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淑媛遇害被当场解剖、三年不见验尸报告

【明慧网2006年6月2日】辽宁省葫芦岛大法弟子李淑媛2002年7月6日晚遇害。次日,公安、法医当场光天化日下解剖尸体,取走脑髓、内脏(心、肺、肝、肠等)。三年多过去了,家属却要不来任何“验尸报告”。


李淑媛生前的照片

李淑媛一家

一.李淑媛遇害、脑部被开、内脏被摘取掏空

李淑媛,女,51岁(死亡时),葫芦岛市连山区台集屯镇大荒地村村民。2002年7月6日晚与同修到葫芦岛市连山区台集屯镇金砬子村发真相资料。约22:30分,在金砬子村发真相时被人冲散。次日,台集屯镇派出所通知各村法轮功家属到村边的河套认尸。

上午8:00点钟左右,李淑媛的家属赶到现场,见河套上约有200~300人围观。有卧佛寺村人、金砬子村人、大荒地村人、小荒地村人、井口子村人、过道的人等。河套上有两辆写有“公安”的白色警车。外圈是围观的村民,内圈是公安、法医、台集屯派出所的人围住李淑媛的尸体。李淑媛一丝不挂的赤身躺在地上,从胸部到小腹全剖开,肉皮分敞着,白色的肋骨根根支露着,内脏:心、肺、肝、肠、胃等所有腹中的东西全部被摘取掏空,鲜血淌了一地。摘出的器官用四、五个方便袋装着(放在李淑媛的尸体旁),李淑媛的上衣铺在地上,器官放在上面,整个上衣都被血染红了。当时家人被吓的瘫在地上。法医随后把腹部刀口缝上。

解剖完毕,李淑媛的家人向公安询问,火化时是不是需要死亡证明,警察说,不用去村里开证明了,你拿我给你开的这个去火化就行了。随着给了一张写着“窒息死亡”的验尸报告证明,又说:“心脏没病,脑子没病,我们拿器官去化验”。随后,两辆白色公安警车带上李淑媛的器官离开现场。

9:00多钟(李淑媛的家属忙着收尸过程中),台集屯镇派出所又带人赶到李淑媛流离失所时的临时住处抄家,抄走大法书。

李淑媛的遗体被掏空内脏,暴尸河滩,好心村民拿来布盖住尸体,家人买来装老衣后,家属给穿上衣服。穿衣时身上都是血,帮忙的和家人一边擦掉血一边穿,发现李淑媛的右额头处、右脸凸出处、右臂、右腰处都有淤青蛋黄大小的伤,戴帽子时发现后脑处整张头皮掀着,开刀后没给缝,还在往出流液体。

11:00点钟左右,送李淑媛的尸体去葫芦岛市南票区火化场火化。因7月份是盛夏,骄阳似火,很热的天气,尸体不能存放。

事后,李淑媛的家人去葫芦岛市司法局索要被盗割走的器官,没人理睬,第二次李淑媛的兄嫂又托熟人跟着去要,答复说:“没有,臭了,给扔了”,也没再给验器官后的任何结果和证明。他们为什么在光天化日之下在野地就急急忙忙解剖尸体、盗取器官,是否背后有更肮脏的图谋?

二.事后调查及分析

1、李淑媛的尸体是7月7日清晨5:00钟左右被金砬子村村民发现的,瞬间全村就都知道了。全村共百户人家,来围观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原来,金砬子村郑世忠家门口发现一个妇女,身体侧卧着,头西脚东,面微朝左侧,趴在地上,双手背在后面,口鼻有土,身体周围有手抓、脚蹬、散乱的扭打留下的痕迹,身体压着法轮功真相传单,上衣兜里有不干胶传单。金砬子村书记郑广野到现场后,给派出所打了电话,台集屯镇派出所法医、公安到达现场后,令郑广野花钱找人把尸体抬到金砬子村与卧佛寺村交界的河套上,距死亡地点约1华里。

派出所赶到第一现场后,不立即勘查案由,却立即命人抬走尸体,转移到一华里外去,破坏第一现场,而在第二现场拍照取证,是否是在掩盖着什么?


