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玉兰在昆明大板桥女子劳教所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2006年6月14日】云南法轮功学员王玉兰2002年被绑架劳教,在昆明大板桥女子劳教所遭受了二年多的种种迫害,被强制超时劳动,屡次遭到毒打、强制洗脑。

2002年6月,王玉兰在公交车上发了几张大法真相资料,被恶人举报后非法关押在昆明市第二看守所,遭受迫害55天,每天不让睡觉,强制劳动拣辣椒等,每天到深夜一、二点钟,有时到三点钟拣完还要打扫完卫生后才能睡觉。在看守所由于遭到非人的迫害,王玉兰的脸和脚开始浮肿。2002年8月23日,王玉兰被转入昆明大板桥女子劳教所继续遭受迫害。

在劳教所一大队,王玉兰坚决不配合邪恶、不“转化”。那里的恶警强迫不妥协的大法弟子出大田,就是每天挖地、种菜、挖果塘、挑大粪等,每天到很晚才收工。一次一大队的张队长叫王玉兰去出大田挖垃圾。王玉兰被迫光着脚去铲垃圾,再把这些垃圾用簸箕装好抬到另一个地方,这些垃圾已堆了很长时间,发出浓烈的臭味,各种虫子、蛆爬出来,爬到她的脚上,就这样干了一天。收工后因没有热水洗脚,第二天她的脚又肿又红,不能再去出大田,恶警就强迫她去车间剪线头。

就这样,王玉兰的脚一天比一天红肿,流着脓和血,就象两个大馒头,什么鞋子也不能穿了。王玉兰被迫用布条把脚捆在鞋子上,每天照常出工。后来,王玉兰的脚已经发出腥气味,招引来很多苍蝇停在脚上,就用毛巾盖着,每天出工剪线头。过了几天,带班干部就叫了几个人把她抬出去治疗。王玉兰自己每天用针多次扎进去把脓放出来,20多天后双脚好了。

王玉兰一直在车间被迫出工,每天十二、三个小时,经常深夜一、二点三、四点钟,有时要到天亮才收工,不干完活不让睡觉。每天出工的每个大法弟子都有两个包夹跟着监视,他们都是所里的吸毒犯。收工后睡觉又有包夹守着,睡觉不许关灯。每天晚上值班警察还要查房一、二次。大法弟子一天24小时都被包夹看着守着,没有一点自由。对不转化的大法弟子除了每天强制劳动十四、五个小时外,还不准炼功,不准大法弟子间相互说话,如被发现就是拳打脚踢,用被子毛巾裹住,骑在大法弟子身上打,掐脖子,让你喘不过气来,打完了还要加期迫害。

2003年农历新年前,在车间搞完卫生后,王玉兰和一位大法弟子一同回到住处,她拿了几块糕点给大法弟子,就被一大队邪恶队长李瑛看见。随后李瑛叫来几个恶警(指导员何芝秀、管教干部杨凤仙、鲁静文、马干)和四合院吸毒犯恶人王孝粉对王玉兰和那位大法弟子围攻。他们把糕点扔在地上,诽谤大法和师父,谩骂大法弟子。李瑛指使王孝粉用脚踢王玉兰,过了近一小时后把王玉兰拖到牢房关起来,把她推倒在地上,又拳打脚踢。当时地上有一滩水,王玉兰的裤子全湿了,不法人员们不准她换干净裤子,不准她上厕所,随后把她反锁在房间里,不准出门。几个恶人随后又把那位大法弟子拖到外面办公室里,她的一条新裤子被拖出了几个洞。

2003年6月,十多个大法弟子联名写信给胡锦涛,内容是:法轮大法是正法,我们的师父是清白的,我们修炼法轮大法没有罪、没有错,我们只是在做好人,要求无条件释放所有被非法关押、劳教、判刑的大法弟子。大法弟子们签名后送到魏姓副所长处。后来大法弟子们被恶警李瑛非法审讯多次。签名的大法弟子被非法加期1-2个月。

2004年的一天早上5点钟,王玉兰坐起来发正念时被包夹马云发现,她大叫“不准炼功”,把其他人吵醒了。然后马云、陈芳、杜莲文等6、7个年轻力壮的吸毒犯把王玉兰按倒,杜莲文骑在她身上打,马云和陈芳按住她的头并用毛巾堵住嘴,使王玉兰十五分钟喘不过气来。当时值班恶警马干已经进来站在王玉兰床前,一句话也不说,也不制止这些人对王玉兰下毒手。第二天恶警马干肚子疼了一天,遭了报应。

还有一次,王玉兰起来炼功被包夹李晓东发现,李晓东骑在王玉兰身上打,打累了就用双手掐住王玉兰的脖子,使她喘不过气来。李晓东从王玉兰身上起来后,嘴里吐出了很多鲜血。王玉兰告诉她:你们打大法弟子遭到报应了。从那以后,包夹们就再也不敢下毒手,还帮看着有没有警察。

2004年7月20日,王玉兰写了一张“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的标语,用透明胶贴在一大队饭堂的墙上。被警察发现后就叫吸毒犯撕下来。邪恶大队长夏莲萍就在饭堂召开全车间“批斗会”那一套,首先叫王玉兰站起来说。王玉兰说:我修炼法轮大法没有罪、没有错,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大队长夏莲萍气的暴跳如雷,强迫命令每个人站起来批斗,宣布给王玉兰加期十五天。王玉兰就在三楼出口处大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等,被夏莲萍、恶警汪静指使6-7个吸毒犯毒打,衣服扣子全部被扯掉。暴徒们又把她从三楼车间拖到一楼卫生间粪便最多的地方,强制闻大便。

王玉兰挣扎着跑到操场上,仍然大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六、七个人又把她拖到民管组,把门锁起来。王玉兰用手扳着窗子,四合院的恶人吸毒犯受队长指使,用钢窗夹她的手,疼的她大喊大叫才放开。第二天王玉兰的身上红一块、青一块,手又红又肿,直到半个月后洗衣服手都还在疼。

就这样王玉兰被恶党非法劳教迫害了二年零七十天。

2005年8月23日,从劳教所出来一年后,王玉兰被610、国保大队的邪恶从家里绑架到明珠宾馆,强化洗脑一个月。一天24小时拉着窗帘,开着灯,吃饭、睡觉、上厕所都是在房间里,有人守着。还有不明身份的三个恶人一天到晚来对她说些乱七八糟的谎言。王玉兰绝食三天后,被邪恶人员拉出去,十多个保安对她强行灌食,把她按在床上不能动弹。半个多月后,由于受了恶党的谎言欺骗,说了一句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话,她严正声明所说的作废。

恶党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何止这些,以上只是例举一、两件。恶党对千千万万的大法弟子的迫害是难以计数的,特别是近两个月来曝光的沈阳苏家屯等处的秘密集中营活体摘售大法弟子器官牟取暴利并焚尸灭迹的惊天罪恶。中共恶党的罪行,已经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比德国纳粹的残暴有过之而无不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