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这样劝三退、讲真相的

【明慧网2006年6月19日】我是闭着修的,发正念到底能起多大作用,自己也不知道。只是师父说了,让做好三件事,自己就去做。劝三退我是从家人开始做的。开始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做,也不知道怎么讲。《九评》也看了,有些话被自己的观念障碍住了,认为常人理解不了,不能讲。可三退又要做。救人要紧。就将大纪元的声明说给他们听,告诉他们不做的后果。他们听了没说话想了会儿,就同意了。就这样他们都退了。

有一次在亲戚家的酒桌上,将大纪元的声明说给他们听,因为人多没有人明确表示要退。他们中有人说你给记着我们点儿。我知道大部份人还是能认清想退的,只是人多不好表明态度,我就补充说,你们记住那我就给你们退了。当然也有不好讲的时候,需要多次讲才能退的。劝三退的心态也很重要。

对不愿听真相的家人我是这样做的。我父亲受恶党毒害比较深。因为我修的有漏,多次被邪恶迫害,和他讲真相很难讲通,真相册子也不看,管的我很紧,甚至在家盘着腿坐着都不行。想了很多办法。最后我把要说的话用笔写下来,将他从小到大他跟我说的话(对讲真相有用的部份)及为什么要跟他讲这些用录音机录下来。自己先听了听,觉的能讲清楚了,我就拿着复读机跟他说有很多话要和他说,都录下了,您听一听,当着面将复读机打开。这样听完,感觉他变化很大,听完后他只说了一句,“我知道了,你把他抹掉吧!”明白了真相,劝三退就容易了。

劝三退的一点小经验

现在正法洪势在迅猛的往前推动,世人也清醒了许多,在劝亲朋好友“三退”时,只要正念足就行,一般情况下,世人都能接受。当说到大法美好、遭到迫害,以及在世界洪传,最后讲到邪党的残暴时,常人都认同。但让他们三退时,大都会说:“你说的很有道理,但我不用退了,现在党费不交了,不就算自动退了吗?团员早过了那个年龄了,也不用退了;至于少先队就更不用说了,不是早就不戴了吗,只是上学时候的事。”再往下劝退有一定难度。

如碰到这种情况,我会说:“如果夫妻俩感情不好,处于分居状态,那么按照常理,如果不办离婚手续,分居2年、5年、10年、20年,世人、邻居都会认为他们还是夫妻,办了离婚证才算正式离婚,分居能说不是夫妻吗?我让你们用化名、小名声明退出中共,登到退党网站上,不但安全,而且还是免费的,登到网站上声明,就象我刚才说的“办了离婚手续了”,这样才算真正的退出了邪党。”

这样一讲常人都能接受,因为常人信神的底线很低,原则性也不高,那么用常人生活中的事例,离大家很近,常人一般都能明白,也就会脱口而出,那帮我上网声明退了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