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涿州市父老乡亲:拷问良知 选择未来


【明慧网2006年6月13日】

涿州市全体父老乡亲:

我是一名土生土长的涿州人,年少时对家乡的概念理解的并不深刻,对周围的一切认识的也很肤浅。进入不惑之年,增加了一些阅历,对人生有了一些领悟之后,对照发现家乡的一草一木,一石一土,特别是那底蕴丰厚的历史文化,那多姿多彩的物景风情,无时无刻,无处不在的展示着它的无穷魅力。每触及此,美的感觉,喜不自禁;自豪之情,溢于言表。

可是这种感觉正在发生变化。一次从房山打的回涿州,人家不去。好说歹说最后同意拉到东仙坡,又倒了一次车才回到家中。原来,前些日子他的同行去涿州,连钱带车被洗劫一空。这件事广为流传,涿州俨然成了是非之地。他们宁肯不挣这份钱,也不去冒这个险。想到过去诈遍全国的“涿州骗子”,如今已经愈演愈烈为这种光天化日之下明目张胆拦路抢劫的土匪流氓,这些害群之马对涿州的形象建设破坏力太大了。然而,败坏更有甚者!

去年11月25日,东城坊镇派出所警察何雪健兽性大发,在派出所内当着另一个警察的面丧心病狂的连续强暴了两名如其母亲般年龄的女法轮功学员。丑闻传出,举世震惊。在国内外强大的压力和谴责声中,何雪健被逮捕了。谁知半年多过去了,何雪健并未受到任何审判,对犯罪负有直接领导责任者至今仍逍遥法外,升官发财照样不误。如东城坊镇党委副书记宋晓彬,靠请客送礼拉关系摇身一变又当上了涿州市文体局副局长。何、宋等人如此胆大包天,究竟有什么样的后台和背景撑腰?

为讨回公道,受害者勇敢的站出来曝光罪恶,制止犯罪。但却遭到各级有关部门的悬赏追捕、灭口封杀。3月7日,受害者刘季芝和17岁的女儿在北京空军大院洗衣房打工时被便衣秘密绑架,非法关押在满城县西山宾馆105室。21天后,于3月28日转至涿州市公安局。随后,刘季芝被非法关押在松林店镇南马法制教育基地(保定地区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集中营),女儿回到家中。4月份,刘季芝又被软禁在“二康”医院急诊室,每天有4、5个壮汉全天候“伺候”,完全失去了人身自由,直至今日。刘季芝家属前去多次要人,均徒劳而返。5月20日,证人汪贺林被东城坊镇政府骗到南马基地,非法关押13天;证人瞿文亭提前走脱,幸免于难。另一受害者韩玉芝流离失所,下落不明。

就在两名受害人和两名证人遭难之际,负责处理此案的保定市“专案组”下来通知,让受害者委托代理人起诉何雪健。5月15日,在受害方无一人到场的情况下,徐水法院秘密开庭,但草草收场,没有任何结果。按理说,强暴案人证物证俱在,很简单的一件事情,为什么搞的如此扑朔迷离?关键一点就是受害者法轮功学员的身份,让专案组骑虎难下、左右为难。若不判,国法不容,法轮功学员不答应;若判,一则直接违背中央个别人迫害法轮功“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口头命令;再则,还有谁替它卖命、充当殉葬品呢?那么,这场迫害就宣告彻底失败了。所有冤案将得以平反昭雪;所有恶人将面临纳粹战犯般的大审判!这是这场迫害的恶意发动者包括幕后黑手最不愿意看到的。

这场灾难不仅给受害者本人,也给整个家庭带来了巨大痛苦和沉重打击。刘季芝的丈夫在得知强暴案发生后持续15个小时昏迷不醒,两天卧床不起;念高中面临今年高考的大女儿被迫辍学;在城里读书的小女儿至今不知道母亲被抓的消息,预感到家里出了事但被隐瞒着,又苦于长时间见不到人,精神更加抑郁寡欢;70多岁的老婆婆承受力达到了极限,今年大年初一早晨六点,突然间说哭就哭、说笑就笑、说喊就喊、说叫就叫——精神失常了!老公公经常偷偷一个人掉眼泪,嘴里念叨着:“我们老魏家往上推三代,第四代你们可能不知道,你们看看都是什么样的人?干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为什么这样对待我们?”

