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省方强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纪实


【明慧网2006年6月18日】江苏省方强劳教所受江苏省“610”指使,约于1999年12月成立了法轮功学员的“转化”基地。在这里部份邪恶之徒为了一己之私,成为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的工具,他们以“教育、挽救”为幌子,以“转化”为借口、假执法之名,在高墙内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残酷的迫害。其行为之卑鄙、下流,手段之残忍,惨绝人寰,而对外又极力的掩饰,鲜为人知。

其迫害状况大致分为以下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从1999年12月─2001年初),其特点主要为:“以超负荷体力劳动迫害为主,以打骂、减少睡眠(长时间不让睡觉),限制开帐(买东西)为辅。”邪恶之徒以为通过超负荷的体力劳动,来折磨大法学员的肉体,同时辅之以打骂、减少睡眠等手段来摧垮大法学员的意志。迫使他们放弃正信、修炼,以达到邪恶“转化”的目的。例如:有一个刚毕业的吴姓大学生(大法学员)是个白面书生,没干过农活。

有一年农历新年刚过,河里还结着冰,就出去“挖河工”(抬河泥)。普通劳教人员可以穿着水靴干活,而大学生没有水靴,花钱买也不让买,只好光着脚。双脚常常陷在泥里拔不出来。恶警让两个人一副抬子,用泥兜抬着河泥从河底往岸上爬。大学生抬的泥兜已经装满了。还要再加几铲堆成尖。他的搭档是个视力很差的“半瞎”。恶警强迫“半瞎”走在前面,“半瞎”看不清路且负荷过重,从河底艰难的向上爬时,一打滑连人带泥就从坡上滚下来。这时,监工组长不但不帮忙,反而对大学生破口大骂,想偷懒啦、有意怠工啦,不由分说把他打倒在地,凶狠的用脚把他往泥里踹。所以,大学生每天都完不成所谓的任务。每天晚上,其他人洗过澡可以上床休息,而他却要守着马桶、靠着门口至少要站到夜里11点。

邪恶之徒就这样一天天的折磨他。他含着泪、咬着牙一天天的坚持着……终于有一天大学生因负荷过重再次从坡上滚下来,恶组长又凶狠的把他往泥里踹时,其他劳教人员再也看不下去了(可能是他们的良心发现),一起停下手里的活,瞪着眼质问恶组长:“我们都是被迫劳教,受苦的,你干吗这样对他?”恶组长一看,众怒难平,说了实话:“你们以为我想这样对待他?我也没有办法,不这样不行呀!”

第二阶段(从2001年初──2003年底)其特点主要是:以邪悟诱导为主,辅之以其它迫害方式。

由于超负荷体力劳动、打骂、减少睡眠(长时间不让睡觉)等迫害方式并没有摧垮大法学员的意志,被转化的寥寥无几。邪恶之徒就改变策略,从北京招来了以蔡弼为首的帮教团(由犹大组成)采用所谓“以法破法”形式,攻击李洪志老师和大法,让法轮功学员放弃正信、放弃修炼。运用从马三家劳教所学来的邪悟理论,诱导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同时搬来单位、街道的领导、以及爱人、父母兄弟、亲朋好友等来劝说,并以下岗、开除工职、开除学籍、儿女失学、甚至加刑期等,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正信、放弃修炼,走向“真、善、忍”的反面,称之为“转化”。

恶人让“转化”者,写“五书”[保证书─不修炼法轮功。悔过书─认罪认错。决裂书─要求和李洪志老师和大法决裂。揭批书──揭批李洪志老师和大法]。如果某人妥协了就给其改善伙食、让其娱乐:打牌、下棋、看录象(攻击李洪志老师和大法的内容为多,娱乐内容为少),还可以不去参加劳动。最可恶的是:大法修炼讲不二法门,恶警就叫被洗脑者打太极拳。特别是2001年6月成立方强劳教二大队(专门用来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时常聘请外地帮教团(犹大团伙)来散布邪悟理论,让“转化者”上台揭批李洪志老师和大法,使法轮功学员受到巨大的伤害。

如果某人不“转化”,让你干重活、限制开帐(买东西)、打骂、减少睡眠(长时间不让睡觉)甚至找理由关禁闭、加刑期、动用警棍更是家常便饭。当时的方强劳教所三大队全体法轮功学员为了抗议“江氏流氓集团”对他们的迫害(理由是:我们是修炼法轮功,按“真、善、忍”做好人,没有罪,应无罪释放)采取绝食措施,遭到了当时劳教所书记所带领警察、打手疯狂使用电棍和各种惩罚手段血腥的迫害。大法学员张博士坚决不转化,就让两个强劳(劳动力特别强的劳教人员)把他夹在中间组成一个联号,无论干什么活,就让他干最脏最累的活。如:在烈日当空,抢晒大麦时,就让他站在“扬场机”的下风口扫场、大麦、乱草、灰尘一起往他的头上、脸上身上飞,一层又一层,一会他就成了一个土人了。晚上,还时常让张博士穿着短裤、光着上身站在马桶旁让蚊子叮咬,站到晚11~12点。有一次扛粮袋(大麦)时,发现地上有斑斑血迹,顺着血迹找去,发现张博士一只手托着腰、光着脚,正走在洒有坚硬外皮的大麦及大麦芒的场上(大麦外面有皮,两头带尖)……锋利的大麦及麦芒扎的博士满身是血,地上更是血迹斑斑……

