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第三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部份情况(一)


【明慧网2006年6月19日】自2000年安徽省劳改系统“转化法轮功基地”确定在宿州后(男子为安徽省第三监狱,又称宿州监狱,女子为一墙之隔的安徽省女子监狱),所有新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都被关押在此。由于监狱对法轮功学员都实行“A”级管理,(最严厉的管理级别),“未转化”和“转化不彻底”的学员互相之间处于隔绝状态。

因此,几年来,虽然大法学员在监狱内受到了各种非人的折磨与迫害,但由于恶警不给家人接见,不给打电话,不准在通信中有丝毫提及有关事情,对大法学员的迫害進行严密的消息封锁,很难得知迫害的具体全部真相,现就得到的部份迫害情况予以披露,大家可从这一孔而见全貌,印证恶党的暴虐与邪恶。

惨无人道迫害绝食大法学员

安庆枞阳籍大法弟子方应舟(医科大学毕业,年龄35岁左右),2005年10月底至11月初被送到宿州监狱進行迫害。邪恶之徒将他关在严管号子,他们强迫方应舟穿上囚服,遭拒绝后,邪警、恶犯们便拳打脚踢,用电棒电,后几个恶犯在邪警的指使下,用野蛮的办法强行给他穿上,砸上脚镣、戴上手铐、关進小号子。为了捍卫大法的尊严,抵制邪恶的迫害,方应舟只好采取在监狱这种邪恶的环境里最酷烈的抗争方式——绝食。

邪恶之徒对绝食这种对人身、生命极大伤害的悲壮行为,不仅没有丝毫的人性——同情与怜悯,反而认为这是所谓的对抗政府,对法律的冒犯,是所谓的抗改(即抗拒改造),恶犯们(没有行医资格)对绝食学员采取野蛮的灌食的时候,由于恶警们下达的制止绝食的政治高压和制止一个大法学员绝食成功,参与迫害的恶犯们均可获得一个单项奖(按监狱内不成文的私下买卖,要花一千元左右人民币才能获得一个单项奖,三个奖即可报减刑)的利益驱动和邪党对法轮功学员“打死算白打死”的邪恶政策支持下,均采用法西斯惨无人道的办法,不顾后果的疯狂迫害。大法弟子方应舟抵制了邪恶的疯狂施暴、灌食。

不到一个星期,方应舟整个人都脱了形,每天上午和下午两次灌食,都能看到他佝偻着腰,双手戴着手铐、拖着脚镣(大多时间是镣在地上拖)一小步一小步地随着哗哗的脚镣声十分艰难的走着,没有亲身遭受迫害的是很难想象在监狱的医院发生的施暴与迫害,但从他每次回来双手捂胸、口角流血、耳朵背后有紫血印以及他极端痛苦的面部表情看,他是一次又一次地经历着死亡的考验。如果说一天,二天,十天,半月时间还不算长,可一月,二月,三月,四月甚至更长,除了每天两次灌稀饭,还要遭到重刑犯的施暴,灌食时被呛的死去活来的折磨。在外面冰天雪地,小号子里也是滴水成冰的季节里,他衣衫淡薄,手被冻肿,还要承受恶警、歹徒们的不断挖苦、讽刺,这样的时光不知同修是怎样熬过来的。

方应舟的金刚不屈精神有力的抑制了自淮北濉溪大法弟子戴志峰走后的邪恶的疯狂,鼓舞了大法弟子。由于消息来源不畅,我们无法得知这位同修的近况,深为他的生命安全担忧。敬请知情的大法同修或有正义感的狱内人士提供这位同修的近况。

近年来,在宿州监狱绝食遭受严重迫害的大法学员还有戴志峰(淮北濉溪县),王健(合肥市),曹雄斌(安庆市),李策(阜阳市),季广杰(合肥市),前3人均已释放,后2人仍在关押。

