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8例”背后的疑团


【明慧网2006年6月15日】2006年5月23日《辽西商报》题为“一名军医的最高境界和追求”中写到:任锦州市医学会泌尿外科学会副主任委员的解放军205医院主任陈荣山从事泌尿外科专业30余年,始终站在医学的前沿,博学精钻专业知识和技能,被医治过的患者称之为“神医”。

文章中说:他结合临床实践开展医学研究,久而久之在肾脏移植等诸方面都取得了瞩目的成绩。1995年4月,205医院决定把泌尿外科专业从普泌外科单拉出来,任命陈荣山为科主任。陈荣山共完成肾移植手术568例,成功率达到100%,一年人肾成活率高达98%左右,均达到了国际先进水平。其技术在辽西独占鳌头。慕名而来的患者络绎不绝,吸引着我国台湾地区和来自新加坡、韩国、马来西亚等地的患者。

这篇文章中列举了一例在短时间内为一名重症患者做肾移植的例子,以及他拒绝接受病人家属送“红包”的事迹。

看到这样的宣传,任何一个患了重症的肾病患者,特别是需要急于换肾的患者,都会从心里感到是“福音”送上门了。这无疑是一篇极具诱惑力的广告式的宣传报道。

有消息说:最近从外地拉来一批大法弟子,被安排住进了205医院的泌尿外科。主刀的医生就是这位陈荣山,副主刀是纵斌。护士长是陈兵,其他可能参与的医护人员:刘素霞、金向阳、张利利、苗环宇、张洋、佟海英、孔涛、庞晓波、马晓风、于丽娜、孙圆圆。

看起来这篇文章不象是单纯的为陈荣山歌功颂德,而更象是在为一次大规模的器官移植寻求买主而做加急广告。

最近大家可能也都看到了大量的来自于明慧网关于沈阳市苏家屯地区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惨案的报道。在2006年3月9日明慧网根据了解内情的人指证说:“苏家屯秘密集中营”里面关押过数千名法轮功学员。凡进到这里的人没有活着出来的,焚尸灭迹前都被活活摘取了眼角膜、肾脏等器官。而且象苏家屯这样的地下集中营在大陆有36处之多。中共在消息爆发出来的三周后转移了这个地下集中营,然后邀请国际社会在其陪同下去参观。

几个月来,越来越多的人权国家的正义之士或团体纷纷以各自不同的形式来揭露中共的罪恶,呼吁国际社会调查中共暴行,共同制止残忍的虐杀和迫害。然而在全球呼吁停止迫害的呼声中,我们获悉一些大法弟子被转移到锦州205医院。

我国的有关专家在对“脱离人体器官及组织研究现实意义”一文中这样写道:由于器官的不再生性和对人的健康的重要性和依赖性,人们不愿意轻易捐献器官,即使是死后又有传统的“全尸”的观念,本人生前及家属均不愿意捐献尸体的器官。因此,人体器官的供体远远小于需求,在世界范围内,人体器官的来源总的都是缺乏的。

在我国,百姓对器官的捐献一直是持很保守的态度的,器官捐献意识是很淡薄的,供体来源应该是紧缺的。在器官捐献意识发达的美国,器官移植等待的时间平均是2-7年。而如今在这个小小的205军医医院想要得到肾源,却是如此的容易,不能不令人思考。

我们注意到,锦州这个小城市的205军区医院,是以医治烧伤而著称的,却违背常规的拥有如此宽厚的肾源(以陈荣山成功的568例肾移植手术为证)。而在规模和技术远远强于205医院的省属医院,即锦州附属医院却没有这样丰富的肾源可提供患者,锦州附属医院每年所做的肾移植手术也是屈指可数,不过3到4例而已。在鲜明的对比之后,这不能不让人多问点“为什么”了。

难道只因为它是军方医院,有坚守秘密这方面的优势便是肾源的直接接受方?那么沈阳一位“老军医”的指证或许给我们提供了有利的启示。

“老军医”说:苏家屯医院仅是全国36个类似集中营的一部份”。“在我接触的资料中,中国最大的法轮功关押地在吉林,只有代号是672-S,关押人数超过12万,集中了很多的全国各地的法轮功、重刑犯、各种政治犯。”“老军医”说:苏家屯地区医院的所谓的地下集中营在2005年初的确曾经关押超过1万多人,但是目前日常的关押人数仅保持在600~750人,很多已经被转移至其它集中营。老军医还指出:“中共目前在对待法轮功的问题上已经公开宣布为“阶级敌人”,也就是最严厉镇压的对象、重刑犯。根据中共中央军委1962年文件规定,死刑及罪大恶极的重刑犯罪份子可以根据国家及社会主义发展需要進行相应的革命化处理。”老军医的指证也揭示了中共对所谓的犯人人体器官的任意摘除一直持有默许的态度。在很大程度上怂恿着罪恶,特别是对大法弟子的活体器官的任意摘除已达到猖狂至极的地步。

老军医的指证让我们知道了这样的讯息:中共对人体器官的移植行为,特别是针对法轮功学员的器官移植是在秘密中进行的,如果能使其恶行得以更有效的掩盖,使用军医医院是最佳的选择。这莫非就是锦州205医院能够具有比其它医院更多肾源的主要原因?

有消息称,自从苏家屯集中营曝光后,中共当局匆匆抛出了《人体器官移植技术临床应用管理暂行规定》,却又把施行时间定在3个月后的2006年7月1日,涉嫌留下足够的时间给罪犯销毁证据。已经调查过的部份地区结果证实,包括黑龙江、辽宁、吉林、北京、天津、河南、河北、湖北省暨武汉市、湖南、上海、浙江、云南、安徽、陕西、新疆等省市自治区的医院和移植中心正在加班加点成批的施行器官移植手术。

如果不明真相的患者得到了命运的拯救,会感到幸运,也会觉得幸福。可一旦患者知道了他的重获的生命是建立在一个大法修炼弟子为其被杀害的基础上的,是在如此黑色交易下进行的,他的内心是否会得到安宁呢?他的生命真的能够因此而太平的延续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