罪恶就这样真实的发生着,但这只是发生在涿州无数黑幕之冰山一角。早在2002年冬,松林店镇北马村61岁的老教师星秀芹,在南马基地被不法之徒高学飞、杜永禄等人铐在树上毒打三天三夜,直到身体被冻僵,奄奄一息;于2002年11月17日凌晨4点含冤离世。2000年10月8日,义和庄乡党委书记马树海、乡长白景华、副书记任炳辉等人把5名法轮功学员用手铐铐着,吊在乡政府大院的车棚上,不让吃饭、睡觉,吊了三天三夜。10月12日中午,涿州市政法委书记韩占山亲自前来督战。马树海等人围成一圈,对法轮功学员大打出手。有的用棍子打,有的用三根电线拧成的鞭子抽,惨叫声撕心裂肺。任炳辉亲手把女法轮功学员臧某的衣服扒光,只剩下一条薄薄的内裤。任炳辉又出主意说,把鞭子拆开,越细抽的越疼。马树海等人把臧某打的昏死过去,再泼冷水激活,然后把几近裸体的臧某用手铐吊起来示众……

从1999年7月20日开始到现在,这场迫害整整持续了七年,其祸之烈远远的超出了人们的想象程度。法轮功学员被随意的打骂、体罚、侮辱、酷刑折磨、罚款、抄家、拘禁、劳教、判刑、开除工职、甚至失去生命;家庭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概略统计,涿州市从前有6000多人修炼法轮功,迫害开始后,凡是不放弃修炼或进京上访的,全部被抓、被打、被罚,无一幸免。罚款少则几千,多则数万。其中10人被迫害致死;3人被判刑,(最高10年);33人被劳教;9人被开除工职;12人流离失所;7个家庭破裂。

在民主法制健全,现代文明进步,社会和谐发展的开放时代;在历史文化悠久,人杰英才辈出,冲要繁难无双的古郡范阳,却发生着如此残暴兽性无耻的罪恶,让人百思不得其解。我热爱的家乡到底怎么了?那些勤劳、勇敢、正直、善良的父老乡亲们,那些正义之士、有识之士们,你们都在哪里,你们都在干什么?难道是你们根本不知道、压根儿没听说过;还是根本就不想知道、事不关己高高挂起?难道是你们根本知道却怕招惹麻烦假装看不见躲的远远的,抱定“胳膊拧不过大腿,“饭碗”比“良知”更重要,明哲保身;还是根本上从骨子里仇恨法轮功,认为“法轮功造谣”、认为“好人打坏人活该”?从而助长纵容了罪恶的发生?

强暴案发生后,众态各异。有的似信非信;有的不屑一顾;有的充耳不闻;有的不置可否。但是,还有这样一部份人:某大队书记:“太可恨了,把他(何雪健)毙了!”某老妇:“畜生,不能饶他!”某出租车司机:“共产党完蛋了。”某卖鱼人:“我要让更多的人知道。”还有部份当地和外地非亲非故素不相识的人前去慰问受害者;还有一位小伙子骑着摩托车到西疃村核实消息,回来后正式退出了共青团组织……善良的、在大是大非面前能够坚持公理的人们,我敬重你们!

“打击善的一定是恶的”。七年来,涿州市上千名法轮功学员顶着来自家庭和社会方方面面的压力,排除一切干扰,克服重重困难,甘冒坐牢、失去一切、直至生命的危险,胸怀大善大忍之心,平和、理智的广传真相、救度众生。他(她)们如傲雪红梅,忠贞不渝,坚不可摧,用自己的血肉之躯在范阳大地上树立起了一座万世瞩目的永不磨灭的丰碑!正义最终战胜邪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