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全盘否定旧势力安排的一点经历


【明慧网2006年6月19日】2006年4月份,我到一个集镇发真相资料,被一个村干部举报了。我发三次资料都碰到他,跟他讲真相,叫他退党,但由于我要发资料,没有时间跟他深刻的讲,所以他一直都没有明白。我回家以后,打坐中师父点化我了,我知道被邪恶钻了空子了。

第三天,县国安、镇派出所就来了。我村里的村干部对我说:“他们上边要来找你。”我当时坚定的一念,就是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我不惊、不动、不怕,加大密度发正念,那天一共发了十七次正念。

那天我5点下班回家后,我同事给我打电话说:“你赶快走!”我正在发正念,我说今天哪也不走,就在家等着他们。想起师父的法:“人对神能做什么?如果没有外来因素,人对神敢做什么?人类社会的表现只是高层生命的操控造成的。”(《正法中要正念、不要人心》)我的修炼环境是师父给我安排的,我一定不能失去救度众生的环境,我一定要面对他们!过几分钟他们来了,下了车,我对他们笑着说:“你们来了。你们老来找好人,心里不胆寒吗?”他们也笑了。他们一進我家门就抄家,还把我带到上班的地方抄。抄完后骗我说送我回家,我上了车,他们就把我带到派出所。我当时非常坚定的一念,就是他们不等天黑就得送我回家。

到派出所后,县国安派出所两人审问我,他们问我几日几时到哪个街发过资料。我心里的一念,这是我的自由,他们不配管我做什么,我的师父叫我做的一定是最正的,邪不压正。我发出强大的正念,坚决不配合他们。他们开始说师父不好的话,我就跟他们讲真相:“我的师父得罪你们什么了?我们师父慈悲的叫我们救度你们这些警察,因为你们也是受江泽民的谎言蒙蔽的众生!你们不要跟江泽民当替罪羊了,将来把江泽民送上法庭看你们往哪里逃?”他们问谁送它上法庭,我说全世界有近八十个国家的人修炼法轮功,香港、台湾都是合法的,大法洪传世界,迫害法轮功将来都逃脱不了天理的惩罚。他们都不吭声了,后来全都吃晚饭去了。我趁这个机会,跟他们大声讲真相。他们笑着说把你送到县里去,我说你们谁说了都不算,他们问谁说了算,我说:“我伟大的师尊李老师说了算,你把我送到县里去,我就曝光你们的恶行。你们都不要参与迫害法轮功了,你们把我送到哪里看谁敢收我,我告诉你们我走到哪里就把邪恶解体在哪里。”后来,县国安开车偷偷溜了,派出所一人也没有了,我就找到所长办公室,我说所长送我回家,他叫我自己回家,我说你们绑架我来的,你们一定要送我回家,他跟我说好话把我送到门外,叫我请个麻木(当地的一种交通工具)回家,说以后有事再找你,我说你们不要参与迫害法轮功,你们对我的考验彻底解体,他没吭声。

我在回家的路上跟麻木车师傅讲真相,他明白了,并退了团,我送了他晚会光碟、护身符。

我在师父的呵护下只在派出所呆了一个多小时就回家了。我回家三天后,镇610两人又来到我家,他们说你发资料被举报了,上面叫我们来找你。我说你们既然来了就是缘份,你们不要迫害法轮功,你们想想过去共产党要想打倒谁,三天就不存在了,但是法轮功共产党永远也打不倒,因为我们修的是正法,太正了,邪不压正,你们一定要记住。我又跟他们讲三退,他们高兴的走了,以后再没有找我了。

我是2002年得法的,邪恶曾骚扰过我很多次,我在拘留所被非法拘留过,被绑架到洗脑班过,但都在师父的呵护下时时正念正行,信师信法,邪恶看见我都害怕。我见他们就讲真相,我不配合他们的任何指使。

2005年6月我曾经历过一次严重的病魔干扰,吃不進饭,走路都无力,说不出的难受,一个月以后,病情越发严重,这时我的人心也上来了,没守住心性,去医院打了两吊针,结果身体高烧到39.5度。后来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我走不动也出去发资料,喘气喘不过来也出去发资料,我坚定的以法为师,终于战胜了病魔,坚定的走过来了。我想如果我们每一个同修都走师尊安排我们的每一步,正念正行,一定能破除邪恶的安排,减少损失。

我一直想写,只因水平太低,难得拿笔,不当之处,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