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讲和不许讲


【明慧网2006年6月14日】台湾存在一个不能讲话的场,心里有话不能或不敢放心讲出来。一方面是自己不敢讲,另一方面是怕被别人制止,尤其在蓝绿问题上,更得小心应对,免得在同修之间引起尖锐而又巨大的矛盾,心里不舒服,见面时尴尬。最简单的方法就是自己回避,安全又和谐。就在这种心理与行为的实践中,我在同修之间筑起一道道的围墙,我在不断的加强着这个不能讲话的场。

听完师父在小场合对台湾学员的讲法,我感到很惭愧,把国民党推向共产党,我也不知不觉的在其中,因为我总认为他们怎么那么坏,明知道中共恶毒,还要和它们靠拢。在这样的心态下,对所谓偏蓝尤其是执著明显的学员,心里想着你们怎么这样不理智。但我也不说出口,这样我在人中就很安全,就这样一步一步加深与同修之间的间隔。

在回台湾的路上,第一次把心里的话讲给了一位同修,回到台湾后又讲了几次自己的想法,发现自己再看到媒体的报导,才认清常人完全是被操纵的,前提是先被自己放弃,因为我不喜欢他们,共产邪灵就抓这些被大法弟子放弃的人。如同在宇宙中,高层偏差一点到低层就天翻地覆,因为弟子之间有间隔,对应到常人社会就发生大乱,就把国民党推向共产党,而自己在其中就是间隔。如不是特别提醒,根本就无法发觉这个心的严重状态。我要讲出自己的真实想法,让同修有话都能放心的讲完,不再成为间隔的制造者。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