榆树市一女子因炼法轮功遭恶警群殴


【明慧网2006年6月17日】我是一个普通的女子。我原来得了不治之症,近绝路时,喜得大法,重获新生。身心的健康,使我懂得了人生的目的、意义,按“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做一个真正的好人。自99年7.20以后,同无数的大法弟子一样,我无辜遭到迫害。几年来,恶警不断骚扰、绑架、非法关押,使我无安宁之日。2002年,被绑架到榆树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遭到恶警群殴,并被非法送入劳教所。

99年9月末,警察赵文峰同街道7、8个人闯入我家,并非法带我到派出所,以“扰乱社会秩序”为名,非法拘留我60多天。

2000年10月,我进京上访,在天安门被抓,转回榆树市当地,以“扰乱社会秩序”为名,被非法拘留近一个月,被恶警陈兴国、郭某某非法送进劳教所。

2001年,警察肖红军上门骚扰,又欲抓我,我被迫流离失所。秋季,我被抓,在榆树市公安局,恶警石海林打我的嘴巴,踢我的小腿。长春一处恶警张震(榆树福安乡人)将我手铐在暖气管子上,强行让我蹲下,猛打我脑袋,致使大包成片。张震拿起皮鞭猛打我的背部,而且其整个人站在我那已被绑在一起的两脚上面,还在上面蹦跺几下。超出常人想象的巨痛折磨,使我全身衣服湿透,两腿、两脚失去知觉,脸部青肿已变形(后被非法关押时,才知道)。我被非法关押一个月后,由石海林等人非法送进劳教所。

2002年夏季,恶警肖红军、赵文峰等抓我落空,我被迫离家。这年秋季,恶警肖红军、张和平、指导员吕某等将我绑架,送到榆树市公安局国保大队。

恶警齐立将我左手铐在木制茶几立柱上,孙铁军(已退休)问话,我拒不回答。孙抡起巴掌,狠狠打在我的左脸及耳朵上,当即脑袋嗡嗡直响,只觉得肉往起鼓,木木的。然后,孙铁军猛的拽起我的头发,将我从椅子上拽起,因用力猛,手铐被拽开,而且一把头发从孙手中掉下。随即,齐立、柴文革、张德清、孙铁军一齐打我的头部、背部、小腿处。打累了,齐立又铐我回原处,张德清上前打我一个耳光,柴文革从卷柜上拿下一个带刺的约50公分的胶皮棒子,齐力接过来狠狠打我的双腿上部。打一下,问一句。打累了,柴文革接过棒子连续打,累了,柴文革用棒子的一端猛戳我左胸(乳房处),共两次,每次约4-5分钟。它又搬来椅子,将椅子一支腿压在我左大脚趾上,而柴文革整个人坐在椅子上面,足足有8分多钟。后来我被非法送进拘留所,齐力、张德青、孙铁军采用造假、欺骗的手段又从医院弄来一张假诊断书,将我非法送进劳教所。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善恶有报是天理,希望行恶之人不要因一时错念,断送自己的一切,更希望不明真相的人知道这场镇压是血腥的,远远超出人的想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