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好法修好自己 才能更好的证实法救度众生(上)


【明慧网2006年6月17日】正法走到今天,我们每个真修的大法弟子都亲身体验了伟大慈悲师尊的佛恩浩荡,被大法的深奥法理所折服。我于96年得法到现在,在这十年的风风雨雨中,能从生与死的坎坷中走到了今天,学好法、扎实的修好自己是关键。我也深刻体会到,只有扎实的学好法,打好基础,把自己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都同化与大法之中,才能跟上正法進程,才能走好师尊给我们安排的路,才能承担起大法赋予我们大法弟子证实法、救度众生的使命,才能称得上“正法时期大法弟子”。

一、7.20 前的修炼经过

1、有缘得法

我是见证了亲人炼法轮功清理了身体,而走入大法中。当我第一次陪一位年迈多病的老人去看师尊的讲法录像时,眼镜就被压碎了,别的同修说我有缘份,师尊在点化我、帮我,让我摘掉眼镜,我半信半疑,可是从此以后我真的就摘掉眼镜了。

一次下班后,由于忘了带钥匙進不了家,只好到炼功场找家人,可大家都在炼静功,也不好打扰别人,随手找个垫子坐下,可一坐下就定在那里动不了,感觉非常美妙、非常舒服,这种体验我从未有过。大家都炼完功了,音乐也早停了,许多人都在等着我,可我还在那儿坐着……。现在回想起来,都是慈悲伟大的师父安排的这一切,是师尊领我走入大法中来的。

2 、静心学法

这段静心学法时间,为我今后的修炼打下了基础,那也是在师父的加持下才做到的。每天一進屋,第一件事就是打开录音机放师父的讲法听,一分钟都不想耽误,边干家务边听,哪句话没有听清,倒回来再从新听,一个字都不想漏掉。当时孩子很小,每次放带子,她都会安静的自己玩,只要录音机一停,她就喊:“妈妈,换带。”

只要我工作允许,我基本上都到学法小组学法,早上炼功。听同修说抄书很好,我马上开始抄书。记得有一次抄书,抄着抄着我入静了,那种感觉和炼功达到入静的状态一样舒服。

一次为了组织新学员看师尊的讲法录像,因工作忙,时间紧,为了不间断,就得安排好时间,有时白天放,有时晚上放。大约二十几号,由于没来得及去银行,我只剩了五元钱的生活费,菜市场就在家门口,那几天我一次也没去,可一顿饭没缺,并且还吃的很好。一天早上女儿要吃西红柿,我告诉她有空就去给她买,一小时后,来看录像的同修就拿来了。第二天孩子又要吃桃子,同修又拿来了桃子。慈悲的师父安排的这一切,让我体验了大法的神奇,我更加坚信大法。

在师父的加持之下,到7.20为止,我抄写《转法轮》五遍,所有的讲法都看过、听过不只一遍,许多经文都能背下来。98年师父点化我背《转法轮》,自己也悟到,可由于抓的不紧,认识不到位,只背到第五讲,也没有背熟。如果抓紧一些,人的一面再明白一点,学法再精進一点,那可能就不会走那一段弯路。

3 、师父领我回到大法中

师父在《转法轮》中说:“常人社会的大洪流、大染缸的污染,人们认为是对的事情,其实很多都是错的。”

有一段时间,由于思想业的作用,又没有清醒的认识,主意识不强,心想:“年轻轻的,每天只看书、炼功,多没有意思,你看其他同龄人,進酒吧,去舞厅,多好呀,这不是大好青春都浪费了吗?”这时往日的舞伴来了,同学来了……。我虽然每天照常学法,可已准备放弃大法,去寻找常人的“快乐”。

就在我与朋友商定好以后,抬头一眼看到了挂在墙上的师父的法像,泪水滚滚而下,我马上低下了头,不敢再看师父一眼,打发走了朋友,我又静下心修炼了。

如果不是师父再次领我回到大法中,我早已堕入凡间深处。

4 、师父给了我母女第二次生命

98年2月的一天,晚上我带着女儿到炼功点看锦州学员心得交流会录像,当时买了一本《法轮大法图解》。回到家已经晚上9点多了,孩子说饿了,我准备给她做点吃的,可打开煤气点不着火,随后我和孩子就上床躺下了。