第三阶段(从2004年初至今)其特点主要是“以灭绝人性式的迫害为主,以邪悟诱导为辅”。后来,许多原来对大法修炼认识不清的学员也渐渐的清醒了,我们修炼“法轮功”,以“真、善、忍”要求自己做好人并没有错,更没有罪,对这一切强加的迫害是绝不能认可和接受的。所以邪恶之徒“以法破法”的那一套歪理邪说对大部份法轮功学员来说是失效的,基本上接近于破产了。再象原来那样来“转化”法轮功学员更是难上加难,所以邪恶分子对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就采取了灭绝人性的迫害。

一进劳教所,就让邪悟者或文化流氓(受过高等教育的流氓劳教人员)给你灌输邪悟理论,或者看攻击大法的光碟,短时间内让你“转化”,你不“转化”,就让流氓劳教人员(因打架斗殴、吸毒、偷盗被劳教,在劳教所里被当作打手的)对你动武:包括用鞋底扇嘴巴子,用拳猛击你面部,把木板侧过来砍你放在凳子上的手背、手指,让你身子靠墙,用脚猛踢你的头、胸部、腿、甚至下身,头被撞到墙上时,眼前直冒“金星”,再不“转化”,就限制你上厕所次数或长时间不让你上厕所,让你便到裤子里,苦不堪言;如若还不转化,就不给你水喝,每天少给你饭菜或多天不给饭菜,饿得你头昏眼花;而每天让你睡极少觉,甚至连续多日几十个小时不让睡觉,这更是从入劳教所开始贯穿始终的迫害。

邪恶分子对年轻人如此,对老年人也不放过。有个60多岁的大法学员,因坚持不转化,受到长期折磨,表现出神情恍惚,白天连走路都直打晃。对新入劳教所的法轮功学员,“三板斧”砍过之后,看到不能“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就送到四大队(方强劳教所的四大队,随着新的方强劳教所建成于2002年10月而成立,是专门用来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在这里对不转化的大法学员进行长期的,暗无天日的折磨,对坚定的大法学员,大多采取与其他人隔离,让四、五个流氓劳教人员,每天二十四小时看着,秘密迫害。

在劳教所常常分不清白天黑夜,因为几乎没有睡眠,而且需要时把门窗全部窗帘等罩上,当然迫害的手段更是花样翻新,迫害的手段如下:

1. 长期蹲姿:法轮功学员因为长期缺少睡眠,恶警怕你站着睡着了,所以就强迫你象军人一样长期直腰蹲立,不许弯腰,不许换脚。若在冬天,就把你左右及屁股下面放上盛满水的水盆。你若困了,就用冰冷的水从你脖子里,一滴一滴往里滴,甚至掀开棉衣,直接往里倒,当你吃重的那只脚又疼又麻,支持不住,歪到两边盆里或屁股坐到水盆里时,他们就打开门窗,让寒冷的西北风直接吹到你湿透的身上,让你里外透心凉。

2. “开飞机”:几个流氓劳教人员把你脸朝下,按趴在地上或者桌子上,把你双手背过来,放平双腿,用脚踹你或用手拽你往墙上撞,曰:“开飞机”,轻则头昏眼花,重则眼冒金星、头破血流。撞一次就算开一次飞机,有个姓孙的法轮功学员被开了半夜飞机,第二天满脑门都是血红的包,有的还往外渗着血。

3. 熏蚊香:流氓劳教把马桶里燃着蚊香,盖上盖子,等烟布满了马桶时,他们拿下盖子,两个人架着你的胳膊,把头塞进马桶里,其他人摁住你的双腿,用蚊香或烟头烫你的脚脖、脚心。

4. 蹲铁箱:当你长期缺少睡眠,神情恍惚、似睡非睡时,他们就在你耳边突然敲盆或者弄出极刺耳的声响,或者直接把你弄到铁箱里,再盖上盖子,在四周不停地擂动、敲打、让这持续不断的噪声让你心躁难忍,恶警的目的是把法轮功学员变成精神病或精神分裂,这样就能转化了。

5. 动用电警棍:正常人被高压电警棍电击都象皮肉被撕裂一样,而有一个法轮功学员由于长期受迫害,不能行走,站立都不稳,还要找借口对他同时动用两根电警棍。邪恶之徒对法轮功学员迫害已经达到丧心病狂的地步。

