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大陆弟子在媒体上讲真相一定要为众生负责


【明慧网2006年6月19日】近来,为了熟悉新唐人电视的接收装置的更多功能,我无意间听了几次《自由亚洲之声》广播电台(间隔七八天听一次),听到几位法轮功学员(自称)在广播中的热线电话。感觉非常有必要在这里提醒同修,在媒体上发表个人的认识,尤其是直播节目,务必要从听众如何能理解和接受这个基点考虑周到,慎重再慎重。

象《自由亚洲之声》广播电台,在中国估计会有几百万的流动听众,我们讲不好或讲的不能让人理解就会带来严重的负面影响,此时你做的就不是救众生,而是推众生,而且是大面积的。

我听到第一位同修谈了个人被迫害的流离失所的遭遇,但他完全从个人角度谈被迫害,没有谈出大法的美好,以致主持人问:“遭受这么多不幸,为什么还是要坚持炼呢?”显然,主持人代表了很多听众的看法,不能理解你,因为人家不知道大法是如此的美好,原因是我们没有讲到位。

第二位同修是提前写好了让大陆听众退党的呼吁和具体方法,在广播中快速念稿子,给人一种强行利用媒体达到个人目地的一种感觉,象一个精明的商人在利用媒体兜售什么东西,而且稿子的内容很干涩,只是要求大家退党,中共是什么?为什么退?这些都没有讲,当然收效寥寥,而且给人一种负面的印象。

这种谈话节目都是富于情感的,我们突然插进去这样的“白稿”,好象是一通广告,让人索味,降低我们大法弟子的形象。

第三位同修的问题最严重,他问候了主持人之后,说:“我是一个法轮功学员”,说这句话时马上变的很“低人一等”的感觉,不堂堂正正;接着,他说他看到街上的人眼睛都是红的,好象都是怪兽,他说这就是中共红色恶龙的作用,因为中共在另外空间是一个红色恶龙。

这种一上来就说自己看到人都是怪兽,很容易让被毒害的大陆听众认为你精神不正常了,从而认同恶党的谎言宣传。结果主持人马上就问:“你的这种现象是炼法轮功的原因吗?”显然,人家觉的他的表现有些不正常。另外,对常人讲“另外空间”“功能”,都让常人不知所云,觉的玄之又玄,听不懂,造成很反感的印象。

我建议,在大型的媒体上讲真相,务必提前有一个充分的准备,而且必须要有几个同修一起切磋,从听众如何能理解和接受这个基点出发,有针对性的去讲,绝对不能自己想到哪里就讲到哪里、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其实平时面对面讲真相也是必须根据对方的明白真相的程度和接受能力,随机应变而且有针对性的去讲的,如果没有充足的准备和对对方的基本了解,就做不到这一点。那么在广播上讲真相,就更要事先了解自己将面临的听众的状况,要事先学习作媒体访谈的基本技能,不能只顾自己想讲什么、而是一定要考虑听众效应。尤其有意经常参加这种节目的同修,太应该与同修沟通,查找自己的问题,因为这样的事情牵扯的面太大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