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对我的慈悲呵护

【明慧网2006年6月19日】我突破各种人的观念,提笔写一写在九年的修炼过程当中,在师父慈悲的呵护下走到了今天。

96年我父亲修大法在短短的几个月当中,一生的疾病没有了,我在父亲的劝说下,97年我也开始走進大法。开始看了《悉尼讲法》后又看了《转法轮》,从此我再也放不下大法的书了。因为我以前学了很多种气功,只有大法强烈的震撼了我。这就是我要的。

一念之差

97年刚得法时不久,我给母亲买了一百个鸡蛋,用尼龙绸兜装的,一手拎五十个,在过马路时被一个闯红灯的骑自行车小伙撞得仰面朝天,两条腿就象体操运动员一样悠到了脸又悠了下去,一个大字形躺在马路上。鸡蛋兜一直在我手里,小伙子爬起来后把我扶起,连说对不起,看一看摔的怎样。我没有一点怨气,只想着可别影响交通,赶快说:“我没事你走吧。”我心想鸡蛋剩几个是几个,顺其自然。到家后母亲和妹妹看我一身土。我说被自行车撞了,她们接过鸡蛋打开一看,连个裂缝的都没有。我一条腿紫青一片,膝盖破皮,胳膊肘也破皮了,目睹这一切,她们都感到震惊,妹妹说:“要是从前不修炼,保证和人家干起来。”爱人被眼前的景象惊得一句话说不出来,后来爱人对亲朋好友说:“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无论如何我是不会相信的。”

大法展现威力

2000年11月下旬,我来到了天安门。喊出了:“法轮大法好,还我师父清白”。我被抓到天安门派出所,天黑后恶警把我拉到了一个不知名的地方,恶警在问不出地址的情况下,逼我把棉衣全部脱下,不让穿鞋,只穿一个薄线衣、线裤,它们把我拽到外面篮球架下,背铐在上面,我在寒风中不停的发抖,恶警们冲我狞笑说,这是轻的,看你岁数大了,如果还不说,我们有法对付法轮功。我不停的给他们讲真相,劝他们不要这样对待好人,他们就是不听。还说没办法,不这样没法向上面交待,我们就得下岗。我看他们不听劝,自己就开始背法,背《论语》、《洪吟》,背着背着发现我不抖了,在师父的加持下,我一点也不怕。它们看我不冷了,就把我拉回屋里吹热风,然后再冻,前后共给我吹二次热风,冻了一宿。我惊奇的发现,我不但不冷,连脚底下走的路都象铺了厚厚的地毯,软乎乎热乎乎的。当时心情用尽世间的语言也无法言表,流下激动的泪水。我做了一人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而师尊为我承受了太多 太多。在天快亮之前,恶警怕外面行人看见,就把我拽到一个空房里,这时给我打开手铐,手肿的象紫馒头一样,这房里没暖气,水泥地上还浇了水,窗子全开着,我对着窗口站了一天,但我不觉得冷,也不饿,也不想上厕所,更没冻的流鼻涕,手也不知什么时候肿全消了。

在快九年的修炼中,经历了数次消业和黑手烂鬼的迫害,都在师尊的保护下走了过来。我体悟到了“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