,对大法弟子疯狂的抓、关、打。

在迫害初期,面对铺天盖地的对大法和师父的诽谤和污蔑,母亲虽然一直坚信师父,坚信大法,但在邪恶巨大的淫威之下,母亲由于人间的情没有放下,有怕心,母亲怕自己的事情牵连了孩子,结果被邪恶钻了空子,屈从于旧势力,做了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事,在修炼道路上留下了抹不去的一个污点。母亲每每想起就心如刀绞,无比悔恨。母亲说:“师父为众生承受了那么多无法想象的巨难,而我却出卖师父,是罪不可赦啊。可是师父却珍爱每一位大法弟子了,我犯了这么大的错,师父仍没有丢下我,一再给我机会。我一定要以自己的实际行动洗刷污点,在修炼的道路上要更加努力,更加精進,一定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愿为大法奉献我的一切直至生命。

在那段血雨腥风、乌云笼罩的日子里,师父的经文、真相资料很难得到,也不方便拿出去复印。母亲就拿起笔、复写纸,自己抄,然后再冒着危险将材料一份份送出去。

在向人介绍大法、讲真相时,母亲虽然只有高小文化水平,但由于正念足,得到师父的加持,而且学法扎实,能从法理上去解释问题,所以无论向谁谈大法的事,对方都无言以对。有些报社、电视台的记者想抓典型,写材料,来到家中采访;还有些领导来了解情况,母亲按照师父说的“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象、用慈悲去洪法与救渡世人”(《理性》),抓住洪法的好机会,向他们谈大法如何教人做好人,自己修炼后,身体如何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以平和的语气向他们讲真相、洪法。结果有些采访的记者听得连连点头,有的虽不能接受,也驳不倒母亲。遇到派出所的上门做所谓“转化”,母亲除了向他们讲真相、洪法,还向他们展示大法威严的一面,警告他们不要误迷歧途,执迷不悟,为虎作伥,否则,来日的下场是会很可怕的。母亲也经常提醒在公安系统工作的熟人,叫他们千万别做伤害大法的事情,免得最后害了自己。

回家乡救度有缘人

随着不断学习师父的后期经文,母亲认识到向世人讲清真相、救度众生、正法的重要性和紧迫性。母亲带着大法资料和真相材料回到了阔别了二十年的家乡。

母亲过去身体一直不好,乡亲们都知道。二十年过去了,母亲年事更高了,可身体却更好了。乡亲们看到母亲身体的变化都连连称奇,母亲则不失时机洪法:我是炼法轮功的。有的乡亲就说这个功国家是反对的;有的说我们那有个炼功的不孝敬母亲,对邻居也不好;还有的说,他们有的借人钱不还(因炼法轮功被抓去被罚款,数额很高,家里交不起,就向亲戚借)。

母亲发现,人们对大法产生误解,一方面是受蒙蔽,但最主要的还是有的修炼人的行为不符合大法要求。洪法,不仅要告诉人们大法好,更重要的是修炼人要修好自己,要以自己的一举一动展示大法弟子的风范,让人看到大法弟子确实与其他人不同。

母亲知道家乡有亲人生病了、家里有急事了,就把自己节俭下来的钱资助他们;对于那位借钱交罚款的亲戚,母亲让他把借别人的钱尽量还上,他借母亲的钱母亲却只字未提;住在亲戚家,母亲吃的很简单,只吃蔬菜;睡的很少,一天2-3小时(炼功之后母亲就睡眠很少,有很多时候几乎是彻夜不眠,但白天精神却依然很好)。不停的帮忙干活:搞卫生、洗衣服、做饭,照顾病人、孩子,一刻也不闲着。

母亲还不断的向来看望他的乡亲讲大法法理,讲自身炼功前后的变化,讲自己这个出了名的药罐子炼功之后没花一分钱药费,讲天安门自焚事件的真相,澄清乡亲们对法轮功的误解。听了母亲的讲解,看了真相资料和真相光盘,再看到母亲的所作所为,许多乡亲都说,我们以前被电视、报纸欺骗了,看到你,才知道法轮大法这么好。并有几位乡亲当即开始跟着母亲炼功。现在,有几位因炼功身上的疾病不治而愈的乡亲,也开始积极洪法。

在向什么人洪法问题上,母亲一点不执著,遇到合适的机会,有合适的人,母亲就向他洪法。上街买菜、上商店买衣服、在理发店理发、记者来访、派出所来人、朋友串门、院里的老人聊天、甚至领导拜年,母亲都不失时机的宣传法轮大法好。由于母亲正念强,有师父的保护,没有遇过麻烦。母亲说,每次做了洪法的事,身心非常舒畅,炼起功来就感觉身心又得到了新的升华。