6. 冷冻或洗澡:在寒冬腊月,把你扒光衣服让你在室内来回跑是常有的事,把你拉到水池边洗个冷水澡,然后打开窗户冻上半个小时,冻得你说话直打颤,浑身发抖,全身发紫。每天一次,甚至一天两次也可以说是家常便饭了。而有个姓刘的法轮功学员浑身上下几乎看不到肉,只剩下皮包骨头,只有80多斤,(据说原来是一百三、四十斤)在数九严寒的冬天,被几个流氓劳教扒光衣服,架到晒衣场,敲开早已结上冰的几盆水,(前一天提前准备好的),往他身上泼,流到地上的还用拖把蘸上往身上砸,然后上来两个流氓劳教把他拉向窗口,双手摁在铁窗的铁框上面向北方冻。穿着棉大衣的恶徒冻得难以忍受,把手缩回来,他趁机挣脱他们往回跑,那几个流氓劳教截住他,还用拖把往他身上砸,用脚踹,往回推……直到他被悬空推倒,头撞在满是冰和水的水泥地上,鲜血从他的额头往外淌……

这时负责转化的恶警正趴在门外往里看着这残酷的一幕呢!

7. 灌食和输液:有的法轮功学员为了抗议对他的迫害,采取绝食抗议时,恶警一开始不管,看到你快不行了,就采取通过鼻子插管和输液的办法进行“拯救”。输液时甚至都不让上厕所,让你尿在床上。有个大法学员因为长期插管,呼吸道和胃黏膜可能早已插烂,每次灌完食,把导管从鼻子里拔出来时带的全是粘液和鲜血……更令人发指的是有的流氓劳教人员在灌食前还把臭不可闻的大便放进去……

8. 面壁站立,坐石子或蹲砖头:恶人让你面壁,鼻子靠墙,双手下垂,每天长时间站立,当你站累了,稍一晃动,就招来一顿拳脚,或者问你想不想坐下,你说想坐。邪悟者就把李洪志老师的法像或者是大法的书放到椅子上让你坐,你不坐,他们就强迫按你坐上。你坚持不坐,他们说你连椅子都不喜欢坐,喜欢坐地上喽。他们就把水泥地上撒满带棱角的小石子,或玻璃碎片。扒光你的裤子,强行按你坐上,左右推拉,直到你屁股、大腿满是血印、血口、鲜血直流……

或者采取让你蹲砖头的办法,找来两块砖头(每块不到普通砖一米长)拖下你的鞋袜,强行让你长时间蹲上,如果你累了,直起腰或把脚拿下来,就招来一阵毒打。或把你重新扶上。长期下来,轻则双脚红肿,疼痛难忍,重则踝骨受伤,不能行走。

9. 钉大板:把人手脚分开至“大”字形长期固定在木板上,大小便都要便在身上……一个谢姓的恶人,让法轮功学员侮辱李洪志老师和大法:他(她)们最邪恶之处是在椅子上,地上放着李老师的法像和大法的书,不让你坐椅子或者强迫你坐在法像和书上。特别是把厕所里的手纸拿走,放在师父的法像和书上。他(她)们就把你双手绑起来,把师父的法像塞到你的内裤里,真是邪恶至极。

10. 调换环境:有时还把比较坚定的大法学员送到外地劳教所或洗脑班进行迫害,或者把外地的带到本地进行“转化”。心地善良的大法学员受到流氓劳教迫害以后,还以为警察不知道,就向警察反映,警察就当什么事也没发生过。其实,处于严管状态下的大法学员所在的监室都有视频探头,对他们每天24小时监控,警察坐在监控室里看的一清二楚的。

江苏省方强劳教所迫害大法学员的罪行累累,大法学员留下了斑斑血迹。所谓的“转化”之路,实际上是大法学员的血泪之路。自1999年“7.20”,江氏流氓集团在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所谓“教育、挽救、转化”的招牌遮掩下,在鲜为人知的高墙内,这一幕幕人间悲剧,一直在这里上演着……同时也在全国各地的劳教所,劳改农场上演着,在全国各地的监狱里上演着,也同时在全国各地的“学习班”(实为洗脑班)上演着……

参与迫害大法学员的策划者与参与者,扪心自问:这些大法学员真的有罪吗?他们为什么受到这么残酷的折磨,无情的迫害吗?更何况他们仅仅是些想做好人的人呢?看到他们那么善良、坚忍,你们就不动心吗?你们可能会说:“我们也不想这样,这是上边的要求啊!”如果你们还有一点人的良知的话,如果教人按“真、善、忍”标准做好人的“法轮功”是邪教,那么什么又是正的呢?做好人的标准又何在呢?人权信仰自由已成为文明社会标志的今天,这种灭绝人性式的迫害人权和信仰自由,这种执法犯法式的无法无天的行为,实在是对人的良知和人性的亵渎,为所有善良的人所不容,为所有文明社会所不齿。

那些被雇用来迫害“法轮功”的人,我们奉劝你一句:千万不要因为一点点职位,一点点钱财,就干着丧尽天良、葬送自己永远的事!恶报来临后悔莫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