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业魔难中心不动


【明慧网2006年6月19日】我是96年得大法修炼的,在得法前,由于造血功能的障碍,造成我全身器官衰竭,痛不欲生。得法后不久,全身病痛消失,身心健康幸福,所以对师父和大法的感恩难以言表。99年7.20大法遭邪恶迫害,为证实法,我到过省府,上过北京。虽遭到迫害,但当时学法抓得紧,正念较强,磨难也不大。

前年,由于我跳不出情的干扰,一度放松了对自己的严格要求,黑手烂鬼趁机钻空子,用很重的病业干扰我,还反复了几次,最严重的一次是七天不能進食進水。

在魔难中我认真学法、向内找,为什么会出现这么严重的干扰?除了有放不下的名、利、情外,根本的原因是因为自己修炼的目地不纯,根本的执著未放。当初進大法的门是为了祛病健身,修炼后,一直身体健康,就以为学了大法上了保险,自己再也不会得病了。实质是在利用大法给自己带来好处。基点是为私为我的。由于我找到了根本执著,终于在大法的威力和师父的慈悲呵护下,闯过了难关,恢复了健康。

自那以后,我再也不敢懈怠了,一直比较精進。特别是近一段时间,自觉状态比较好,三件事抓紧做,讲真相效果也比较好。可是突然有一天下午,先是觉得有一股凉气向身体袭来,紧接着胃部烧灼般的疼痛,且越来越厉害。我马上发正念铲除邪恶的干扰,可不起作用。疼痛一直持续下去,越来越难受。晚上,我连续几个小时整点发正念,疼痛仍不减轻,接着直冒虚汗,自觉身体十分虚弱。我硬撑着背法、听法,怎么也静不下心来,难以忍受的疼痛揪着我的整个心。我向内找,是哪里有漏?但只找到些表面现象:没有做到口断执著(中午多吃了几片肉),学法时间抓得不够紧等。但根本的原因我没找到。

在剧烈的疼痛中,我脑子中有一个很强的念头:我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绝不能承认这种干扰。放下心来,一切听师父安排,横下一条心,什么困难都不怕,我的心渐渐平静了。我想到第二天是星期天,早晨五、六、七点是全球大法弟子同步发正念的时间。我是炼功人,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邪恶越干扰,越不能妥协;魔难再大,也不能退缩。三件事照常做,明早三个整点发正念,一个也不能落下。想到这,顿觉精神起来,一看表是凌晨两点多。我忍着痛爬起来炼功。随着炼功,疼痛慢慢减弱,等到五、六、七三个整点发正念后,疼痛竟完全消失了。早上,我虽未吃饭,但仍像往常一样静心学法、背法,到了中午一切恢复正常。

通过这次排除干扰的过程,我深深的体悟到,在病业的魔难中,只要自己心念正,信师信法,不惧难,意志坚,毅力强,邪恶的干扰就会立即解体,邪恶的迫害就会烟消云散。

这次突如其来的干扰,开始我并没有找到根本原因。第二天,我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坐在儿子骑着的一匹黄马上,前行在崎岖的山路上,山道又窄又陡,要上坡了,坡度很大,两边是悬崖。我有点担心马上不去,心里直念着正法口诀,黄马终于上了高坡下到了平地,我松了一口气。接着黄马准备从有人居住的古镇街道穿过,这时突然从道口窜出一匹又凶又高的黑马,直向我们冲来,我害怕了,心想可别让它撞上了,还没等我回过神来,黑马已从马背上向我袭来,把我压在下面,我一惊就醒了。

我立刻恍然大悟,是慈悲的师父用梦来点化我,让我找到这次受干扰的真正原因。原来在我的思想深处,竟把黑手烂鬼看得很凶、很可怕,就象那匹来势汹汹的黑马,我惧怕它,怕它再用病业来干扰我,怕我到时承受不住,怕掉层次,怕健康受损,怕失去人的肉身……。怕这怕那,就是怕失去人的一切。所以我不敢懈怠,三件事也抓紧做,可思想深处却掺杂了、掩盖了一些很不纯的东西,本质上还是维护着自己的利益不受伤害,根子还是为私为我的。而且自己往往把那个怕这怕那维护自我的心,当成是自己,未能真正认识到那不是本源的我,是后天形成的观念,是假我。由于没有真正分清真我和假我,就不可能从根本上否定它,从根子上铲除它,实际上承认了旧势力的这种安排,所以它到时还可能来干扰。

我们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们肩负着伟大而神圣的历史使命,是助师的法徒,是大法造就新宇宙的大觉者。而邪恶却是干扰、破坏师父正法的,是犯了滔天大罪的,是注定要被淘汰的。

作为一名走在神路上的大法徒,怎么能去惧怕那些低灵的黑手烂鬼呢?怎么能去承认旧势力所谓的考验呢?怕心是最大的人心,是我们每个真修弟子都必需修掉的。正如慈悲伟大的师父告诫我们的:“怕心会使人干错事,怕心也会使人失去机缘,怕心是人走向神的死关。”(《走出死关》)我们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一定得闯过这道死关,也一定能闯过这道死关,走向成熟,走向光明,走到最后。

以上认识,不妥之处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