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法制教育中心”与劳教所互相勾结迫害大法弟子


【明慧网2006年6月19日】2002年2月份,我在单位工作期间,被厂治安办强行绑架、抄家,后来被非法关押在厂治安办私设的牢房,给我戴手铐、脚镣,采用坐老虎凳、五马分尸式的捆绑在铁椅子上、殴打、鼻孔插管灌食、注射不明药物等等手段进行残酷迫害。我不配合邪恶的迫害,不法人员在我身体非常虚弱的情况下,每月从我的工资奖金中扣钱,把我劫持到所谓的“法制教育中心”继续迫害、强制洗脑。

在“法制教育中心”强制洗脑迫害初期,每天一大早,我被强制拉到医院灌食。灌食时,由两个人把我按在椅子上,两个手臂别在椅子下,然后由所谓的大夫开始往鼻子里插管子,动作粗野,有时插破血管,鲜血从鼻子里往外冒。不法人员灌食后拉我去王村劳教所十二大队进行残酷迫害,晚上八九点的时候,又拉我回“法制教育中心”。

几天后,不法人员就把我直接留在劳教所了,任其迫害。劳教所的大队长赵永明、副大队长张波组织了邪恶的犹大孔铁柱、华明亮、梁兆征、廖卫星、于永强等一帮人,采用各种毒辣手段,进行车轮战术,夜以继日的、连续不停的对我进行迫害。恶人头子赵永明,指示这帮人拆掉方凳,有的用凳子面砸、有的用凳子腿砸,还有时手脚并用、拳打脚踢。在刚刚过了农历新年的寒冷天气里,他们用冷水浇我的头,水流到脖子里全身衣服全部湿透,冻的我全身发抖、直打寒颤;副大队长张波指示这帮恶棍别上我的手脚,用绳子捆绑起来扔在冰冷的水泥地上,不知有多长时间。张波还把大法书上的师父法像撕下来,乱画一气写上脏话,往我的身下掖,什么卑鄙的手段都用。

这次迫害,一连四、五天没让我合眼。华明亮伙同孔铁柱用刨子把柄(中间带棱的枣木棍子)砸我的头,砸了有三百多下,砸得我整个头顶象血包一样,变成了软的。别说再砸了,棍子一接触头发就疼痛难忍了。头发一把一把的脱落下来,没过多久整个头顶头发几乎掉光了。这还不算,华明亮又找来了针和线缝我的嘴,在上下嘴唇上穿了好几个洞。

梁兆征比华明亮有过之而无不及,强行逼迫我看邪党造谣诬蔑大法的那些东西,不看就用巴掌打我的脑袋、脸,扇耳光,打得我满脸冒火、眼冒金星,一打一个趔趄,连续打了四五天。打得我的整个头都肿胀起来,本来瘦长的脸型,一下子变成了“胖圆”脸,整个脸都变成了紫茄子色。邪恶的副大队长张波巡视的时候,看到我脸成了这个样子,吓得他直打哆嗦,大声喊:“你快转过脸去,我害怕。”

当时,我工作单位的所谓陪教人员找我时,面对面的不认识我了。两天后,待我的脸消肿了,把我拉回到“法制教育中心”迫害。家人知道后去看我,当时虽然已经消肿,但面色还相当的难看。在家人的强烈要求下,他们才把我拉到周村的八三医院做了脑电图等检查。

在“法制教育中心”洗脑期间,劳教所除了采用熬夜、各种手段的打骂、憋尿、灌输邪恶的迷魂汤等迫害方法以外,还有一种残酷摧残人的意志的毒辣酷刑,那就是─坐。让人坐在二十公分左右高度的小凳子上,凳子面上有一块一块坚硬的胶块,使凳子面凹凸不平,尖的地方象刀子一样。坐姿是面墙而坐,双膝近墙但不能碰着墙,双手放在膝盖上,一天24小时这样坐着;不许大小便、不许动,一动就是一顿毒打。几个小时过去后,整个屁股既痒又疼,腰疼腿麻,难受无比,全身像散了架一样。没过两天,屁股上就出了几个洞,别说坐了,屁股一挨上凳子就疼痛难忍。血水凝固后,屁股和衣服粘在一起,撕心裂肺的疼痛。解大便时必须先用水泡,再用手搓,经常撕的屁股血肉模糊、浑身冒汗,惨不忍睹。

即使这样,他们没有就此罢手,华明亮又把凳子翻过来,逼我长期坐在凳子的四根细钢筋腿上,并且上边用棍子砸,采用上边砸下边扎的残酷手段,进行毫无人性的折磨。这些犹大们,因为迫害我“有功”,受到了大幅度减期的“奖赏”,不到半年时间都离开了劳教所。而我因为不屈服于邪恶,被加重,被送入劳教所,继续受劳教所的残酷迫害。

以上所谈,只是恶警恶人残酷迫害我的一点一滴,小小的一部份,更残忍的迫害是在非法劳教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