百日酷刑折磨转化

2004年,在对法轮功学员進行“百日严打”酷刑折磨转化中,有几位大法弟子:戴志峰(淮北濉溪县),王健(合肥市),朱方明(合肥市),陈向群(芜湖人),许春(淮南市人,在押),无论恶人们用电棒电击,还是长期吊铐;也无论是关小号折磨,不审很长时间不让睡觉;更无论是以死相胁,还是邪恶的叛徒死皮赖脸地纠缠,始终动不了他们坚如磐石的对大法的坚信。在05年的所谓‘严打与强行转化’中,大法弟子许春坚贞不屈和放下生死,解体着邪恶、烂鬼近半年时间的高密度迫害。监狱里的大法学员每天都在默默的为他发正念,那些稍有些人性的有点正义感的管教、犯人都在私下树起大拇指,说真正的法轮功真了不得。

邪恶之徒先将许春双手吊在铁门上,双脚砸上铁镣,只剩脚尖触地,每天24小时(除吃饭时放下一只手和有限次的上厕所外),就这么吊着,前后有3-4个月。其间,邪恶为了加大转化力度,每天晚上6点以后,又强制拖到严管队用几根电棒电(犯人谓之“充电”)几根铁棍一齐上,一般人不是吓昏了,就是电昏了,可是,由于他强大的正念,这一切根本不放在心上。事后电他的管教对其他犯人说:“这家伙真抗痛!怎么就不痛呢?”电了一个多星期,邪恶看看不管用,就放弃了此项折磨。但人们每次从他的嘴角,颈部,手上,鞋上的未擦净的血迹以及双手戴铐,拖着几十斤重的大铁镣在其他犯人的搀扶下,缓缓来回上下五楼的情景看,每次迫害的都是不轻的。

大约在十月中旬以后,邪警们把许春又从中队押到严管号子迫害,每餐只给一个一两多重的馒头,喝大便池内接的自来水,睡的被子又臭又脏。白天,邪恶之徒有时逼他和严管犯一起跑圈子,喊口号,有时在太阳下苦坐几个小时,后又想出消耗体力的新办法:从早上6点多晚上10点多(有时还更晚些)让他在户外静站15-16个小时,由于晴天无处遮太阳,晒的眼睛睁不开,全身冒汗,双腿直打颤,若遇变天,就在大风里或小雨中站着,冷的发抖。1.78米的大块头,高度近视的他最后被折磨的皮包骨,象根瘦竹竿一样,最后几次晕倒在水泥地上被抬到医院抢救,邪恶最后实在没办法,只得将他放回中队。

朱方明,合肥铁四局刑警,做真相时不慎被抓。他正念十足,不急不躁,理智,智慧的与邪恶们斗智斗勇,充分展现了大法弟子正的一面,力挫多种迫害。


附:有关恶警、叛徒电话及名单
监狱长:冯家宝0557-3061826
政委:吕勇0557-3061517
法轮功转化基地监区长唐传友:0557-3039687,13305576300(手机)
教导员:夏良民0557-3052363
副监区长:刘家忠0557-3059980
分监区长:黄启俊0557-3043062
指导员:姚松0557-3061373
办公室:0557-3040379
机械厂副教导员:武玉东0557-3166811,3063379
监管监区副教导员:赵永顺0557-3032300
监管监区办公室:0557-3060935
墉桥监区教导员:郑太平0557-3049175(宅)
恶警:李敏0557-3035506(宅)
恶警:黄东昌,刘亚平
严管队恶警:戴杰、张应军
六分监区指导员:许波 六分监区长:蒋磊 恶警:刘长春、王保亨
八分监区恶警:董大亮(分监区长)、李著江(指导员)、翟建华(内勤干事)、崔珑
恶犯:肖华、王松龄、刘军、(致残大法学胡恩奎的凶手)、秦建永、王海庆、李胜利、卢文田
邪恶叛徒:王建强:0561-3028275,3197308(淮北人,在押)
邵青:0550-7838276(在押)
朱继东:0554-3358204(淮南人,已释放)
吴利:0551-8831915(合肥肥西汽车站,已释放)
刘松建(阜阳,已释放)
宫锐(已释放)
宓培军:(合肥人,已释放)
薛霆啸:(江苏人,科大在读博士,已释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