郑世忠家门口(李淑媛被害死的位置)

李淑媛被解剖的位置,房子是后盖的

2、李淑媛的尸体被抬到村头河边,从她身上搜出法轮功传单,铺摆在李淑媛的身上,拍了许多照片,随后一个穿白大褂的男法医当着几百人的围观民众,立即剖腹取器官、开颅取脑子,许多目击者都亲眼目睹了这一过程。剖腹完毕,派出所的马上又前往李淑媛生前住处抄家,抄走一本大法书。人死了,还抄家,只不过想证明李淑媛是法轮功修炼者的身份,怎么处理李淑媛的死都行。

3、7月7日8:00点前,公安机关在没有确认死者身份,只知道是炼法轮功的,家属未到现场也未经家属同意,死者死亡时间未超过24小时的情况下,给死者解剖,私自摘取器官、取脑子。器官被割下还没有化验,当场开具验尸证明,是:“窒息死亡”。是外力使她窒息还是自己窒息没有明确说明。

4、当天李淑媛的家人在收尸过程中发现(1)李淑媛的整张头皮是掀开的,后脑勺下处有一处横切口,估计脑子也被掏空了,后得到围观村民证实了。(2)尸体的右侧、脸颊、右额头、颧骨有撞击后留下的青伤,蛋黄大小,右上臂有青,右侧腰部有拳头大小的青,是生前没有的。

5、与李淑媛同去的同修证实,与李淑媛分手时,李淑媛精神状态各方面都挺好,排除意外自然死亡的可能,生前李淑媛身体很好,地里的活啥都能干,几年来没病。

两个目击者证实,他们分别看到2002年7月6日晚约11:00点左右,李淑媛发真相资料时,村头站着一个大个子男人,有180cm以上,披一件布衫,穿个大裤头(大裤衩),穿着拖鞋,嘴里叨着烟,体重160~170斤左右,面相不善。据曾去金砬子村发真相资料的其他大法弟子说:以前发真相资料时也曾见过此人,此人很可能是蹲坑的便衣。

从死者姿势中分析,象是公安常用擒拿的姿势,双手背后,一般如果一个人要跌倒,都是双手在身前,防范要倒地的姿势,不可能双手背到背后倒地。怀疑此人是中共派的便衣―谋杀死者的凶手。

6、如果李淑媛不是炼法轮功的,是否凶手敢害死李淑媛,如果死者不是炼法轮功的,公安是否能在光天化日之下,众目睽睽的取走器官,不查死因,不经家属同意,也不用给家属任何说法、交待。这是中共、江××对法轮功学员实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灭绝政策的见证。

此事过去三年多了,仍在人们心中泛着疑云。

三.李淑媛遭受迫害经历

李淑媛被迫流离失所后,她亲口述说她几年来的受迫害经历,要求上网。下面是她本人生前所述所遭受的迫害。

李淑媛原来身体很不好,修炼大法后,身体好了,99年中共打压迫害法轮功后,曾进京上访证实大法,被葫芦岛市公安局拘留一个月,在拘留所炼功遭到管教袁某用警棍、狼牙棒等殴打,全身被打成青紫,腰不能动。之后,李淑媛又进京上访,台集屯镇派出所恶警跳墙闯入李淑媛家抄家,并敲诈1500元钱,没给收据。

2000年7月7日,李淑媛又被镇派出所绑架到洗脑班,被关押28天,在酷热的夏季,与12名大法弟子一起被集中关押在一个15平米的小屋里,男女都有,拥挤闷热,白天坐在水泥地上,晚上睡在水泥地上(没有床、被褥),三餐让家属送,正赶上农忙,家人没时间送饭,就饿着,有的被拉到太阳底下暴晒,叫“晒太阳”;有的用电棍电。

2001年农历新年,镇政府怕李淑媛进京上访,就派李德化、于德田每天到李淑媛家(早晚各一次)监视李淑媛是否在家,连续去李淑媛家一个星期。

2001年6月11日,李淑媛到外村发真相传单,被恶人举报,在黄土坎派出所遭殴打,后又被劫持到南票区公安局。因不说真相传单来源,被大队长史某、队长王某两恶警用卷起的书和本夹子抽打脸,李淑媛的脸被打肿变形,嘴被打破,溃烂出血,胸部被打的喘气都撕心的疼痛,脚被踢打成青紫色,青紫部位流黄水一个多星期,一个多月走路还疼。从下午2点毒打折磨到半夜11点钟后,被送往南票拘留所,又转到葫芦岛拘留所,8月27日释放。李淑媛家的农作物,因李淑媛被关押无人管理,经济损失几千元。