修炼人身体、家庭中的关

也许是师父安排的一关,母亲在向两个小外孙的父亲洪法这件事上,却是难度非常大。两个小外孙都是母亲带大的。在他们还不大懂事时,就已经看了师父的讲法录相,就会打坐炼功了。母亲是顶着家人的反对,忍受着家人的误解,带着两个小外孙学法、炼功。由于他们父亲的反对,两个小外孙学法炼功还不能在家中公开,但两个小外孙在母亲的帮助下,已经是走在法轮大法修炼道路上的大法小弟子了。母亲坚信,随着正法洪势的推進,随着每日点点滴滴的灌输,因受蒙蔽而对大法有误解的家人一定都会明白正理,最终必定也会走上修炼之路。

母亲没有被抓、被劳教,没有受过洗脑班、劳教所的残酷的迫害,但母亲身体消业承受了巨大的痛苦,心性过关经受了严峻的考验。

母亲炼功前,是出了名的病号。由于长年疾病,再加上身上有附体,人的外形被折磨得都变了样。一开始炼功,师父为母亲清理身体,巨大的能量压得母亲无法呼吸,整个身体,包括五脏六腑都在翻滚,撕扯扭动,似有无数的刀尖在身体里游动。有时晚上疼痛得根本无法入睡,全身的骨骼都被拆开了,还整日不停的向外吐烂肉状的凝结物。但母亲没有想到上医院,她守住心性,咬紧牙关挺了过来。九年来,母亲没有吃过药没有打过针,她的身体却发生了神奇的变化。快70岁的老人,几次发生被重物击中、不小心滑倒在地或从高处摔下,却从未伤筋动骨,外皮之伤都是不治自愈。

父亲与母亲是同时跨入修炼大门的。有一次,几乎从不生病的父亲出现消业症状,这也是给母亲过的关。父亲这次消业,前后近两个月,最严重的时候,不仅不吃不喝,而且意识恍惚,人事不省,一下子瘦掉了二十多斤。

母亲每日对着父亲发正念,请求师父加持功能,清除父亲身后的黑手烂鬼邪灵。在父亲精神清醒一点的时候,就读《转法轮》给父亲听,并且请父亲自己用正念和意志力否定邪恶旧势力的安排。那段时间母亲身边没有一个亲人,为了不给大法造成不良影响,母亲也没有告诉当地的同修和自己的亲人,她独自一人陪着父亲闯过了这一生死大关。

父亲当年曾违心的向邪恶写过保证书,后来请同修在网上发表严正声明,声明从前被逼迫写下的保证书作废。但在严正声明上是署小名还是用真名这个问题上(当时不知道发表严正声明必须用真名),母亲经历了一次严峻的心性考验。经过几次反复之后,去掉了怕心、人心,从法理上认识到了这件事情的严肃性和重要性,最终父亲署真名公开发表了严正声明。

正念的力量是无所不能的

大法是万能的,只要正念足,修炼路上的任何困难在坚定实修者面前都是那么的渺小。

2005年大纪元发起退出中共恶党及其附属组织的公告。短短几个月,就有几百万人提出声明。母亲、父亲也在网上用小名声明了退党及退团、退队。但父亲每月仍要缴纳党费,过组织生活。为了彻底与恶党决裂,母亲就帮父亲想办法(母亲自己不是党员),如何能够智慧的达到在形式上也退出恶党的目地呢?

师父说:“在任何环境中,只要修炼者正念足,都会从中得到提高、得到启示和帮助”(《在2005年加拿大法会上讲法》)。

由于父亲退出恶党的信念坚决,在师父的启示下,通过转移组织关系的方式达到了在形式上也退出了恶党的目地。

师父的《洪吟(二)》“怕啥”写道:“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迫害开始后,因为父母修炼大法,公安部门频繁来骚扰,有时甚至计划進行非法抄家。每当这个时候,母亲就对着来人发正念,清除来人身后的邪恶黑手乱法烂鬼和旧势力。母亲说发正念时,真切的感受到浑身充满了巨大的能量,完全沉浸在师父强大的功的加持之中。不法之徒每次来,只是说了些不许再炼功之类的话就作罢了。还有邪恶指使单位提出想让父亲参加洗脑班之类的要求,母亲都请求师父加持,给予智慧和力量,最终都战胜了邪恶,否定了旧势力的安排,使之达不到其想要的目地。

母亲多次说过,如果不是得了这么好的大法,我的生命可能早就结束了。所以,无论吃多大的苦,受多大的罪,都动摇不了我修炼的决心。我要紧随师父,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好的三件事,在正法修炼的道路上勇猛精進。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