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兰市大法弟子遭非法劳教迫害的经历


【明慧网2006年6月21日】1999年7.20中共恶党开始迫害法轮功,我和一部份大法弟子照常在外面炼功,没几天被恶警绑架,非法拘留15天。出来后,我们10人去北京上访,在火车上被恶警发现,被非法拘留15天。2000年,去北京证实法,后被非法劳教三年。我始终不配合恶人,在师父的加持下,回到正法洪流中。

我今年61岁,96年得法。1999年被非法关押在拘留所期间,我们大法弟子坚持炼功。管教刘桂荣和所长迫害我们,叫我们七个人站成横排,先用三角带抽打一顿,然后用小铁锹打屁股。每人30下,还得自己查数。 我们七个人屁股全被打黑了。然后给我们带上铁镣子,两人一副 。我和邵桂荣带十八斤的大铁镣。这七个人是:张秀芹、邵桂芝、谢淑芬、王朋影、姜燕、静丙芬、邵桂荣。

99年11月,我们被送长春,非法劳教一年。在劳教所受尽折磨,每天早上4、5点钟起床干活,半夜才能收工。拉来成车的纸,从一楼搬到四楼,装到箱子里,再搬到楼下装车。那真是扛不动,把自己的背走成罗锅形状,把箱子放在背上。

师父生日那天,早四点大家炼功,让刑事犯告发,胡管教来制止,我们喊:师父生日快乐!管教们一起上,破门把我们打倒在地,这时打声、电棍声、惨叫声连成一片,我的牙被打松好几个,王守慧被电得脸变形、红肿,刘淑娟被吊起六天六夜。有几个功友被电得胸、脸都糊了。

2000年,我和七个大法弟子去北京证实法,被绑架,非法劳教三年。天河派出所无理强扣我家3050元人民币。他们送我去劳教所的时候,因心脏不好劳教所不想收,可送我的恶警执意让收下,于是他们把我送到公安医院,20天花去2000多元。

我不配合邪恶,比如写“思想汇报”时我揭露邪恶。有一次,大队长说;“你别这样写,我们交不了差。”我坚持这么写,他们就用电棍电我,一边电一边摸着我的脉。

他们看我不好管,还影响别人,叫我到医院检查病,结果心脏病、脑梗塞,接着保外就医,在师父保护下回到家中。现在我每天学法炼功,身体特别健康。