我闭上眼,《转法轮》封面的画面在我眼前时闪时现,转动的法轮好象能听到声音,我怎么也睡不着,同时闻到一种油墨的气味,当时我认为是我请的那本新书的味,过了好长时间,我翻来覆去睡不着,最后我打开灯,想把书拿走,可不见枕边有书,我下地打开书柜,找到书,书也没有味。这时我意识到是煤气,随后我就感觉上不来气了,我几步奔向厨房,只听到煤气发出“唿唿”的声音,在往外冒,我立即关上煤气,打开门窗,多么危险呀。進到屋里,看到师父的法像,立刻明白了一切,我跪在地上,泪水急速的流下来。开始孩子有些头痛,可第二天就没有任何不适了,我根本没有任何反应。这是师父慈悲,给了我母女第二次生命,没有师父,就没有我们的今天。

在师父的加持下,在大法的指引下,我一步一个脚印的走着。在自己学好法的前提下,同时参加各地的弘法,到农村组织农民学法、炼功,协同当地同修组织法会等,是凡大法需要做的事,我都积极主动做好。

二、7.20 以后 同化与法 勇于证实法

师父在《也棒喝》中讲:“我明白的告诉你们:99年7.20之前是个人修炼、认识法的阶段,认识中可以达到圆满的程度,但这不是大法弟子修炼的结束;之后的这五年,就是形势要反过来、看谁真行谁假行、淘汰不真修的、同时树立真修大法弟子的威德与救度众生的五年。”

1、 坦然的从人中走出来证实法

7.20 日,外地同修打来电话说:当局要取缔法轮功,他们那地方的许多同修都去了北京,有的被警察抓走了……

晚上学法时,我把这件事告诉了大家,并建议大家是否也应该去北京?有人说:“师父在最近讲法中说‘一个不动,能制万动。’咱们还是安心的学法吧,别的咱不管。”由于当时我对法理解不深,虽然内心有不同的看法,但说不出道理。

7.21日下午学法时,接到大连学员到市政府证实法被抓、被打的消息,我和几个同修马上做出决定去大连声援,我们突破一次次拦截,当晚11点到达大连。第二天同大连学员一起去市政府,但那里已戒备森严,進不去。下午我们在大连同修家看了恶党取缔法轮功的新闻,经和同修交流,我们做出去北京的决定。

在我们动身时,把身上所带的大法书等都留在了同修家里,我内心告诉师父:“师父,弟子准备去北京,用生命来证实大法的清白(当时准备到北京天安门广场堵枪眼),听说路上有拦车的,弟子把一切交给您了,您安排弟子到哪儿下车,那就是弟子的目地。”

在大连站买票时,就听售票员喊:“炼法轮功的不卖票,如果买票被查出来,不给退票。”但我象没有听见一样,心里很稳。上车时查票,问我到哪儿去,我说去北京,也不再问了。为了尽快到北京,我们坐的客车已满员,我们俩是加座,即:坐在一个小方凳子上。车启动后把眼睛一闭,好似坐在转动的法轮上一样,20多个小时,一点也不累。在行驶的途中,随时都有人查票的,问是不是炼法轮功的,我们不理也不睬,问到了就说是去北京旅游的。

车到唐山时,车停下来了,我心想:又要检查了,可没见人上来,车就启动了,我心里松了一口气,觉的可以平安到北京了。这一念刚一闪过,车又停了,上来两个警察模样的人,把我们叫到路边的派出所搜身、检查。我们两个都很坦然的应付着一切,没有任何人心,同时我的内心也在问师父:“弟子的目地是北京,现在这是师父安排的目地吗?”由于没有任何把柄,他们只好将我们送上车。

就这样我们一路上经过了数次询问、搜查之后,顺利的到达北京。这一过程让我真正理解了师父讲的:“一个不动就制万动”(《在美国中部法会上讲法》)的法理的内涵,更重要的是为我以后修炼增强了正念。就象师父在《转法轮》中说的:“修在自己,功在师父,你有这个愿望就可以了。”

