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国安局绑架大法弟子高锋的经过


【明慧网2006年6月14日】2006年5月21日,欧洲议会副主席爱德华·麦克米兰·史考特(Mr. Edward McMillan Scott,MEP)在北京与大法学员曹东见面后不久,曹东失踪,据报已遭到中共当局抓捕。5月26日晚6点多时,国家安全局5男1女穿便衣和居委会一位妇女用钥匙进入曹东的家门非法抄家,劫持了当时在曹东家居住的大法学员高锋。下面是高锋被绑架、秘密关押的详细经过。

一、非法抄曹东家

2006年5月26日晚18点多,国家安全局5男1女穿便服和居委会1妇女非法用钥匙打开曹东住所——北京赵家楼宝珠子胡同3单元704室,不出示任何证件,强令在曹东家居住的大法学员高锋蹲在角落,开始大抄家。

不法人员抄走大法书、新经文、资料、九评一本、2个移动硬盘、1个MP3、曹东的身份证、照片、单据、2盒空光盘、结婚照、胶卷等等。并对高锋进行全身搜查,搜去1个MP3,1个收音机,身份证,通讯录,电话卡,2000多元现金,钥匙等,连鞋也脱了看,裤带也抽走,强令或蹲或坐在一旁。清单由居委会1妇女签字按手印,她边按边说,好象她要上刑场似的。该妇女要求给她也留一份副件,安全局头目之一不答应。

在搜查过程中,一头目就开始不停的讯问,口气忽软忽硬。他讯问高锋与曹东的关系?是怎么认识的?以前怎么认识的?为何判了刑的?这些书和资料是从哪儿来的?是谁的?你来北京干什么?什么时候来的?坐那次火车啥时间到的?你们是怎么联系的?你们见面都干啥?都谈些啥?有没有说监狱里的情况?你俩晚上还谈些别的没有?你们对法轮功现在有什么认识?你怎么找到他家的?你认识杨小晶吗?你知道她现在干啥?他们结婚的时候你参加了吗?曹东走时告诉过你啥?他没有说去干啥?曹东这次事犯大了,你知道吗?你认识国外学员吗?曹凯你认识吗?王志刚(或强)你认识吗?杨X芳(女)你认识吗?……,这哥俩?一个4年,一个4年半,牢白坐了?我告诉你,就一本“九评”就可以再判你4年,而且你是“惯犯”,那就加倍判刑。你不是写了“三书”吗?!怎么还是这样?不法人员还要高锋当时诬蔑法轮功,让其相信是真“转化”。

高锋说法轮功就是强身健体的,使人道德升华,思想纯净。不法人员开始重复恶党媒体对法轮功进行诬蔑的那些恶语。高锋说法轮功不是“×教”,法轮功没有害过任何人,是好功法;我们也不参与任何政治,法轮功总有真相大白于天下的时候。

不法人员们搜查登记了两个多小时,中间不停的给高锋和室内拍照。最后他们以了解情况为由,逼高锋在一张所谓的“传讯单”上签字和按手印,软硬兼施以诱逼的方式“请”高锋走。

二、劫持往秘密之地

出曹东家门口时,不法人员们告诫高锋不准喊,前后包夹,在楼单元门口时逼他转过身,不准回头看。待车来时强制高锋上车,强令低头,闭眼,一便衣一直用手硬按着他的头不让抬头,把眼镜也摘走。

大概1个来小时后,到一处静地。外面有高墙,电网,武警在频繁换岗,白天有隐隐约约的训练声,有警犬,口令声不断。旁边有个机场,那几天中,只有29、30两天下午几乎每隔5-6分钟就有飞机起降,非常频繁,似乎在快速转运什么东西,很紧急,而在其它时间则飞机起降很少,刚去几天几乎没有听到飞机声音。

三、在国家安全局秘密审讯基地(5月26日晚23时-5月31日下午)

高锋被押到审讯室,里面有小套、三张床、一厕所。外屋则把高锋用单链手铐铐在审讯椅上。这是一楼103室,里面的人全是便服,互相之间说话几乎没有姓氏职称,一个年轻的戴眼镜的姓陈,另一个黑高个姓赵,这是他们在走廊里悄悄说听到的。高锋问他们姓他们不说,而且很快转换话题。

到那儿,高锋就开始绝食绝水,参与审讯他的前后有8男1女,有5人轮换24小时监控讯问。刚开始不让睡觉,稍一打盹就喝令站起来,直到28日天快亮时才解铐让睡觉。在这几天共休息过4次。

到29日傍晚,一女护士检查后在走廊里悄悄说到天监局(天坛河)去灌食,[注:此地址是只能是音译,不一定准确]。四个人开车去,仍然不让高锋睁眼,脸面上扣一个大帽子,训斥说路上老实点,不然就戴铐子。他们用高锋的钱买了盐,白糖,奶,芝麻糊等。其中一个一一说明,并说,看清楚了,不是毒药。大概一个小时过后,来到了一个很僻静的医院,人很少。灌食时他们把高锋的胳膊固定住,两个女护士,两个男医生和四个国安的,插管子的女护士很野蛮,侧面斜着塑料管子不抹滑石粉就硬插,第一次插了一半就进不去,拔出后又硬插进胃里。

高锋当时就头晕,恶心,胃翻滚,出大汗。刚开时打不进去,弄稀了点,两个注射管不停地快速灌。高锋胃难受的说不清,被灌了好多,全身大汗淋漓,人已经快虚脱。恶徒们折腾了近一个小时才放手。他们说:难受吧,你还是自己吃吧,我们是出于人道才保护你的生命,总不能让你饿死吧,我们也不愿意这样,可是没办法。