2001年9月20日,黄土坎乡派出所两名警察又将李淑媛骗到南票区公安区,给李淑媛一张判三年劳教的通知单,欲送马三家劳教所。李淑媛当时要求上诉,暂被关押到南票区看守所,第六天晚,李淑媛昏迷过去,被送南票区医院,后被家人从医院接回。到家后,李淑媛的身体还没等恢复就马上离开了家,南票区公安局、黄土坎派出所随后就到家中抓人,黄土坎派出所下力度多次不定时间的到李淑媛家抓人,李淑媛被迫流离失所。

李淑媛的丈夫刘宝秋、儿子刘阳全家三口人每天都提心吊胆的活着,精神压力极大,经济负担也大,不能正常的播种与秋收。农民家庭靠地生活。流离失所那段日子里,李淑媛常常偷偷的回到自己家的地里或葡萄地里干活,之后再偷偷的离开,不敢让别人看到,不敢回家。李淑媛的丈夫是个特别老实厚道的农民,夫妻俩感情非常好,丈夫每天都担心妻子别再遭迫害,李淑媛偶尔回家,丈夫也不让李淑媛在家住,李淑媛到地里干活,丈夫也让李淑媛早点离开。

李淑媛的家,由于中共的迫害,生活十分贫困。李淑媛死时的丧葬费都是村里的几个好心人给凑的。当时火化时,因没钱,托熟人关系先火化完后,又凑钱给火葬场送去的,整个丧葬费才花800元,家里都没有。

李淑媛死后,好心人去李淑媛家看望,只见她家住的是一间小矮房,后墙还裂了缝,房间里放着一对箱子,一张桌子,没有任何家电,一提起李淑媛,爷俩眼泪汪汪。

四.李淑媛到底是怎么死的?

李淑媛到底是怎么死的?公安带回去所谓要化验的器官,真的去化验死因吗?为什么再也没有“化验”得出的任何结果?

在中共与江××相互勾结统治下,对无辜善良的法轮功民众,施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灭绝政策下,无辜的法轮功修炼者及其家属被株连迫害。在罪恶的政策下,他们被打、被抓、被抄家、被判刑、被劳教、被非法关押以至虐杀,被摘取器官牟利。

7年多来,中共一方面有恃无恐的实施灭绝性的杀戮、一方面用歌舞升平粉饰太平,掩盖着血腥与罪恶。以此愚弄民众,转移中国民众与国际社会的视线,延续着罪恶。直到今天,这种迫害还在中共的劳教所、监狱、集中营中发生着。诚然,中共邪党存在一天,善良的生命就时时面临着威胁。李淑媛的苦难、李淑媛的死,千千万万法轮功修炼者的苦难,几千修炼者的致死,都是中共一手造成的,中共就是真正的杀人元凶。

李淑媛为了告诉世人法轮大法的美好与中共迫害的真相,被谋杀了。据亲人讲,临火化前,被掏空了内脏与大脑的李淑媛双眼流泪了。

自古善恶有报,天理公正。以上的事实,呼吁国际社会给予关注。申请“调查真相委员会”立案调查,希望更多民众透过李淑媛的死,看清中共的邪恶本性,早日退出邪党的一切组织,脱离中共邪党,选择光明的未来。

辽宁省葫芦岛连山区台集屯镇派出所电话:0429—4270085
辽宁省葫芦岛连山区台集屯镇书记电话:0429—4270018
辽宁省葫芦岛连山区台集屯镇派出所所长(现任职的)李志勇:13942954222
干警:周建国(现在在职,当时参与者,现仍邪恶)
张治一(现在在职,当时参与者,现在仍邪恶)
刘泽民:现在已调走
原所长:曾庆臣,现已调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6/2/李淑媛遇害被当场解剖、三年不见验尸报告-1286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