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


【明慧网2006年6月2日】现在,如果有人问我们大法弟子:“你信师吗?”我想,大法弟子都会说,我怎么会不信师父呢?我当然是信师、信法的。

不错,如果有人问我,我也会这么回答。走过了几年的风风雨雨,我觉的,问这样的问题都是多余,这还用问吗?我们大法弟子谁不信师父?!谁不信法?!何止是信,而是坚信,坚定的信。

几年来,从明慧网上同修的体会中、与同修的切磋中,“信师”这个词我看到、听到不知有多少遍了,我从来都没有想过,我自己还存在不信师的问题。特别是经过这几年的证实法,摔摔打打中走过来,我靠的不正是对师父的坚信吗?我觉的这个问题根本就不需要我回答,我甚至觉的如果有人问我这样的问题,对我简直就是侮辱。

走过太多的生死般的考验,经历过太多的人与神的艰难抉择,在巨难中我走过来了,在邪恶的迫害中我走到了今天,而且,没有走过太大的弯路、没有摔过太大的跟头,我觉的,自己修的还可以,悟性也不错。然而,今天,我突然发现,我修的太差劲儿了,我的问题太大了。我怎么也想不到,我还存在着如此严重的问题。修炼7年多了,这个最根本的问题我竟一点也意识不到。什么问题?就是信师的问题。

师父在法中讲到传功时讲过,“每个学员身后都有我的法身”。师父讲到炼功场时,讲过一句:“我的法身坐一圈”。师父的法,我们当然信,师父讲的每一句话就是真理。但是我现在才发现那种信只是很表面化的,只是师父讲给我了、我知道了,而真正的信是境界的体现,是修出来的。在炼功场,师父的法身坐一圈,我扪心自问:我是真的认为师父的法身坐一圈吗?我真的能时刻想到师父的法身真真切切就站在我身后吗?就象自己身后站着一个高大魁梧的人时刻在保护着我那样真实吗?全家有多个修炼人,我真的相信屋里有多个师父的法身吗?在小型法会上,我真能想到师父的法身也坐着一圈吗?在心中就如常人观念的那种真实感吗?没有。

常人中有一句话,“敬神如在”,如同神就在跟前那样去敬、去对待他,我做到了吗?记得小时候,家里的长辈做好了饭菜,连尝都不敢尝,要先敬神灵,无知的小孩子们随便说几句话,老人都要严肃、诚惶诚恐的训斥。在他们看来,我们小孩子好象犯了什么大罪。修炼几年了,我对师父的信,还不如过去老人们敬神的那种心境。

冷静的想想自己,我对师父的信到底有多坚定?虽然师父没有在形式上要求我们怎样做,我在这里也不是倡议大家搞什么形式,大法走的是“大道无形”的路,我们是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修炼,我们的路也是留给未来的,至关重要。但我想,我们真的相信师父就在身边,真的坚信到那种程度,我们的心就会知道该如何去敬师。最起码,我们心中时刻有师父、有师在。

坚信师父时时刻刻都在自己身边,我第一次领悟到,这种信可不是嘴上说说就知道了、明白了,这种信是一种境界升华后体现出来的,是修出来的,没有长期修炼作基础,是不可能达到这一步的。5月22日明慧网上登过一篇文章,一同修给孙子喂小西红柿,结果给呛住孩子、卡在嗓子里,小孩的嘴脸变成了青紫色,最后不挣扎了,情况十分危急。小孩的父亲不知所措,母亲急的大哭。当时该同修很镇静,大声呼唤师父:“请师父帮忙,快让孩子把西红柿吐出来。”语音未落,小西红柿就从孩子嘴里滑了出来,孩子得救了。

从这个例子,我看到了这个同修对师父的坚信程度。我想,如果所有被邪恶以病业拖走人体的同修,所有被邪恶以酷刑害死的同修,如果他(她)对师父很坚信:“师父就在我跟前真实的站着”,如果他(她)的信能达到这种境界,危难中他(她)喊师父,我想,邪恶绝对动不了他(她)的。

心性多高功多高,师父真真切切的就在跟前站着,还怕什么?对师父坚信到这种程度,危难之中首先想到师父,师父能不管吗?这不是个信师的问题吗?我们修来修去,修了个什么?不就是对师父的信吗?

唉,羞愧啊,修炼这么多年了,才领悟到此。愧对师尊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