四、威胁利诱

姓陈的小年轻最狠最恶毒,经常用各种恐怖来恐吓,还动手打脸,打嘴,弹手,用脚踢,不让高锋的脚伸长,交叉,并开始不让睡觉,一打盹就逼着站起来。恶徒除攻击师父和大法外,就是威迫利诱,吓唬,或用心理暗示来加重恐惧。每次武警换岗拉枪栓,他就说,听到没有,高墙,电网,枪,干啥用的,那些人可不好说,你想清楚点,把事情交待完了,把电话号码本上的人一个一个说明白了,就放你回去。……如此等等威胁利诱在这几天之内不下十五次之多。或者威胁说:你知道那里面关的是什么人?都是黑社会,渣子,杀人犯,那里面全是“肉”(指难缠的特坏的犯人)。我们不打你,不骂你,你不说,过两天把你放里面去,他们给你来一顿,说不定一条腿,一只胳膊就废了,甚至于连父母面都见不上了都有可能,你想清楚点。你这个人白白的,也很精神,说不定里面哪个老大看上你了,把你做了(指鸡奸),谁也说不清。不就是个电话号码记录吗?你也别替曹东往自己身上揽,一个一个说清楚就行了。或者一会儿过来问吃点啥,喝点啥,我给你去弄之类的,这是几乎所有审讯人员常进来出去伪善的问的话。

还有一个他们组长之类的,每次填表宣读由他来做。宣读时勒令高锋站起来听,说是法律的尊严,直到最后填的是“监视居住”,一步一步升级。此人除训骂外,还罚高锋站了两个来小时,如果高锋告诉他们善恶有报,他就火冒三丈,气狠狠的不让高锋说下去。他威胁说那些书和资料不是你的也是你的,你不签字,我们就写了你拒绝签字,法官同样判你刑。高锋说你说了不算,我不承认你们所做的一切,这个便衣就发火说你别动不动就什么也不承认,想清楚点,“反思”“反思”;你不吃不喝不是我们逼你的,是你自己不吃不喝,水也给你了,饭也给你了,你不吃,是你跟你自己的身体过不去,我们不行就给你鼻饲,那可很难受,但没办法,总不能让你饿死。

其他几个也不停来训斥。睡觉时把一只手铐在椅子上,他们两边两张床上各睡两个人,里外屋白天黑夜窗帘拉的严严的,偶尔开一点儿就匆忙拉上,好象怕高锋看见什么。而且他们的一个头目悄悄告诉他们一些话,就把抽屉里面的刀片之类的悄悄收起来。当时这头目好象是从审问曹东那儿过来的。另有其他办公室的一个便衣进来无意中说把两个“病人”送医院去了。

五、曹东也被关押在附近

5月31日中午,从兰州安宁分局来两公安赵辉和赵根喜,他们来也问东问西的,赵辉是把高锋从兰州监狱刑满时直接绑架到兰州龚家湾洗脑班的5个帮凶之一(610的夏××,龙××,崔××,等等)。赵根喜狠巴巴的问话,高锋啥也不说,他也记录,还连吓带诱骗让签字,赵辉也在一旁帮腔。赵根喜还阴险的变相问炼没炼,对法轮功的认识,等等。高锋告诉他,你别问,炼不炼是我的事,你别下软套子,我也不签字,我不承认你们的这一切。

下午3时,陈××和一人开车,两个包夹,给高锋戴上铐子,戴上帽子。离开时,高锋听到国安抄家的人互相说把曹东的衣服拿走带给曹东,证明曹东也被关押在附近。

押上75次列车卧铺第七车厢,在火车上把他右手铐在床上,睡觉时还要把一只脚也铐在床上。他们怕别人看见,上面盖了一件衣服。他们伪善的劝吃劝喝,高锋都谢绝。服务员看高锋牙龈是白色的,很关心的问是不是缺维C?高锋让她们看手铐,告诉她们五六天没吃没喝,并简单的告诉了法轮功真相,我们只求一个自由的炼功环境,并从生活中讲大法给人带来的好处,周围的人都静悄悄的听,两便衣也无话可说。

六、高锋被迫流离失所

6月1日下午到兰州,安宁国保大队长韩××开警车等候,一见面就咒骂不停,威胁不断,骂老师,骂大法,骂大法学员。到分局三楼,高锋就被强制上了铁老虎凳,韩××还狠狠的说:你们法轮功都一个样,不吃不喝不签字,吓谁,我今天就给你治一治这些毛病。他还说你不是“转化”了吗?!那你还给国家安全局的人讲法轮功,弄的省上,市上,劳改局司法局都知道了。你不是给我们找事吗?你跑北京干啥去了?……

过了一会儿,安宁610的夏××(书记)进来,把老虎凳撤走,然后软化的只留高锋和他谈话,劝高锋喝水。高锋不喝,说自由了再喝。此人是上次绑架高锋到洗脑班被强制洗脑的主凶者之一。最后,高锋答应不再谈过去的事情,回家安安静静找工作,成家,孝敬父母之类的话,违心的说在北京给安全局说的法轮功的认识是“气话”;韩××逼高锋姐姐签字,扣留了高锋的2000元钱、身份证、MP3、收音机等,也不给任何单据,还勒令他姐姐再“自愿”交1000元作为警告。韩××还威胁如果再有啥事,就把高锋的户籍迁回老家,再送“基地”半年,罚金1万2千元。

如今,高锋被迫流离失所在外,有家不能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