2 、在北京证实法

到了北京后,找到一家合适的旅店住下,准备休息一夜,好精力充沛的应付明天的一切。可明天到了,依然平静如初,一连几天过去了,焦躁的情绪上来了,我内心对师尊说:“师父,弟子假期也快结束了,没有什么事,弟子该回去工作了。”这时同去的同修也说:“明天没有事,咱们回家吧。”当时去北京的学员都是这样的想法,甚至有的已经动身回去了,有的准备动身。就在当天晚上,师父将《出家弟子原则》的最后几句映出来让我看:“弟子们哪!世间的舍尽对在家弟子是渐渐去的执著,而对出家弟子,则是必须首先要做到的和出家的标准。”我明白自己应该怎样做了。在以后的日子里,我们严格的按照出家弟子标准要求自己,不住店,不坐车,吃的是简单的馒头、咸菜……。

在99年8月9日,有一批学员站出来证实法。在8月18日晚,我做了一个梦,一个水库装满了水,马上就要溢出来,下面的小苗只有几寸高……。当时知道自己得换大的容量了,可不知怎么换。在8月19日,我们在天安门第二批站出来证实法,在这之前我们协商好了,想尽办法不让警察拉上车,目地是延长时间,让更多的人看到,最好有外国人看到,当局取缔法轮功是错误的。我们几个人胳膊挽在一起,无论恶警怎么打、怎么拉,我们就是不松开……。

被抓之后,我们被送到了外地看守所。有个同修做了一个梦,梦见一条大狗向他狂吠,但狗脖子上有一个很紧的套,无论这狗怎么疯狂,可咬不到人……。我们大家交流说:警察就象那条狗一样,不用怕它们。同时商定有机会就逃走,再到北京证实法。下午大约4点,我们当地来了几个警察和一台车接我们。车走出看守所往我们当地返时,就迷路了,直到夜里11点才上路。车行驶一段路之后车轮胎爆炸,又换轮胎……。再后来一个同修打开了车窗,示意他要跳车走了,随后我们几个就都跳车了。

在我准备跳车时,就没有了记忆,是怎么跳的车,怎样落的地……这些我到现在也回想不起来,也没有任何痛苦……我知道这一切痛苦都是师尊为我承受的。

由于长时间没有学法,我回来后有一点迷茫。在同修的帮助下,我参加了学法小组,通过学法,我又清醒了;又全身心的投入学法,为第二次進京打下了基础。

3、再次進京证实法

99年10月,中共把法轮功定为×教,许多同修用不同的方式走出来证实法,我内心在想:大法被定为×教,师父被通缉,可我在安静的工作,多么不协调呀!于是决定再次走向北京证实法。经过半个月剜心透骨的割舍,终于在11月15日再次踏上北京之路。这段时间我深刻的体验了修炼中放下人心的不易,人中的一切都在留你,大到家人、房屋、工作;小到一草一木……。

就在我们准备上路时,一同修的妻子突然从工作单位回来,挡住了他,我们走后,他在妻子没注意时走出,赶上了我们,大家交流后决定步行,后来证实他妻子到车站去,并且报了警。

前几天,是徒步最艰难的时期,对我来说肉体的痛苦还是很容易承受的,可我最苦的是心里,对工作的执著。因为当时对法理解有限,认为走出来证实法,工作一定会丢失。(六年后的今天,我已回到单位)开始两天我休息,心里还比较平静,等到第三天,心就不平静了:我该上班了,领导不见我上班,就要找到家里,家里也被搅乱了,单位再上报公安局……我十几年读书分到一个理想的单位,工作近20年了……。我几次都想往回返,好在主意识很强,再加之同修的鼓励,我一步一步艰难的向前走着,每走一步好象心就流一滴血,这样经过10天后,我的心平静了,也不在想此事了。

在这徒步去北京的过程中,处处都能体会到师尊的呵护。当我们在晚上走到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大家又都精疲力尽时,有人提出休息一会儿,也有的说在稍忍一下,你看前面有灯光,那儿可能就有店了。果不然,当我们到那儿,一切都很如意。每每到了艰难时,大家相互鼓励,恳请师尊加持。每个人脚上打了多少水泡,已记不清了,袜子都脱不下来,鞋换了多少双也记不清楚,但大家都放下了不同的心,这都是明明白白的。由于大家学法抓的紧,无论有多大的难处,都能坚信师父、坚信大法。

我们在京被抓后,被送回当地派出所,在看守所关了一个月放回。两趟北京之行,让我感受最深的就是师父时刻都在我身边,你想什么师父都知道,如果没有任何人心,师父会给我安排最好的。在最难时,能想到师父、想到法,再忍一下,一切就都发生变化了。

(待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